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8章:太子

我的书架

第108章:太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唐安南。

“陛下,把那把弓箭给你,现在你就是青云国的太子。”唐安南揪住他,强迫他站住身,

唐安南看似柔弱,居然就真的生生的把他提起来了。

旁人未来的及怀疑唐安南怎么会有这么力气,只想着,杀了楚王再说。

“安南!”翠翠躲在后面,脸色不变。

倒是隆正青变脸色。

“霍二公子。”隆正青缓缓拔刀,“你我之间的情谊,今夜你又何必出这个头?”

“费事。”霍长泽挡着她二人身前,“皮痒了呀!”

“擒住他,确保二公子性命无忧,断手断脚也行,旁的人一律杀无赦!”隆正青说。

旁的人,那就是说,唐安南他也要杀了?!

“你有这个本事吗?”

霍常泽脱了繁琐的外袍,里面罩着的竟是一身劲装,他目视环绕,说:“谁能断了我手脚,我不仅赏他黄金万两,还叫他声爷。”

唐安南也不含糊,将身上那一直缠着的腰带解开。

将那繁琐的外袍也脱下,实在是被束缚的太累了。

随后扭动一下脖子,骨头脆生生的响着。

“只抓二公子,不抓我吗?”

隆正青可不将她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官家的女子,就算是做了二公子的未婚妻,也未必见得有什么不同。

在庆都之中几乎没有出过鞘的刀,稳稳的划出,雪茫闪动,寒煞逼人。

“若是断不了。我便要了他的命!”

疾风袭过猎场的草丛,火光扑朔的那一刻,刀锋抨击的声音遂然撞响。

席间坐乱一团,范兴朝居然还能站起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头撞在顾清安的腰上,顾清安吃痛,手上的动作放开。

大声喝道:“阉贼,勿伤吾主!”

被唐安南扔到马上的楚王,浑身颤抖,看着这刀光剑影,抱紧马井,闭着眼哭爹喊娘,说:“延钰,延钰救我!”

唐安南拉着后退,反手就是躲过锦衣卫的刀过去,一剑封喉。

楚王见到这血腥场面也是吓的浑身发抖,没想到唐安南看似那么柔弱,杀人也不含糊。

霍长泽猛地踹退隆正青,头也不回的反手一刀二人十分默契的来回扭转,将背后企图偷袭的锦衣卫捅了个透心凉。

热血溅洒在身上。

霍常泽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唐安南却不喜欢这些血腥面,反手就用一把刀,将那沾了血的衣服划去。

“晨阳!”

唐和男直接站起来,反手挥住那把刀,拦住了刺向楚王的诸多暗箭:“快带太子殿下突围!”随后反手指向东边。

晨阳翻身上马,一把托起楚王,扬声吹哨,对楚王的近卫,喝道,所以我护住太子殿下,向东/突围。

马匹尚未动,隆正青冷声说:“拦住他们——”

隆正青声音没落,只见劈头砍了一刀,他横刀而挡下一刻,双臂竟巨沉向下,被霍长泽一刀砸到双臂痛麻。喉间逸声,脚下被重力带的亮相,愕然地看向前方。

然而恍惚间还未来得及站稳,唐安南借着霍长泽的身形挡住了自己的动作,等到慢慢滑身向下,弓弩随之而出射向他的时候,又猛地向后退去,手中的刀挡住那一剑箭,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小小的弓弩一支箭,射的差点被震掉手中的刀。

霍二!唐安南!

“你们居然都是扮猪吃老虎!”隆正青忽然想起来那天萧兰佐对他说,唐安南被他打的半死,根本武功不高。

如此想来,这萧兰佐也是撒了谎。

隆正青骤然蹲步,硬生生地抬了起来,怒声喝道:“老子居然看走了眼,你们俩还有那个萧兰佐,居然敢背叛了陛下!!”

南唐安南一时间停下来,想着他说的,萧兰佐对旁人说出她的传言。难道就只知道她被萧兰佐打的半死,难道就没有传出第二天,她依旧活蹦乱跳的吗?

霍长泽侧旁袭风,他偏头躲开,刀口斜扫带走右侧一片血光,接着再次与隆正青撞在一起。

相柳冲了进来,撞倒了桌子,拖着桌布,奔向篝火,刹那间火势大涨点,燃了帐篷与枯草。

霍长泽在相柳擦肩的瞬间翻上马背,唐安南也找到一匹马。刀背拍在楚王坐下的马臀,沉声说:“走!”

“保护陛下!”

瞿飞翮在慌乱之中大声喊叫大步流星,拉开范兴朝,说:“范老,我们快走,快带着陛下赶紧走!”

青帝喘息未定,唇面皆白,瞿飞翮蹲身扛起青帝与一众文臣避火而逃。

聂鸿飞正要追,陆思淼却直指着楚王,说:“陛下命数已定,杀与不杀都无关重要,但是今夜楚王和太子必须死,他们两人其中一个若是逃出生天,你我都要沦为贼党,召集锦衣卫,联合稚城三千守备军,包围猎场,务必要杀掉楚王与太子。聂鸿飞,火速归庆都,由八大营严守庆都!!”

说到此处,反倒是镇定下来。

“怕什么?如今我们有皇嗣在手,王家女生产在即,又有太后坐镇,只要庆都不乱,楚王与太子身死,就算是芈越英也不敢妄动,至于霍家,来日有的是机会处置,记住!霍长泽要活的,其他的杀无赦!”

不仅是霍长泽,唐安南身上血腥味越来越重,他唇线紧抿,这一路,他们可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谁敢拦路?立刻就身首异处,不论阵营。

萧远秋被颠簸的胃中翻腾,却掩着唇,不敢呕吐。

左右五十余人皆是霍长泽的亲兵,旁边只有一个唐安南,唐安南根本不需要人保护,从刚才那把弓弩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是唐安南离开之后却忘了一个重要的人,翠翠并没有跟着她走。

慌乱之中,唐安南只顾着让霍长泽和楚王离开,却忘了翠翠,她并没有跟上来。

就在一众人奔至树林前时,霍长泽突然说:“散!”

唐安南只见这五十余人一齐掀掉了侍卫装扮,里边儿全都是与楚王一模一样的骑装,接着队伍轰然四散从不同的地方冲入树林,遮云蔽月又隔着距离,昏暗中根本分不清楚王往哪里逃了。

隆正青勒住马,偏头狠狠的啐了口唾沫,说:“把猎场围死,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楚王,遇到霍长泽不可与他单打独斗,至少四人成队,围攻他!”

“可是大人他旁边还多了一个唐安南!”

隆正青忽然想起来,唐安南那正巧射出的一把弓弩。

险些就呜呼哀哉的倒在那把弓弩之下!

“唐安南也格杀勿论,不过是个女人,怕什么?!”

枝条抽打在脸上,楚王痛得不断用手臂挡着,无济于事,周围的近卫已经四散开来,左右只剩下霍长泽、晨阳和唐安南。

“下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