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7章:暴雨

我的书架

第107章:暴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安南默默坐在原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生,才会发难。

对面唐家的两个人倒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又像是意料之外,也没有乱动。

太子等着他们狗咬狗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太后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吗?

这个瞿飞翮有胆有识,倒是个好苗子,只不过他如今这样快言快语得罪了不少人,今日若是失败,那他也只能是失败了。

“我年年都要给下方的监察使们说,有问题就说,怕什么,我陆家的账本都供到陛下跟前了,清清白白的,瞿飞翮,我记得你入庆都做官时是我保取的你吧!算起来我还是你半个老师,你便是这样构陷我,来回报我吗?”陆思淼盯着他说道。

瞿飞翮抬起头,与陆思淼对视片刻,说:“朝堂之上只有君臣,没有师生!”

闻言,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了。

陆思淼转头向青帝,问:“陛下呢,陛下您可信?”

青帝垂着眼皮,说:“朕信的是账本。”

唐安南心中的那根弦断了。

陆思淼仰头大笑,说:“好的陛下,当年庆都风云,先帝还未,立下遗诏便去世,先帝众多皇子争锋相斗,一时间庆都血腥满篇,你可还记得是谁一路扶持,是谁保驾护航?今日为这几个不忠不孝的小人便信了吗?

“恐怕不是保家护航,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吧!”

陆思淼猛的推开桌案,说:“隆正青!”

只听席间的锦衣卫唰地把刀。

那些毫无缚鸡之力的文臣,惊恐的后退。

范兴朝说:“陆思淼,你竟胆敢犯上作乱!”

“我不敢,范大人。”陆思淼说,“可你们如今都把刀逼到我跟前了,难道还要我坐以待毙不成?”

“你想如何?”青帝冷冷地说,“聂鸿飞!!”

八大营猛跨一步,拦在御前。

“给朕拿下陆思淼!”青帝说。

“聂鸿飞,你敢吗?”陆思淼威胁道,“你的妻儿如今就在太后跟前喝着茶,你若再跨一步聂家可就要绝后了,太后这些年可是待你不薄啊,你屡次三番受人教唆,如今回头还来得及!”

居然用妻儿威胁,聂鸿飞即使再想作乱也只能后退。

青帝阴狠狠地说:“来得及?明月公主来得及吗?贤王来得及吗?他们哪一个不是置身事外,他们一步一步的后退,可是太后放过他们了吗?他们如今尸骨无存,你觉得你能与他们有所不同吗?这已经叫了你的圣旨来日,楚王登基,你的女儿便是一国之母!”

唐安南如今还坐在席间。

瞪眼看着他们又说着明月公主,还有那个贤王。

虽然不知为何,但听见明月公主这个词的时候,还是感到内心的一阵触动,就好像是有什么地方缺了一块。

忽然后面有个人捏住她的肩膀。

“安南!”

是翠翠。

她扭头看着她:“翠翠,你怎么来这里了?”

这么大的动—乱,就算有人趁乱进来也不会有人看见,可是翠翠怎么进来了?

“你快出去,去帐篷等着,这里不安全!”

翠翠摇头,说:“哪里都不安全,帐篷周围都是人,他们拿着刀好像就等着号令,我是告诉了小钗和坠子之后来找你的!”

难道若是今日兵败。除了太后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得死吗?

对啊!

太后怎么可能放过这些人,他们可都是听到了陆家的罪状。

来日无论是哪一个登基,若是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对他们终将是不利的。

“翠翠,你就跟着我,别乱跑!”

翠翠捏着她的手:“……好。”

那边陆思淼还在那里讽刺,说:“陛下还在做你这等千秋大梦的陛下病昏了头,王家娘娘已有三个月的身孕,楚王怎么能登基呢?”

这话直接错开了太子。

太子就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瞪着他们。

陆思淼何曾不知太子的心思,可是这些年陛下有意无意地将太后的实权都夺了回来,太子身上也不见得有什么好的。

夜空中不知何时阴风重叠,暴风雨的前夕。猎场上的旗帜捶打,谁也没有动。

谁要做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

聂鸿飞一咬牙,拔出刀来,转向青帝,艰难的说道:“陛下病入膏肓了!”

“朕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不珍惜!”青帝看着聂鸿飞,渐渐笑起来越笑越大声,越大声便越来越咳嗽,竟有一口血咳在含喉咙里,不上也不下,“朕来秋猎若无时成把握,怎能猎杀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芈越英已经率兵勤王,不出两个时辰,该到此处了,你们杀谁?你们敢杀谁呀?”

隆正青忽然转头开口,说:“芈大帅远在乌苏,来往文书皆由锦衣卫负责,陛下……梦该醒了!”

唐安南默默的拉着翠翠往后退。

青帝怒目而视,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后面的顾清安捂住嘴,强按着他坐下去,环视众人,微微一笑说,陛下病发了。

一众文臣,腿都在抖,陆思淼看向楚王和太子,狞笑着说道:“楚王太子在猎场意图谋反,连弓箭都带了,证据确凿,还等着什么,杀了他们?”

连太子都不放过。

太子自然是会反驳,他可是带了兵的,但是楚王却是惊掉了手中的筷子,后退时连带着凳子一起摔倒在地。

“阁老,我无意称帝之心啊!”

太子怒声呵斥:“狗贼,就凭你也敢杀储君!”

“殿下,你们可知身不由己四个字怎么写吗?”

天空中爆雷炸响。

听得脚步声蜂拥而至,楚王躲在敬畏之中,站也站不起来。哭着说自己是贤王,可是谁又能注意到呢?

太子带着人连忙逃走。

这里都是八大营的人,他不过太子,这些年又没有实权,周围的人,都是自己的亲兵,自然会带着他离开。

唐兮雅慌乱之中跟上去,嘴里喊着:“殿下,殿下等等我!”

太子被叫住,抓住唐兮雅就跑,唐慎甚至还没来得及抓住自己的女儿。

心里只想着,完了!!

面前刀光一闪,楚王抱头大叫,却听见忽然一声响,面前的桌子“砰”地翻到,他的后领一紧,生生地被提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