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91章:南希

我的书架

第91章:南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萧兰佐说,“我的母亲不就是死在你的手里吗?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你凭什么会认为唐安南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在那场大火中已经死了,我的母亲也在那场大火中死了。”

“那你这么多年你在讽刺谁呢?”翡翠突然变了一副模样,“我本以为要好好的护着她,时机成熟就告诉你们,让你们保护她,可没想到你居然都不相信,现在让我不禁怀疑你找妹妹这个言辞,是否是你的脱口。”

“住口!”柳赋说,“我们承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难道你简简单单地说两句话我们就该相信你吗?况且,对于明月公主的女儿,她的孩子有没有被救出来,我们如何能信你?”

“那你作为他的儿子是否知道,明月公主的肩膀上是不是有一块胎记呢?”翡翠说,“你要是敢,你就去看看,唐安南的肩膀上,有没有胎记。”

萧兰佐无动于衷:“……”

“……该说的我都说了。”翡翠说,“后面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不想后悔,你最好不要那样做。”

说着转身便要离开,沈希冉却喊住了她。

“我能再问你一件事吗?翡翠姑娘。”

翡翠停顿。

沈希冉问:“明月公主她的孩子,当年是怎么作为唐府的小姐活下去的??”

翡翠不置一词。

随后缓慢转身:“因为,谢华馨用自己的孩子,交换了南希郡主。”

萧兰佐抬眼望着她,翡翠就在他们的目光之中离开。

“兰佐,你怎么了?”柳赋看他情绪不对,忽然见到他的眼中居然含着泪水,“她说什么了?”

“南希……”他突然笑了,“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吗?”沈希冉问。

“这个名字除了我、父亲母亲以外,再无第四个人知道,一定是母亲告诉她的。”

当年父亲远在天坑鹰猎,回不来,她遇见的就是产后虚弱的母亲,一定是母亲告诉她的。

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又怎么会把玉佩和妹妹交给她?

“这玉佩确定是你母亲的?”沈希冉看着上面的纹路,别具一格。

“玉佩的确是我母亲的,名字也是我母亲取的,这个翡翠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唐安南真的是我的妹妹吗?”萧兰佐一时间很迷糊。

怪不得每次看见她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柳赋:“如果就此确定唐安南是你的妹妹,那她为什么会被养在唐府呢?”

按照她所说的那样,南希被谢华馨养着,用自己女儿的命换了她的命。

“那这么看来的话,翡翠这些年一直跟在唐安南身边,也就是你的妹妹,她一直跟着你妹妹保护她,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唐安南真的是你妹妹。”不然想不到什么理由,她会这么执着的跟在一个孩子身边。

“先调查清楚吧。秋猎场上,你注意保护她。”沈希冉虽然不知这其中的真相,但是终归是接近了真相。

当年那场大火之前发生了什么,唯一清楚的人可能就只有这个翡翠了,她能这么活着,用着另一封面貌,想来已经不知伪装过多少身份了。

半个月之后,终于得到了回信儿,校场的事情办成了,霍长泽立刻出城,带着人去看地方。

那里是块荒地,原先是做乱葬岗的,后来挪了地方这里就空了下来。

“虽说跟城里隔了座山。”晨阳下马打量着,说,“可是这里隔得也太远了吧!”

“天亮之前跑一个半时辰就到了,不算很远。”霍长泽用马鞭指的另一头,“记得给工部的老滑头请顿好的,混点料,把这边填上稍微收拾一下,但且可以凑合着用。”

“二公子就这么把钱给他们花了,总觉得哪里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晨阳说。

“不舒服也得憋着,这地方必须得弄出来。”霍长泽说,“此刻他们便是要千金,也得把这地方给弄出来,安南说了,我们做事太过张扬,行动总有不变,得小心行事,找个稳妥点的地方,也不知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说起来唐小姐跟公子你还真是绝配啊。”晨阳笑呵呵地说,“这才过多久啊,就感觉唐小姐好像对这庆都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比他们家那个废物好多了,除了要钱以外好像就没啥可用的。

“唐安南……跟他们不一样。”霍长泽眼神望向前方,思索良多。

半个月之后的唐安南,此刻正被一群比她还高的书籍堆积在房中。

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还不是看书,还有调查清楚来的。

“小姐,你要不休息一下吧!”小钗端着甜汤进来,看着这么多的书,她头都大了,“小姐,你看这么多的书你不累吗?”

唐安南终于在这群书中伸出个头来:“累啊,怎么不累,看书当然会累了,但是我一想到啊,如果我什么都不懂,到时候给你家二公子添麻烦的话,会更累!”

“这怎么能叫麻烦呢?”小钗放下甜汤,义正言辞的说着,“你是我们未来的夫人,二公子怎么会觉得你添麻烦了,而且这才几天啊,我就感觉这庆都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唐安南生了个懒腰:“这可不就是被形势所迫吗?你要愿意你也可以不用看书啊,但是我一想到秋猎场上那么多魑魅魍魉,我就觉得应付不过来,到时候再发动政变,唐府牵扯进去了,我又该怎么脱身呢?唐府里这些无辜受牵连的人又该怎么办呢?”

“难道小姐你还要救他呢吗?他们就是……”

“无论是什么他们总归有些人是没有害我的,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唐安南说,“有些人我的确是恨之入骨,但是有些人的确没必要把他们都牵扯进来要啊,他们不必承受这些。”

坠子说:“小姐你果然这么想,但旁人不会。”

唐安南说:“别人怎么想我管不了的,但是我得做到自己问心无愧呀,要知道一旦发生了不必要的事情,无辜受牵连的就不只是我们了那么多的人,我们难道见死不救吗?”

小钗耸了耸肩,看向坠子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对了,二公子的校场找到没有我之前就说他那个地方太过于张扬了,不应该用来操练。”

坠子立刻说道:“托小姐的福,地方已经找到了。而且二公子说有空带小姐出去看看。”

唐安南一笑:“我就不去了,最近盯着我的人可多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