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87章:夜闯

我的书架

第87章:夜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兰佐眯眯眼:“小丫头,你这是在威胁我?”

“威胁算不上。”唐安南说,“只是在告诉你,陈述一段事实。”

“事实?”萧兰佐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哈哈大笑起来,似乎与之前见到的清冷模样有些不同。

“什么事时我告诉你,这座宅子你不配拥有,趁早还回去,他霍长泽也不配,终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宅子应该是什么人才能住进来。”

唐安南道:“贤王妃吗?”她轻飘飘的说出来,“你觉得配得上这座宅子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养母贤王妃吧。”

“……”萧兰佐不语。

“如今这座宅子已经是属于我的,你再怎么说也没有理由。”

萧兰佐仰嘘长叹一声:“所谓敬酒不吃吃罚酒,便是你这样的人了吧。”

萧兰佐动作很快。唐安南在这密密麻麻的动作之中,显得有些迟钝。

忽然只感觉天上盘旋着一阵凉。只觉得声音越来越靠近。唐安南不敢太多暴露自己的实力,再加上这萧兰佐的确是有些本事,动作也十分麻利,在睁开眼时只看见面前有一道闪光直策冲来。

就感觉狰狞之下,瞬间就要将它劈开,却在撞上的瞬间倾刻停下,转身不见唐安南,拿着扇子左挡右挡,当初的却只是细小暗器。

“我说了你不配!”

刚一转头,萧兰佐却以雷霆之速一脚踹在唐安南的心口,这一脚力度之大,让唐安南连忍都未来得及忍,张口见血,整个人已经翻滚而出,一时间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

台湾男人直接整个人弯曲成半月形躺在地上,地上都是积水。只觉得口中的鲜血不受控制的吐出来。

萧兰佐踩着污水,绕到唐安南身侧。用脚尖拨正唐安南的脸。靴面蹭到了些许血迹。他的声音依旧沉闷,说:“我说了你不配,你不配住在这个宅子里,你也不配提到我的养母,你的母亲也不算什么好东西。”

唐安南齿间咬不住血,仓促的用手掩,掩不住,没有作答。

萧兰佐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作为女子你能做到这一步很成功了,只不过你听那阉人挡的那一下武功属实不错,不过嫁给二公子以后还是收起来吧。”

唐安南继续躺在地上,只觉得那一脚几乎是要了他的命。

之前从三村回来之后一直在调养生息,这身体一直没有养过,来大大小小的,不要一下子吞到肚子里,也来不及吸收就化作废物排泄出去。

此刻的这一脚倒像是给她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唐安南道:“你…”

“啊——”

萧兰佐见她还能说话,反手一剑刺入他的手前臂。

只是那一剑若是稍稍再向前一点,刺破的就不只是手臂了。

唐安南连叫都叫不出来,喉咙中只能冒出稀疏几个字符。

眼睁睁的看着萧兰佐,他蹲下身来:“你若是失去,便不要跟着你的父亲为非作歹,好好嫁给二公子,这便是你的选择,如若不然,我便杀了你?”

“……”唐安南选择闭嘴了,那一剑刺入的很刁钻,没有伤到她的筋骨。

但是很疼啊。

一剑刺穿了她的手前臂。

“要知道。”萧兰佐说,“你现在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我妹妹的,却被你的母亲抢过来了给你,你们好大的脸面啊,只可惜那个女人死的早,还没等我出来就已经暴病而亡,大概是坏事做多了,连上天都不眷顾她了吧。”

唐安南选择闭嘴手臂上流出来的血,因为剑还没拔出来,所以开始干涸。

萧兰佐觉得时辰差不多了,一把将剑拔出来。

鲜血喷涌而出,只怕是刺到大血管了。

随后躺在地下的人就是眼睁睁的看着手臂流血,一手还捂着五脏六腑,这里还疼着呢。

唐安南咳咳两声将喉咙里的血咳出来之后,总算是舒坦多了。

萧兰佐也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下手可真狠,完全不像是之前见到的模样,温文儒雅,看来就只是他的伪装。

躺在地上稍稍躺了一会儿之后,翻身进了空间。

直接掉在水里。

整个人躺在水里修复着伤口就觉得今天晚上过得太痛苦了。

本来是可以直接拦下来的,可若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可不就是提前暴露了吗?如果知道自己还有这一层力量,萧兰佐怕是不会轻易对她下手,但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这个秘密可能就保不住了。

幸好这水能修复自己的伤口。

但是……也不能全部修复好。

结果第二天醒来叫唐安南的坠子看见躺在床上还没有起来的唐安南很疑惑。

“小姐平时不是起的最早的吗?怎么今日还躺在床上睡呢?”

正过去拍了拍答案呢,结果刚刚躺下来还没忍得住,修复身体上的伤口,一口血吐出来。

坠子直接吓蒙了,连忙跪下来一看:“小姐你怎么吐血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吃什么了?”

经历上一次的关系之后,坠子只怕是小姐,又吃了那些院里送来的东西。

“没事。”唐安南象征性的咳了两声,“只不过昨天晚上,被有个人踹了一脚。”

“谁!”一听唐安南被踹了一脚坠子就忍不住了,“谁敢踹小姐你!”

翠翠一听里头动静不小,进来一看:“安南!你怎么吐血了?”

唐安南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借着搀扶,好不容易坐稳之后,看着他们如此着急的模样。

“我昨夜本来是去打探一下消息的,可谁知道我想去看一下望春园,里头有个责任,我这打不过,可不就是被他踹了一脚吗?”

“那手……”翠翠一看手上还包扎的纱布,“你的手也受伤了!”

“我去拿药!”坠子头也不回地出去拿药。

翠翠连忙靠近过来:“谁干的?”

唐安南安抚她:“没事,他应该不会再来了。”

“我问你是谁干的?”翠翠又问。

唐安南道:“我说了你也不认识啊。”

“告诉我是谁。”

“萧兰佐。”唐安南说,“你干嘛这么执着啊?”

翠翠握着他那受伤的手,明显冰凉。

眼看着翠翠眼里的泪又要掉下来了,唐安南连忙安慰道:“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手上的伤,昨天也是没想到萧兰佐那个人手里居然带着一把剑。直接刺中她的手臂上,疼死了。

但凡当时自己能用点本事,也不至于被他弄成这个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