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94章:亲啵

我的书架

第94章:亲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长泽盯着郁玛。

郁玛要替纪雷羞辱谁,他管不着。但是他霍长泽今时今日也是这囚中兽,与这驴子没差别。这巴掌也打在他脸上,抽得他生疼。

郁玛不解地看着他,说:“不合总督的意吗?”

霍长泽腰侧的刀柄压在拇指下,怀中还有个安南,他拔刀时满座尖叫四起,却看他手起刀落,驴子已然斩首毙命。哀嚎声停了,血渗出土,淌得地上红艳艳的,旁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期间,唐安南没有响动,连起来的样子都没有,霍长泽抱得好好的。

霍长泽背着昏光,把刀锋在桌布上擦干净,才吊儿郎当地回身,对在座人笑道:“——诸位继续啊。”

萧远秋盯着他的刀,柔声说:“长泽,长泽,收、收起来吧。”

霍长泽收刀入鞘,抱着安南看了眼郁玛,抬脚提过来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中间,说:“一并烤了,今夜我就在这看着风公公吃。”

郁玛最后叫人抬上轿子,走得匆忙。

萧远秋喝了点酒,对着霍长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长泽,我是真没想着这回事,谁知道这阉贼这么不是东西?咱们是兄弟,你可别为这事坏了我们的情谊!”

还看着他怀里的唐安南:“她没事吧,她真的只是喝多了一点,啥也没做呢只是让她来混个眼熟,今后这庆都大大小小的人,谁敢这么动她?”

“没事,她睡得舒服呢?!”霍长泽扯了扯嘴角,说:“亲疏有别,我知道。你先走吧。”

萧远秋扯着他袖子还要说,霍长泽直接让晨阳把萧远秋塞轿子里去了。

“送楚王回去。”霍长泽说,“我自己走。况且,我还要送她回去。”晨阳看他面色不虞,绝不废话,上马跟着楚王的轿子走了。

唐安南被放下来,有些可怜地看着他:“不是我要来的,是楚王……”

“我知道。”霍长泽说,“楚王之命,你不能违背的。”

知道就好。

“你回去吗?”霍长泽说,“让坠子送你回去。以后尽量别出来。”

聂鸿志今日见到安南的眼神,他不用看都能感觉到,那么赤裸裸的,生怕别人看不见。

唐安南握住他的手:“你的腿刚好没多久,这个给你。”

她知道霍长泽生气了,具体原因不知道,但没冲着我来就不是对我,肯定是对今天那些人,无论是楚王还是郁玛,聂鸿志这些人,一个都不省心。

若非自己今日装醉,怕是少不了他们的挑衅胡言乱语。

“那驴炙,是郁玛的挑衅,你没必要那样做,合他的心意。”唐安南说,“秋猎,我陪你去!”

霍长泽撇开她的手:“不行!”

唐安南道:“我必须去。”

秋猎决定着他们的未来,决定青帝过后最后的赢家是谁,是太子还是楚王。

“你生气了?”唐安南左右看着他的脸色,霍长泽偏不让她看见自己的脸色。也如三岁小儿般置气,左右转动。

唐安南抱着他不让他动,另外还在他身上磨啊磨,霍长泽险些克制不住。

随后,又说:“别动了。”

“你别生气了嘛!”唐安南撒娇道,“我知道你不想我去,可是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得去。”

“你去了确定不是给我添乱?”霍长泽皱眉哭笑不得,“乖,别去。”

“啵!”

霍长泽直接原地不动。

唐安南手指放在嘴里,打量着他的变化,霍长泽一瞬间变得僵硬,他难以置信,唐安南就这么亲点了一下他的脸颊。

唐安南看他脸色还是不好,继续来一下。

啵!

不好,再来。

啵!

又来。

啵!

不敢动。

啵!

啵!

啵!

啵啵……

唐安南连续来了几下。

霍长泽实在受不了了,直接让她停下来:“别亲了。”

绕是他这些年脸皮厚实不少,也禁不住她这么撩拨。

“不生气了?”唐安南看着他脸上的被自己亲出来的红印,笑的有点开心。

他连忙把唐安南‘爹系抱抱’抱起来,送出去,坠子就在外面,翠翠也在旁边,看这架势,俩人还以为发生什么呢?随后翠翠发现了霍长泽脸上的红印,又看安南笑得不行,就知晓她又在挑逗人家二公子了。

“咳咳!”霍长泽故作严肃,把唐安南递给他们,“她醉了,带她回去休息吧。没事,别来这种地方。”

坠子自然能抱住唐安南,她又小又瘦。

“二公子,我们就先回去了。”说着,便带着唐安南回去,把人塞回去了再说。

小姐约么着真醉了呢?

翠翠握住她的手,她眯眯眼,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萧兰佐见她终是离开,屁股有种松口气的态度。

霍长泽一个人立灯笼底下,过了片刻,一脚踹翻了人家的盆栽。

那值好些银子的盆栽滚地上,磕在楼梯下边,被只手轻轻扶了起来。

萧兰佐站楼梯上,气定神闲地说:“有钱么?这得赔的。”

霍长泽冷声说:“爷多的是钱。”

说罢摸向腰间,却空荡荡的。被唐安南顺走了,就不让他去喝酒找美人。

萧兰佐等了少顷,回头对掌柜说:“记这位爷账上,他多的是钱。”

霍长泽本就身强体壮,酒催得有些热了,刚才被唐安南那么撩拨,此刻燥的很,盯着萧兰佐不下来:“你倒是……改了性子。”

显然,他刚才没有离开,就是在等唐安南离开。

萧兰佐打发了跑堂,说:“逆来顺受惯了。”

霍长泽接过伙计的茶漱口,用热巾擦拭脸上的红印,说:“你编也编得像样点,这四个字你怕还不会。”

“逢场作戏。”萧兰佐说,“二公子较真了不是?”

霍长泽没看他。自顾自地把帕子扔回托盘上,说:“你在等安南离开吗?”

他早就该走了。

“你这刀看起来是一个宝贝。”萧兰佐目光下移。

“人就不是了?”霍长泽挡住说,“你在找什么宝贝?人吗?”

“你这话让我怎么接呀?”萧兰佐顺着他的话,“人自然是宝贝,心里自然是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