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09章,隐藏

我的书架

第109章,隐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长泽提起楚王,扔到地上,由晨阳举着。

楚王滚了一身土,哀声说道:“延钰,延钰,你要干什么,别丢下我,你快带我走啊!”

“太子殿下!”唐安南将手中的弓弩递给晨阳,“树林里骑马太扎眼了,锦衣卫最擅长的就是围剿与暗杀,骑马如同活靶子,我们冒不得这个险,这是弓弩我交给晨阳,小巧方便,记得小心点!”

“我不走。”楚王现在战战兢兢的扯回手臂,他现在只有霍长泽和唐安南了,“只有你们能保护我了!”

霍长泽说:“啰嗦,打晕了,直接扛走!”

说罢,不等楚王回应,点头转马,二人直奔深处。

……

天空中闪电一晃,照的阴林鬼影成蝶,马蹄声,拔刀声,飞奔声层出不穷,却唯独没有人讲话的声音,暴雨欲来的滋味活动在暗夜里,霍长泽与唐安南不知跑了多久,相柳渐渐停了下来,唐安南忽然感到一阵危险,她显然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向他包围过来。

“我能感觉到有人在向我们包围他,要把我们瓮中捉鳖了!”

“有这个本事吗?”

周围忽然陷入死寂。

天空中扎下雨珠。一滴飞坠过霍长泽的眼前,在这无声的滴嗒里,黑暗中,像是慢慢爬出只庞然大物了,数不清的锦衣卫犹如密网,带着压抑的漆黑蔓延,向霍长泽与唐安南。

没有人下令。

雨水噼啪地向下掉,绣春刀的刀锋,削破水珠瞬间就到了霍长泽的脖颈旁。

唐安南顺势一躲后面那偷袭的人,竟没想到她反应如此之快,竟然与那霍长泽不相上下,二人似乎默契相动,互不干扰,互不拯救,自顾自的解决问题。

霍长泽扶手的同时,刀出鞘刀被砰的卡住。绣春刀的回收姿势接着。又一把将刀,嗯回鞘里,一声刺耳的哗啦声,绣春刀的刀锋,受损裂口连带的主人一起被踹了回去,跌倒在水里。

同时,唐安南指尖捏着绣春刀,眼神如同火舌一般盯着那偷袭的锦衣卫,他的绣春刀重量不小,却似乎没想到被唐安南轻手捏住,一时恍惚,犯了致命错误,唐安南飞身而起,一脚踹在他的心脏,不知听见,肋骨断裂,刺入心脏,当场死亡。

随后又坐回马背上。扭头看着霍长泽。

呼吸声,雨打声。

在这犹如蒙眼的漆夜里,他们已经将耳朵用到了极致,方才中刀受伤的锦衣卫没有一个出声,那细密的脚步却萦绕在他们周围不远处,以他们为中心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包围。

此刻谁心急就会露出破绽。

霍长泽沉默的等待着,刀口半身的蹲姿。

唐安南却是笔直的坐在马背上,闭着眼睛洗簌的声音,让他察觉,并且观测着周围的人。

此刻,黑暗中的石祺这才意识到,孤狼真正的含义。

即便是没有唐安南在身边,他也能如同孤狼一般静候时机。

更别提现在这个唐安南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一个霍长泽已经够麻烦了,再来一个唐安南,更麻烦。

本来还打算让这个唐安南露出破绽,好让他们成功,奈何唐安南也是这样一个不急不躁,仿佛越是身临险境,越能冷静莫测的人。

那第一个死在他手里的锦衣卫,就是他今夜露出来的獠牙。

唐安南啊唐安南,你果然不如外面传闻那样,只是一个从小养在外面的女儿。

就凭你那空手接白刃的动作,足以证明你没那么简单。

石祺难得感受到了焦躁,这种焦躁元紫衣,不能杀了霍长泽的命令。

这般的虎狼,困住他,阻拦他,都远比杀了他更难办,因为近身的机会往往只有一次,拿不住他,就会被他杀掉。

即便他来不及反应,她背后的唐安南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这两个人分明认识不过半年,可是这默契就像是训练了多年一样。

石祺闭着眼,在睁开时已是狠厉一片。

拔出自己的绣春刀,踏出一步下一刻,只见他身影一闪,人已暴起,披手砍向霍长泽的背部,倒是没有袭击唐安南。

唐安南稳立不动。

霍长泽回刀挡格,转身踹在石祺的腰腹,其余三方刀口其下,他一臂挡刀,左侧空隙被人识破,刀锋直劈向脸。

唐安南手中小刀一出。本是打算接住这刀,却反身一掌垫在马背上,抬脚一击踹在他的腹部,那刀锋晃斜了。

跟着她的腿肌撞在对方的脸上,将人带翻在地。

石祺紧随而来。

暴雨如注,没有嘶喊,只闻到生霍长泽的眉眼,被雨水洗刷得更为凶悍,他在这无休止境的重围里保持着它特有的敏锐,一次一次击退石祺带领的进攻在黑暗里,犹如在虎尾春冰上行走。

唐安南并未有所其他动作,除了帮他解决不可扭转的局势,还一并挡着其他人,她的控制能力越发加强,自然能够控制那些人的方向。

虽然有人察觉不对劲,但也没多想。

在这暴雨如注的黑夜里,他们甚至没有想过有个人将他们的动作还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紧密的刀锋逐渐压的霍长泽无法喘息,大雨浇盖住了一些细节,比如黑暗中摸出的弓弩。

霍长泽愈战愈勇,那刀下的血长流不止,可是石祺却突然挥手带一众黑影撤退,再次将霍长泽困入没有人生的寂静,打乱他才昂起的战意。

雨水划过她的手背,霍长泽再也听不见,脚步声暴雨淋透了他们,座下的相柳有些焦虑的踏着蹄。

“咔擦!”

弓弩拉扣的声音细小霍长泽,却仿佛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响,他猛的拍马,唐安南自然是跟随而上。

这声音瞒不过他。

相柳蹿出去,他却反身抱着唐安南滚下马,电光火石之间,短箭“啪啪啪”的连续成钉入他背后的泥水里。

过程则急忙抹进面上的雨水,只听四面八方都是“咔嚓”声,他当即跃声飞奔起来,唐安南紧随其后,可那烦人的脚步声却如影随形。

霍长泽肩膀突的被箭擦过,血丝冒出时有一阵麻痒。

麻药!

唐安南只闻见一阵血腥,雨夜中血腥味儿不是明显,但这个人在她面前,她不会不知道。

这帮人难道真的把他当做凶手在捕捉吗?

唐安楠反手一个念及那些人当中,突然有人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掐紧,当即便断气。

前方地势凹陷。霍承泽突然抓住她的手,全力起跳,直接从沟上飞跃过去,人才落地,侧旁突然一阵寒风袭来,他急忙放开唐安南,顺势前滚。

刀正砍在他们适才的地方,杀手还未来得及抽回刀,喉间一紧。

唐安南硬生生的捏断了他的喉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