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16章,有孕

我的书架

第116章,有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隆正青正愁找不到人,现下全都如下饺子一般都在锅里了。

还能让你跑了不成?

“鬼话连篇,区区你们禁军——”

海东清落在霍长泽的肩头,嘉奖似的摸了摸海东青,说:“有胆,你就来试试看!”

唐安南也一点都不含糊,虽然手里还抱着个孩子,右手却早已拿起来弓弩指着他。

隆正青再看向草场,禁军头阵已到,可是背后绵延的兵马,却像是没了尽头。

乌苏长郡的旗帜展开而来,回首奔马的正是芈越英。

陆思淼连连后退,扶着顾清安,涩声道:“乌苏书信已截,怎么可能会无声无息的……”

“庆都的书信若是都过了锦衣卫之手,”霍长泽收刀,“那多麻烦呢?”

陆思淼眼见大势已去,坐地垂死挣扎,说:“太后还在……”

“太后年事已高,还是好好保重身体吧。”唐安南跨步上前,哄着怀中霍普。

“禁军接管庆都巡防事宜。”霍长泽跟他们已经跑了一宿,此刻拉起萧远秋,说:“殿下一路奔波劳累,受累了!”

芈越英兵马已到,翻身而下,对楚王跪地行礼,高声说:“太子殿下勿忧,乌苏麾下三十万兵马,严正以待,臣羋越英,力保殿下平安!”

楚王犹如在梦中,他呆呆的看着羋越英,又看向左右。

石祺最为识趣,见这局势一定立刻跪了下去,他这一跪,锦衣卫也陆陆续续的弃刀而跪。

“……我……”

楚王先是看了一眼唐安南。

唐安南对他点点头。

楚王空无一物的手紧紧握住,就像是握住了什么救命稻草,几乎是喜极而泣,眼泪先流了下来。

“今日为我东宫……诸位的大恩,来日必有重谢。”

羋越英先是看了眼楚王,待他一走,又看了一下依旧抱着孩子的唐安南。

笑了笑说:“你这抱着个孩子,不会跑了一夜吧?”

唐安南说:“世子爷的孩子,肯定要抱着!”

羋越英一笑:“我还有事要处理,等处理完了,找你喝酒!”

“好。”

王家女惴惴不安的走着,见周围的宫墙很是陌生,她素来胆小,眼下更是害怕。

“公公,怎的还没到,太后她老人家到底在哪里?”

前面的太监走着并没有搭理他。

王家女在这幽静的小巷子里毛骨悚然,她停了脚步,装作肚子疼,闹着要回去。

她虽然胆小,但是不傻,这明显就不是带她去找太后。

前面带路的太监,她并未曾见过,面生还脸嫩。

这太监回头看着她,柔声说道:“娘娘快些走吧,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把娘娘驾着走,可千万不能让娘娘摔着了。”

两侧的太监立刻架着王家女,王家女挣扎起来,扬声要喊,却被堵住了嘴。

太监们手脚麻利的把它扛起来,迅速向前走去。

花园里有口,井底下还有水,这里虽然不常有人来,可是总会有人来。

太监探头看了看,说:“就这里吧,送娘娘进去!”

王家女奋力挣扎,指甲挠破了领头太监的手臂,她发髻凌乱,沿着井沿摇头呜咽。

太监摸了摸她漂亮的手,怜惜的叫人搬起了石头。

只听见“扑通”一声,惊飞了朱墙枝头的鸟。

唐安南将嫂嫂放在床上,她还是没醒,流血过多,如今也是气若游丝靠着她的药,才吊起了一口命。

她知道如何把脉,只是稍稍一摸就知道嫂嫂如今的情况很糟糕。看了一眼外面的人,似乎还没想着进来,就从空间里找到了一支破伤风针剂。

这破伤风若是感染了,后果比较严重。

又看了一眼霍普,狂犬病是没有年龄限制。

这一口咬下去真够狠的。

霍普淋了一晚上的雨,风寒侵骨,如今已经有发高烧的迹象。

之前喂给他的药似乎没有起多大作用。

也对,孩子太小了,用药剂量都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之前喂给他的水,也不过是让他稍稍稳住病情,如今还是得想办法让嫂嫂醒过来。

霍普太小了,药是喂不进去的,只能让嫂嫂喝了之后化作母乳喂给他。

“安南!”

翠翠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唐安南回头一看翠翠的身形,脸上都尽显狼狈之色。

“翠翠!”唐安南放下药碗,“你这一晚上躲到哪里去了?我当时走的时候没有顾及到你。”

翠翠摇头,说:“没事,我就是一个奴婢,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只是躲起来了,你没事吧,我听说你们跟锦衣卫还有其他的刺客打起来了,你没有受伤吧?”

说着想要看看他身上到底有没有受伤,唐安南的衣服倒是没有怎么变化,毕竟有几个人能进得了她的身呢?

翠翠将这一切归功于有人保护她。

“我没事!”唐安南说,“你没事就好了,对了,小钗和坠子呢,他们两个人当时应该已经跑了吧!”

翠翠说:“他们去搬救兵了,跟着那海东青一起,没事的。”

小钗和坠子或多或少都会武功,想要全身而退,虽然不是很难,可要抓住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翠翠似乎有难言之隐,“尚书大人被抓住了,太子殿下身中数刀,命不久矣,还有唐兮雅,也就是你那个姐姐,她被查出来身怀有孕,如今被关起来等候发落了。”

“身怀有孕?”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若是放在他们那个时代,你怀了孕想生便生,想流便流了。

可是在这里女子最重要的是名节,未婚先孕,可是大忌,严重的可是要被浸猪笼。

唐兮雅怕是逃不了了。

“我出去一下。”唐安南把霍普交给她,“你在这里等着小钗和坠子,等她们来了之后,让她们把嫂嫂带回去好好休养。”

“诶!”翠翠拉住她,“你是要去看唐兮雅吗?”

唐安南不语。

翠翠就知道了。

“她如今败了,你去看她,你去看她做什么呢?”

唐安南一笑,说:“他不是怀孕了吗?我去看看,顺便问一下这个孩子是谁的。”

“还能是谁的,肯定是太子的呀……”

太子……

唐安南放下她的手,掀开帘子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