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5章:逐鹿

我的书架

第105章:逐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兮雅自然是跟着太子。

唐安南骑马到霍长泽身边,楚王瞧她过来之后也是打趣说:“你还会骑马,想不到你看起来这么瘦,居然还挺有意思的嘛。”

唐安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楚王殿下都会骑马射箭,我为何不能。”

“安南!”霍长泽笑着说,“你如何能跟楚王相比呢?”

这俩人明里暗里的在讽刺他,但楚王这个半吊子也听不出什么意思。

“走走走,带你去打猎,今天,可要带一些好的猎物回来吃!”

楚王捏着缰绳早就吩咐了侍卫,即便他打不着,也不会空手而归,于是此刻便意气风发的出发。后面的群卫紧随着。

霍长泽和唐安南也策马在两侧,就像是护卫一般。

重霖猎场,一眼望不到头,一马平川的草场尽头,是延绵而去的树林,如今黄了的枝叶垂着晨露。

早就放出的大小猎物受着马蹄呼啸声的惊吓,在草丛间四散奔离。

萧远秋费力的拉开弓,唐安南特地骑开马离他远点,免得被他误伤。

他对着一只兔子放出箭,而那只见无力的坐在地上,隔得有些距离左右,居然是一阵睁眼瞎,还在喝彩,接着前去查看的侍卫,提着只备好的兔子回来。

唐安南看着侍卫提回来的那只兔子与刚才要射中的那只兔子,相差的也太大了吧。

不禁回头看着他满意的面容,又隔着他看向霍长泽。

他居然也握着弓。

“我这箭法,还成吧,告诉你当年黄爷爷教我的,我还是学了一二的。”

唐安南:“……”只怕是你黄爷爷要从土里蹦出来,掐着你的脖子说,我才没有这样教你呢。

霍长泽诚心实意地说:“厉害厉害,我在离北都没有见过你这般的箭法。”

唐安南:“……”

她现在不想理这两个商业互吹的人。

萧远秋立刻笑起来,说:“你都在这庆都待这么久了,别是已经忘记如何拉弓了吧。”

霍长泽手里拿着的只是寻常弓箭,还不如锦衣卫拉的有斤两,说:“如此我也给你露一手吧!”

唐安南盯着他的箭,突然觉得,这里好像不太行。

他对着前方空地放了一箭,那一箭比楚王的还要疲软,连地面都拖不动。左右右手一阵闭眼胡吹霍长泽,居然也很受用。

唐安南现在很想带个斗篷在这里使劲儿笑。

石祺等人在后面原本等的不耐烦了,见此情景,又乐了:“瞧见没?不好好练功,就被人当傻子捧。”

看着这两个人,萧兰佐倒是盯着霍长泽的臂膀,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剑,不由得笑了笑。

旁边的唐安南没有要出箭的意思,她的箭筒里也没有几只箭,不过就是来骑马玩的。

随后就看见太子那边,大队人马跟着太子在后边,奋力骑马追赶太子,实在是骑得太快,手上动作也不可停。

唐兮雅跟在旁边,虽然骑射技术练了一个月,可也断然不可能像他们一样,一边骑马一边射箭,她只能奋力的骑着马跟着太子。

太子疯了似的,就好像要猎到猎物。

这速度冲的很快,没一会儿居然离他们老远了。

石祺:“……”冲这么快干嘛?这猎物又不是你,骑的快就来了。

唐安南摇头,捏着鼻梁说:“楚王殿下还骑得动吗?要不要去里面看看?”

萧远秋被说的腰酸背痛,不可能继续深入了,昨晚喝多了哪哪都不舒服,随后又骑马瞎逛了一会儿。

期间,唐安南看见一只鹿。

“楚王殿下,你看那边有一只鹿!”

萧远秋对鹿不感兴趣,张着嘴,打着哈欠,说:“这鹿有什么好吃的?”

“好吃不好吃是一码事,陛下不是说了要看楚王与太子殿下之间的较量吗?说不定这猎物猎的多了,陛下一高兴就多赏赐几个美女给你呢?”

一听会赏赐美女,楚王来了兴趣,别的不喜欢,这美女美酒倒是喜欢得很。

霍长泽微微皱眉,却也不说什么。

“唉,我射不中啊?侍卫门都在后面。”

刚才他们说想逛一逛,便让他们在后面远远的跟着。

“没关系!”唐安南淡淡说道:“我们三个一起射,都用你的箭,到时候要是射不中,他们也不知道是谁,这是射中了便是归楚王殿下您的!”

这个好!

于是三个人同时对着那只鹿,楚王算是用了浑身上下吃奶的劲儿。

盯着那只鹿。

霍长泽依旧是软绵绵的,楚王这吃奶的劲用出来了,也就比他远了一点点,随后一只箭横空出鞘,直接射中了那只正在吃草的鹿。

楚王瞪大眼睛,说:“你!”

“楚王殿下真厉害,居然射中了一只鹿!”唐安南随即夸赞,不给他机会。

后面的侍卫见状,连忙赶上来。

看见那只被射倒的鹿,也是奇了怪了。

“殿下!”看着他们把这鹿抬过来,瞬间就高兴。

“抬回去抬回去给王兄看看,是我射的箭!”

楚王对这拍马屁的方式很受用,霍长泽在一旁依旧没有说话,只不过看着唐安南越来越凉薄的脸,似乎有点想法。

萧远秋下了马,跪在御前,此时太子已经回来了,正在清点猎物。

萧远秋越说越高兴:“皇兄还有一只火狐狸呢,顶好的毛色,到时候给你当风领尾。还有一只鹿,皮毛也是极好的!”

青帝似乎很高兴,精神也好很多,说:“倒是比载庆都里精神!”

太子那边也点完了猎物。

“父皇。”

青帝看着太子,也是高高兴兴的说:“好,都是我萧家的好儿郎。”

太子被这么一夸在心中,居然有那么一丝开心。

“多谢父皇!”

“多谢皇兄!”

“来人,把东西拿上来!”青帝扭头吩咐顾清安。

太子掀开那块布,赫然而立的是东宫印。

“父皇……”

他有些错愕。

“前些日子你犯了点错,父皇收了你的印,如今你也知错悔改有得了彩头,这便还给你!”

“多谢父皇!”他跪下来回答,此刻心中却是澎湃的很。

唐兮雅坐在旁边,也是心头暗喜。

这太子印早就被拿走了,但是现在还回来不就告诉他们太子依旧是太子吗?

萧远秋立刻去掀开绸布他的赏赐。却是一把绝非寻常人能拉开的大弓,当即兴致缺缺,嘴上还要说:“谢陛下赏赐!”

所有人盯着那把弓。

知道的人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喜欢,这本也不是让你拿去用的,把它赐给你,是想让你时时刻刻勤勉,记得起太祖皇帝的大业艰辛!”

所有人盯着那把弓,这是早年间太祖皇帝留下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