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98章:抉择

我的书架

第98章: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夕阳横斜,橘红色的芒映在他脚底,萧兰佐望着原处那处大宅子,光一路铺到了宅子的阴影中。

想想时辰是到了,看来是不要回去了。

夜里,漫天星斗,沈希冉打开新绘制的地图,给萧兰佐看。

“东宫虽然没有调离边陲兵马之权利,却有从兵部那里熟知各地守卫军的步伐,这里便是离北大山的。”

“他这里,东临三十六部,背靠雁门山,西临玉门关。”萧兰佐点在雁门山脉,“马上要入秋了,边杀奇兵,草场供给不足,必定从临界的互市上抢烧杀抢掠,霍明臻既然要动兵,为何还没有向庆都递请示的折子?”

就连家事都不曾寄回来一封。

江杜衡带着他们的儿子住在庆都,有他这个亲弟弟保驾,倒也放心地让他们在青都里好好呆着。

“这些天皇上病重。”沈希冉想了想,“打从今年春开始,霍明臻也不过递了一道折子,江杜衡母子在庆都,他在庆都定有眼线,既然到了今日都还没有递折子,便只能说明一件事了。”

萧兰佐低声说:“陛下……命不久矣。”

“如今病,要看到底是谁能稳坐龙体才是他如今按兵不动的理由。”沈希冉抽出笔,沾了沾墨水,在离北圈了圈,“楚王登基对他们家只有一处太子这些年来毫无实权,与其他兵权完全接不上关系,除了一些文臣还有太子的母家支持外,几乎没有武将是跟随太子的。他们与太后一家对峙太久,又因为天坑鹰猎一事,处处受制于人,如今逆转机会就在眼前,他绝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我们也断然不可能放过。

“可先生……”萧兰佐指这庆都,“庆都大门不开,霍长泽,还有江杜衡母子,都可以,是离北的质子,太后有他们在手,霍明臻如何动作?”

“你既然提到这件事了,”沈希冉扔了笔,“我便要与你说另外一件事。”

“先生请说。”

“就你而言,在这场利益冲突之中,如果加上了唐安南,你觉得霍长泽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

萧兰佐垂眸看着地图,说:“如虎添翼吗?”

“我觉得他是个……”沈希冉。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词来,抓耳挠腮的想了一番之后,颇为神秘的说,“如果只有霍长泽大概还不会有这样的契机,可是加上一个唐安南之后是他们最佳的一个契机,是老天爷送给离北的契机。”

萧兰佐晃了晃笔,说:“先生何出此言?安南,她还小。”

“但是心智不小啊!”

沈希冉马上钻到案下,托出自己手写的册卷,这些年老年健忘越来越严重,把许多事儿都记到纸上,它哗啦啦的翻了几页之后重新把册卷推给他看。

“这是唐安南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我记载的。因为天坑鹰猎一事,离北……很是被动,大概是八年前吧,那个时候霍长泽十四岁,你妹妹应该才五岁,当时杨再庆都还是很安全,但那个时候霍长泽可是跟随他哥哥出战边沙。时至盛夏,霍明臻在雁门山脉东边遭遇袭击,被切断了后路,大军被困住然而援兵三日不到,霍明臻背水一战,迫在眉睫。然而边沙善骑兵,你知道离北的铁骑大可正面痛击,形同铁板,却不能灵活应对,来回追逐战,拖久了吃亏的只能是他霍明臻。”

沈希冉说到这,也是佩服这小子,少年奇才,只是被困于这庆都这么多年却依旧痞性不改。

“可过了第三日之后,边沙如潮水而退,他们重兵把手的粮草居然被烧掉了,火势由中心蔓延,扰乱了后方的阵型,霍明臻借势决战,一夜突围,但到了离北的陈述就断了后续详情解释,你师父费了好些功夫打听出来的风声,不如猜猜重兵之下的粮草怎么可能会被烧掉?”

说到这,沈希冉不禁想想,若是这霍长泽在自己手里教导,还真不一定能看出这孩子有这样的心性。

“他能在孤臭的泥沟里爬了半宿,这样的功劳离北压着没报,不仅如此,八年前他来到庆都之后,成了游手好闲的混子,可混子能有这样的耐性,试想一下,那样的情形之下,他若不成,死的便是他的大哥,那个时候他哥哥也不比他大多少。霍常泽足足蛰伏了两日,应试等他们松懈之后才放了火这两日他能不知道他大哥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吗?若是火没放好,时机没有参透,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他偏偏就卡在那个点,若是没有超人的洞察力,他怎么可能会做到。”

萧兰佐似乎有所触动。

沈希冉又嘲笑似的说:“这小子干事儿也野得很,就只带这么多人。”

沈希冉伸出五指,顿了片刻。

“兰佐啊,他霍长泽是他霍家出来的好儿郎,怎么可能如外头所瞧到的人那样是个纨绔子弟呢?更何况唐安南是你的妹妹,即便是养在外头那么多年回来之后,若是对她没有了解,怎么可能这么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沈希冉想了想,又说。

“唐安南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被养在外头这么多年,听说接聘礼的当日,居然不认得聘礼上的字,唐府好一阵嘲笑,可是后来,惠波说,霍长泽送给他的两个丫头,天天在外面游荡,在那书馆里买了不少的书,买不了的就借,仅仅这几个月,她就已经把这庆都大大小小的书馆里的书全都看完了,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懂,但是他居然能看完,就说明他有这个魄力能记得住。”

萧兰佐忽然笑了,明月公主聪明,她的女儿自然也不差。

“一个霍长泽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加上一个唐安南,太后估计都没有想到这两个将来会对她有大威胁的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随后又语重心长地说:“兰佐,你要知道,他霍长泽就算是再废,也断然不可信。如今禁军在她手里这三万人是无主之器,若真是落在一个纨绔手里便罢了,可落在了霍常泽手里,再加上一个唐安南,霍明臻有什么理由不敢出兵保楚王呢?”

原来如此。

先前不明白的不得其解的地方,豁然开朗。

先前以为,霍长泽被留在庆都,应该明白,这是受制于人的棋子,要么废弃,要么谨慎,如果谨慎便不该,也不能让霍长泽跟楚王走的这般近,否则就是自寻麻烦事事都要提心吊胆的擦屁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