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89章:翡翠

我的书架

第89章:翡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然是见到人了,不然他也不会这样问的。”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女声,三人同时向外看去。

“什么人?”

萧兰佐立刻警觉起来,手中的剑也整装待发。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女子,只不过这装扮模样倒是没有见过。

“你是?”沈希冉看模样倒像是什么大家族里面的,只不过他这神情状态又不太像。

翠翠点点头:“沈希冉先生,你好啊!我们大概有10年没见了吧!”

沈希冉看着她,易容过的人,实在看不清是谁:“你究竟是谁?”

虽然来者不善,倒不像是来认亲戚的。

“不为什么。”翠翠微微一动,一个动作还未看清,就已到了萧兰佐面前掐住他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萧兰佐立刻就会断气。

柳赋没想到她武功这么高,动作也这么快,几乎都看不清她的人影。

萧兰佐被他控制的不敢动,时刻警惕着自己的命门,正被被她握着。

翠翠看了眼旁边的剑:“你就是用这个刺破了她的手,对吧?”

柳赋看过去,在联想着刚才他说的话,就知道萧兰佐去了望春园,把唐安南的手刺破了。

“你……”虽然事实摆在面前,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徒弟。

“你先放开,我们有话好好说,萧兰佐没有杀人呢!”

沈希冉想跟她谈判谈判。

翠翠也只是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之后慢慢的松开手。

萧兰佐慢慢起身,将剑收起来:“你是唐安南的人?”

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你叫什么?”

“翠翠。”

萧兰佐表情复杂,不是没有调查过唐安南,她从山村回来之后,身边的确带着个丫头,名叫翠翠,但是此翠翠非彼翠翠。

山村里带回来的丫头,怎么可能会武功还会这么厉害?

“你不是那个翠翠吧?”

“不要乱想,就是她。”翠翠盯着他:“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去望春园,你又有什么资格刺伤安南?”

萧兰佐:“我为何去不得!?”

沈希冉站出来:“姑娘有事我们可以好商量,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

“跟你说,难道你要替他死吗?”

柳赋直接挡住:“今日你若是要取他的性命,先问问我再说。”

翠翠冷笑:“今日我杀了你们三个都不会吹灰之力,你们信吗?”

萧兰佐倒是直接说:“你这么拼命保护的人是谁?”

翠翠不语。

萧兰佐继续问:“我猜,你不是翠翠,你只是伪装成他的样子出现在了唐安南的面前,说起来你的心思比我们更不单纯吧!?”

“你这是倒打一耙了。”翠翠不介意,“嗯,萧兰佐,过了这么多年,你的性子依旧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变啊!”

萧兰佐道:“我一直都是我,哪里有什么不一样吗?”

“跟你小时候一样,总是这副模样惹人嫌?”

这下柳赋不淡定了,他居然认得萧兰佐,小的时候当初那些人里头可没有她,没有一个叫翠翠的女人。

“你真名叫什么翠翠,不是你的真名吧?”萧兰佐问着,“我当初见过你吗?”

谁知翠翠不语,直接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来拿在手中轻轻的擦拭。

三个人,同时望向这把剑,这把他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软剑。

“雀楼!”萧兰佐死死地捏着拳头,柳赋控制着不让他冲动。

沈希冉道:“雀楼?你是雀楼的人吗?”

只见萧兰佐对她如同野兽一般低吼:“翡翠!!”

沈希冉这下子明白面前这个人是谁了。

翡翠,雀楼杀手之一。

是当初贤王府出事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他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要来替唐安南讨回公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来斩草除根吗?”

翡翠冷笑:“斩草除根,我若想做,当初便已经做了,只是今日我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你为什么要伤害唐安南?你为什么要刺她的手?”

“因为他不配。”萧兰佐说,“那座宅子是我母亲的,那座宅子属于我的母亲,她唐安南有什么脸面,什么脸住进去?”

翡翠又问:“这就是你伤害她的原因?”

如果他真的再心狠一点,怕是今日自己就见不到唐安南了。

“他为何没有资格?难道你有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天坑鹰猎十万将士,还有贤王也不会死在那里了。”

“住口!”柳赋厉声呵斥,“你这妖女没有资格提贤王!”

“我没有又如何?”翡翠说,“但是如今你们要面对一个现实,就是我在保护的人你们若是再敢触碰那我就不是像今日这样,只是来警告一番了!”

“怎么?”萧兰佐说,“你现在要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吗?确实你应该这么做了,因为下一秒我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溜达过去杀了他!”

“兰佐!”沈希冉拉住他,“我们本没有这个意思,翡翠姑娘今日来此也是警告,既然警告到了,那你可以走了吧!”

翡翠道:“不急。”她看着沈希冉,“你这小老头倒是有趣的很,那么多场战役都活下来了,想必对着庆都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是了若指掌吧。”

“了若指掌不敢说,只是率有耳闻而已。”沈希冉说,“莫不是翡翠姑娘想要问什么?”

“问你一件你们应该都很在乎的事情,关于这次秋猎到底是不是太子要谋反,”翡翠指着他,“别跟我打马虎眼,我要听实话。”

“这……就凭翡翠姑娘的本事,想要知道究竟是不是也不是很难吧。”沈希冉笑着说。

“的确不难。”翡翠说,“只是有很多事情我不是很了解,我想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毕竟,有些事情是表面上看不到的。

这关乎安南的安危,不得不这么做。

秋猎上,变数良多,最近雀楼有些出入频道,一时间难以清楚他们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如果是与秋猎有关,那么……安南的安危,又该如何保证呢?

虽然不知道安南怎么会武功,但是……总归是有意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