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2章:命令

我的书架

第102章:命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兰佐刚刚归家,尚未推门便知道有人在。

郁玛罩着斗篷,饮着茶,隔着门说:“怎么不进来吗?”

萧兰佐推开门,屋内没有掌灯。

郁玛坐在正中央,手里的茶倒是有些温度。

“咱家尸体太厚来传信的。”

萧兰佐把手中的袍子扔到小衣架上,说:劳驾了。”

“是啊。”郁玛阴狠狠的看着萧兰佐,抛去一物,“若不是有要紧的事哪需要我亲自来一趟,你得了太后这么多次,如今也该一一偿还了,这次秋猎,若事不成,你——也不成了!”

萧兰佐接过东西,是一柄和田玉做的笛子,笛子里面裹着一块布条。

萧兰佐不知他为何对自己总是这么大恶意,仿佛自己也没怎么招惹他吧。

目光移回他的面上。

郁玛起身,朝萧兰佐走来,说:“若成了,你便仍旧是太后的狗,随我们使唤,也可留你一命,倘若没做成,留你也没什么意思。”

“高手如云,争斗相多。”萧兰佐不轻不楚的说着,“我尽力而为吧。”

“不是尽力而为。”郁玛目光刺了半晌,嘲弄一笑,“若不成你知道后果听闻你的师父,如今还是跟着你的吧。”

说着他跨出门,带上斗篷,融入夜色。

萧兰佐点了灯站在桌边。直接将布条烧掉,火舌舔舐/着。布条上的字化为灰烬。

重霖猎场在庆都的东南面,画地极为广阔,平日里的食材有一半儿皆取自于此,这次狩猎八大营调动一半,浩浩荡荡的随着圣驾前往重霖猎场。

唐安南作为霍长泽的“家属”自然是可以一同前往,他坐的马车就在楚王的后面。

这次他也是想出来见识见识,究竟古人的打猎是何等好玩的事情,只在电视上见过那些演戏之人所描绘出来的英姿飒爽场面若是今日能见一见,倒也觉得人家演的也不假吗?

“翠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翠翠倒是没有来过这样的场面,他在山上也打过不少猎,但没有这么的阵仗,也没有这么多的猎物。

翠翠说:“我就在营地等着你们好了,我不会骑马。”

说的也是。

“不过我是带你出来玩的,你不必拘束,我会骑马,我带你啊。”

翠翠一笑,说:“安南你惯会开玩笑,你从小就没有骑过吗?你怎么会呢?”

唐安南这才意识到好像从小开始就没有骑过嘛,此时显得自己会骑马,好像有点太突兀了。

“有人教啊,二公子他可是有好多好马的。”唐安南直接想到他在霍长泽的后院里看到的那几匹马刚骑上去,这马就动弹。

后来还是霍长泽带着他骑了几圈之后才好了点。

翠翠点头一笑,说:“这样也好啊,二公子教你,安南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了。”

呵呵。

你一学就会啊。

毕竟之前就会。

刚刚探出头看着这巨大的阵仗,耳边又听着马蹄声似如奔雷,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谁的马,果然下一秒就只见。养在府里的那只海东青,霍长泽叫他雪球。

就因为人家长得白吗?

“雪球——”

一路上声音好大,他这点声音自然是不够听的,不过在头顶上盘旋的海东青,倒像是耳目机灵,又加上,看见有人招手,自然而然的联想到是谁。

随后一个俯冲便飞到了她的手旁边。

顺带还从草间拽几只野鼠来,似乎想要送给她。

霍长泽与楚王一同骑马,连同之前玩耍比较走到一起的纨绔打马而过,轰轰地朝前奔去。

霍长泽路过唐安南时,特意留下来。

“怎么很喜欢我的海东青吗?”

唐安南只是觉得这只海东青很有灵性。

“喜欢啊,你送给我吗?”

霍长泽随即哈哈大笑,驾着马,马鞭子一抽便追上楚王他们。

小钗和坠子坐在马车前,赶着马自然也是看见了二公子,不过来不及说话,就见到海东青飞而过来。

“二公子养的这只海东青是不是长肥了点?在庆都吃多了吧?”

坠子忍不住笑道:“别乱说,雪球可是听得懂,你这么说他小心下次把你给吃了。”

“那会啊……”小钗哈哈笑着,唐安南看着海东青盘旋的样子。

好像忘了一件事就是自己不是也能像这样飞吗?

可若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飞,那这秋猎就不必开始了。

唐安南伸出头来,说:“二公子的鹰和马都是好宝贝呢。”

正说着,萧兰佐骑着马,与他们并行走着。

倒也不介意之前的那些事。

坠子可是对他警惕的很可奈何,这么多人又不好发作,只能一直狠狠的盯着他,让他赶紧走。

如今萧兰佐作为锦衣卫,也有着保护他们的职责,只不过萧兰佐似乎没有这个权利,跟着他们吧,一路上就这样盯着她。

安南似乎也不介意。

翠翠坐在马车里一动不动,只是闭上眼睛。面上的表情早已不是那切诺还有期待的模样,而是一副冷酷寒霜一般的面貌。

她的眼眸忽而变成金色,面上居然有丝丝变动。

就好像是人皮—面具出了意外,似乎不怎么贴合她的皮肤了。

“二公子的鹰和马自然都是宝贝。”

唐安南回头看着萧兰佐,说:“都是野物罢了,你不必如此羡慕。萧大人。”

“小姐可知那马和鹰叫什么名字?”

唐安南说:“野……自然不过就那几个字。”

“唐小姐那你是不知道了?鹰,那可是猎影猛的很,他却取了个雪球的名字,那么看起来不凶,却取了一个叫相柳的名字。”

“这名字取的好啊,有什么不对吗?莫不是萧大人觉得配不上这名字吗?”

唐安南不想说话,直接缩回马车里。

拿着马车上的点心慢慢吃着,待会儿打猎可能需要不少力气。

萧兰佐一看她收回了脖子,觉得无趣,倒也不在这停留,直接驾马而去。

见他终于走了,坠子和小钗倒是松了口气。

“小姐,你可知道那唐府唐兮雅,这个月来天天练习着骑马射箭呢!?”

“哦?”唐安南一边听着一边往嘴里塞着绿豆糕,“她还挺会临时抱佛脚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