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3章:抉择

我的书架

第103章: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王他们跑的也累了,见霍长泽追上来之后,回头看了眼,突然喘着气对霍长泽说:“你说,你说,他为什么长这个模样,我见他一次想一次,怎么就没生个女儿身呢?莫不是真是贤王妃捡回来给她女儿配的,这长相应该也不输他们的女儿吧!!”

霍长泽盯着他看了几眼,楚王立马怂了。

“陛下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在背后议论贤王和贤王妃以及他们那刚出生就死去的女儿。”

楚王自然知道陛下当年在贤王和贤王妃双双陨落之后,又因为没有救回他们唯一的孩子而自责,下令任何人不得在背后议论贤王和贤王妃若有口舌不清之人,立刻绞杀。

“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去见个人,你要外出,告诉我去哪里,夜里左右不能离开侍卫,你带的任何人不能进入账内。”

一听这意思就是把自己带来的人全都赶回去了,心里头不是滋味儿。

“说句心里话,长泽,你说这秋猎什么意思,人都不给睡,我还不如躺在庆都里听姑娘唱小曲儿呢。”

他知道霍长泽是要去找唐安南,可以自己拦不住,虽然知道这里危险,可断断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对自己动手的原因吧,太子离他们老丈远,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怎么没有意思啊?”霍长泽看着天上好不容易出来的太阳,“这可比你窝在帐篷里有意思多了,外面的太阳多舒服啊,你说呢?”

楚王长吁短叹,再没了精神气,垂头丧气的继续走着。

等走到时已近天黑。

唐安南只是左右看了一眼,自己被安排的地方离霍长泽的帐篷很近,但也不能太近。中间隔着,不知是谁的帐篷。

官员们的帐篷都在那边,女眷的帐篷都被分开了。

所以一时之间他也碰不上唐兮雅。

更别提其他的什么人了。

走了一天实在是累,虽说不是自己走的吧,可是坐在马车上左右摇晃着,只感觉这胃里已经被晃饱了。

“终于到了!”唐安南也是一阵长吁短叹,直接躺在床上。

小钗和坠子进来。

“小姐这么累吗?今天晚上小姐想吃点什么呢?这里不是在家里,可能没有那么多吃的,我们带的点心也不多。”

肯定不能带多啊,出来狩猎肯定吃的都是狩猎的东西。

太油了。

“小姐不吃,旁的人可要吃了,那些人都说着,一年就这么一回,吃的都是宫里边儿,平时用的东西,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地儿了。”

小钗可是老老实实的把他们那些人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刻下来。

都是宫里的东西,怎么不能吃呢?一个个的嚼着肉。

“你说谁在那里吃?”

唐安南突然来了,精神小钗准备帮小姐收拾睡觉了,结果唐安南突然来了精神,她也随口说了一句。

“锦衣卫啊,都是锦衣卫的,我们这边不会有其他的人都调过去保护陛下了。”

结果下一秒唐安南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大概是因为这些人大概没有想到唐安南会出现在这里,毕竟女眷可不是在这边,可又想到他跟霍长泽之间的关系那也清楚了。

“唐小姐这么晚不睡觉?”

唐安南盯着他们手里的肉:“坐了一天的马车,肚子饿了,出来找点吃的。”

石祺一听,连忙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出去:“小姐可要吃点肉,这边还有许多。”

“好啊。”

唐安南顺势坐下来,萧兰佐就在一旁倒也没说什么。

石祺递给她一个碗,到了些许酒给她。

“这酒帮你开开胃肉,没啥滋味,不过是新鲜罢了,小姐若是吃不惯也可以不吃,拿回去重新做过便是。”

“没事儿。”唐安南直接咬了一口肉,感觉考的还可以,至少熟了。

又抿了一口酒,借着抿酒的动作,目光顺着碗沿飞速打量了一圈,全都刀不离身,除了他旁边的萧兰佐。

除了锦衣卫,除了八大营,除了雀楼的杀手以外,到底是为了杀楚王太子或者其他人而来,除了在坐的这些,还有一些看不见的阴影里,又藏着多少冷眼等待的杀手,即便霍长泽天纵奇才,在这重围之下想要保住楚王的性命,胜算好像不太大。

唐安南喝了一晚之后便不想再喝了。

“我酒量差,喝不了太多天,太冷了,我吃饱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石祺到也没说什么。

毕竟就是一个小姐。俨然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倒也不值得担心。

唐安南回去,坠子见她神情恍惚:“小姐,你这出去一趟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这是怎么了?”

唐安南自顾自的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坠子,只觉得这一趟来的,真的是越发困难了。

“也不是怎么了,只是觉得我们这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忽然感觉心很闷。到处都是杀手,然而自己没有头绪,究竟是谁要杀谁陛下又要保举,谁到如今都没有给她一个准头,又不能直接去问,说不定这陛下,会把她当成乱臣贼子直接给轰出去了。

“小姐,这是出去看见什么了?”小钗进来,手里还端着热水。

“都带着刀呢,也不知道是防着谁,又或者是来杀谁的。”

翠翠动作一顿,随后毫不违和地继续缝合。

“小姐这莫不是太担心了?这次的确危险,我和小钗一定会保护好小姐你的。”

唐安南并不是在乎这个。

她虽然有把握拦住那个要杀楚王的人,但她不能保证自己时时刻刻都在楚王身边呆着呀,况且陛下若是选择了太子,那他们要是再保举楚王的话,那就是要叛国了。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陛下的态度。

他不可能会选择一个尚未出生的襁褓婴儿。

他无法预料这后面的事会如何变动。

比起太子而言,楚王更有实力,毕竟他背后牵连着所有人。

动一发,而牵制全身,太子没有这个魄力,她的才能不足以当上一国之君。

这些年除了太子监国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实权,也身后没有任何武将,只有文臣一直替他辩解,守着这个太子之位。

尚书府一心想要自己的女儿做太子妃,就难道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子,就算是坐上了皇位在太后的手笔之下又能待多久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