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15章,乌苏

我的书架

第115章,乌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石大人,霍家得罪的人可不少,若是有人想在这里浑水摸鱼,我怎么知道?”隆正青盯着石祺,就好像是差点被他看到什么。

也对。

石祺自然而然地摊开手,说:“眼下霍长泽找不到,他必然是有备而来,才会遛了咱们一夜,如今天快亮了,我们被他耍得团团转,倒像是中计了。”

“中计?”隆正青眉间一紧,他霍二何时有这本事的?

不过,石祺认为:“他就是以身涉险,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他恐怕是在为拖延时间。”

石祺忽然意识到不妙,眺望远处的草场,说:“我猜霍长泽肯定有援兵。”

不然他不会这么做。

若是失败,那他可就是要永远困在这庆都当中。

“四方兵马都未动,他哪里来的援兵?”

石祺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

你就说他现在有亲兵,也不会有人怀疑,毕竟霍长泽今夜的表现已经超乎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今夜若是成功,霍长泽回到离北的时间指日可待。

“等等!”隆正青抬手,“霍长泽身边是不是还跟着唐安南?”

石祺想了想,说:“确实是跟着,有什么问题吗?”

隆正青脸色不大好,说:“唐安南,她是怎么在这群人当中自保的?”

石祺想起来她那一脚踢死了一个锦衣卫,便也不觉得唐安南能在这场暴乱之中活下来没有什么不对。

“唐安南她一脚踢死了一个锦衣卫,直接踢中他的心脏,心脉碎裂而死!”

隆正青心中骇人,莫非又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

女子且会武功不说,一脚踢死一个锦衣卫,直接震断了心脉,这是练了多久才会练成这样的武功?

“不成,他们不管是谁都得死!”

聂鸿飞策马回庆都,入城门时觉得四下安静,太过骇人心中疑虑顿起,在马上拔刀,问副将:“今夜庆都可有异象?”

副将过来牵马,见他神色紧张,回答说:“不曾,一切如常。”

聂鸿飞说:“召集人马,守住各个城门,严防死守,其余的全部随我去围守王宫!”

说罢打马向皇宫,他的妻儿还在皇宫,今夜不过,太后是决计不会让他见到妻儿的,所以即便是豁出了性命,也要确保太后安然无恙。

副将圣令前去调遣人手带着巡防队,却遇着了一群醉醺醺的禁军。

平时打野都看不见的禁军,居然在这时候出现,身上这酒气冲天的,怕是刚从哪个楼里出来的吧。

八大营素来是看不起禁军,又因为是霍长泽手下的,连马也不下,直接挥鞭打骂道:“滚开,耽误了好事,要你们小命!”

禁军都指挥使同知是个黑脸凶相的汉子,挨了下鞭子,反倒笑嘻嘻的在马蹄下打滚,嚷嚷道:“同在卫所编制,老子的品阶比你还高一些,你做什么打我!你怎么敢的啊!”

副将冷笑道:“不过是一群下三滥的皇粮虫,有什么资格跟我比品阶,滚开!若是耽误了八大营的要务,小心你的小命。”

谁能亮到这黑脸汉子一咕噜的起身,对副将狰狞一笑,说:“要务,今夜你大爷我就是你的要务!”

话音才落,那些醉态百出的禁军齐声拔出刀,副将受惊勒马,背后一列人却早已被抹了脖子。

副将惊呼,厉声斥道:“反了,你们反了,禁军反了……”

面前刀光一闪,他当即栽下马背,血流一地。

黑脸汉子踢开副将的脑袋,在副将的胸口擦干净刀,稳声说:“做你娘的白日梦呢,庆都变天了,也该轮到我们撒野了!”

天际隐隐泛出白线,马上就要日出了。

天……马上就要变了。

时间快到了,所有人心情紧张,有人欢喜有人愁。

石祺紧着时间喝口水,顺手抛给后边人之后,擦了擦嘴说:“抓紧时间快点搜,天要亮了,时间不多了!”

然而走了几步之后,忽然觉察不对,脑子里某根线轻轻一拨,又忽然转过头来,把背后的下属们细细打量一遍。

这一晚上虽然说没有抓到人,可好歹也是见到了人。

楚王呢?

似乎进了树林以后就没有看见楚王待在哪里。

被藏到哪里去了?

他是一定逃不出去的,那为什么他们就是找不到呢?

因为所有人这一整夜里都在追着“楚王”,可楚王也有可能已经变成了他身后的锦衣卫。

所谓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霍长泽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当即下令,说:“所有人核查腰牌,今夜在档的每个人都要核对脸检查,现在就查!”

锦衣卫们摘掉腰牌,一律递给镇抚核对脸检查,他一一核对,凭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一直查到了最末尾。

“腰牌。”镇抚抬眸,如鹰一般盯着对方,“你的腰牌呢?”

对方立刻顺从的把自己的腰牌推到托盘里边上,紧靠着他的锦衣卫,突然开始发抖,垂着头不敢抬首。

镇抚像是没觉察,用笔在册子上勾了勾,说:“那个地方的。出任务的时候没见过你啊!”

“一回生二回熟。”晨阳被楚王抖得心知逃不过,“多看几次不就眼熟了吗?”

镇抚用笔指着萧远秋,说:“腰牌。”

萧远秋手抖害怕,拔了几次都没有拔下来。

镇抚笑了笑,伸手像是替他来摘腰牌。

镇抚一出手,晨阳就知坏了!

果然,萧远秋已经害怕的泄了气,在他的动作里抱头退缩,说:“勿伤我!”

——遭了!

就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忽然听得一阵刺耳的哨声,接着林间,陡然间奔出一匹赤白白的马来,破晓间,海东青终于引路而归,寻飞而来。

陆思淼听着动静,见操场上奔袭而来一众兵马,厉声问:“八大营?”

然而却不是,因为他们这些人铠甲没有印记,连旗帜也没有。

晨阳知道时候已到,立刻扶着楚王,大声说:“禁军护驾,太子殿下再次,乱臣贼子一并拿下!”

陆思淼上前两步,不可置信,回首喊道:“楚王受奸人挟持,还不动手?”

萧远秋退无可退,见镇抚已然扑过来,不禁大喊一声。

但林间猛地投掷出长刀,钉在萧远秋身前。

霍长泽同唐安南一起跃下,摘掉自己的腰牌扔在托盘里,说:“大军压阵,我看谁敢动!”

唐安南看着楚王被吓破了胆,又看了看怀里的孩子,不禁摇头。

这个皇帝,即使坐上了皇位,他能坐多久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