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19章,密友

我的书架

第119章,密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最让人怀疑的是自己的身份。

当初同一时期生产的人当中谁会是自己的母亲呢?

而且依照唐兮雅所说,自己是足月,谢夫人的孩子是没有足月的,那肯定就是死了。

同谢夫人一同怀孕的女子当中有谁是足月生产,但是不方便暴露身份的人呢?

看来得好好查一查,说不定自己的母亲就在这当中,但不能那么明晃晃的去查,如今唐府如履薄冰,虽然自己已经要嫁给霍长泽,但难免会出一些差错,给他惹来麻烦。

朝中不少人可能会对这次霍长泽的所为有所怀疑,虽说是救了楚王,可这手段,不好说话。

楚王怕是也有所忌惮,楚王表面上是霍长泽的兄弟,可实际上,等他做了皇帝之后,依旧会忌惮这个兄弟。

但是他这个皇帝又能做多久,好像一切都像是被人牵着走一样,看上去是他们赢了,实际上又输了,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有些人难以捉摸不透。

谢夫人既然要收养自己,那说明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定是一个不能说出口的名字。

谢夫人从未提过这件事,就好像不愿意让她知道。

若非唐慎家族有这个胎记,怕是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而且关于自己亲生母亲的任何事情,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忌惮。

如若知道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相反之下可能还会带来弊端。

现下就有一个两难的抉择,

若是自己找回原来的身份,闯了大祸该怎么办?

可若是没有找回来,有人借着自己现在的身份,非要让拉自己下马,一定要让霍长泽松口,又该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很难思考的问题啊。

忽然想起来了那块玉佩。

龙形玉佩,当时好像就出现在梨园的房间里,上面连灰尘都未覆盖,自己为什么没有怀疑呢?

大概是对这个世界的制度不太了解,并不清楚龙行玉佩不是寻常人家可以拥有的。

即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不可佩戴。

除非有陛下的恩赐。

一块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龙形玉佩,拿到店铺里去当了之后,那个店铺还收了,难道他们早就知道自己会去,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吗?

看来得找时间去那个店铺里好好询问一番。

回到帐篷里,霍长泽还在外面处理叛乱,暂时没有进来,但是嫂嫂已经醒了,她气若游丝,脸上血色也恢复了几分,此刻正半躺在床上,手里抱着霍普。

“安南!”

江杜衡看见她的瞬间眼睛都亮了。

唐安南过去:“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江杜衡摇头,说:“难为你了,连长泽都受伤了,你居然还救了我,救了霍普!”

对了!

嫂嫂可能知道。

“你没事就好……”

江杜衡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话要说。

“怎么了?你有什么问题?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江杜衡问道。

唐安南缓缓摇头,说:“倒不是什么麻烦,只是我在调查一件事情,但我对那个时候的大概情况不太了解,所以我想问问。”

“说来听听,说不定我知道呢?!”江杜衡松了口气,还以为是哪里受伤了。

唐安南抬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嫂嫂你可还记得,贞观元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贞观元年?”江杜衡愣了一下,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小吧,记得的事情应该也不太多。

沉思片刻后,突然想起来。

“哦,我想起来了,贞观元年的时候发生了叛乱,先帝的诸多皇子也在那个时候死伤惨重,陛下也是那个时候登基的……你在问这个做什么?”

江杜衡猜不到她问这个作甚。

“……我就是问问,有些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从源头开始调查起来。”

也是,有些事情查不清确实就要从源头开始,只是贞观元年这么早那个时候,她才刚出生吧。

江杜衡嘴角上扬,笑着说:“你查那么久的事情干什么,那个时候,估计,你才刚出生吧!”

“确实我就是贞观元年出生的,在陛下登基的时候,我在下面紧挨着时辰出生的!”

说到这个,江杜衡忽然想到什么,说:“你说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贞观元年陛下登基的时候,处决的叛臣之中,不仅有先帝的诸多皇子,还有先帝唯一拟了封号的明月公主,就是在那一天在大火之中被烧死了。”

唐安南愣住:“明月公主?”

怎么可能会是明月公主呢?

“就明月公主一个人死在大火里吗?”

这个明月公主她也是调查了一些的,书上对它的描述不甚奇多,后世对她的描述几乎是模糊不清,就好像是有人故意要抹去她的存在一样。

“我在书上找到过一些关于明月公主的描述,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唐安南说,“怎么了?”

江杜衡脸色沉重下来,很是郑重的对着她说:“安南,知道你聪明,虽然不知道你在调查什么事,但是关于明月公主你还是不要再多加靠近。毕竟扯上明月公主的人除了死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为什么?”

唐安南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明月公主当年死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被一把火烧的连尸骸都找不到……”

江杜衡拼命抑制住眼泪,眼眶内瞬间红红的,就好像不敢哭出声来,她拼命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天坑鹰猎十万将士,因为贤王李祯,全都丧生在哪里。”

唐安南:“……”

“明月公主有一个孩子?”

“对。”

“……”

虽然很不想这么想,但是事实好像一直就让她这么想。

“我的母亲跟明月公主有什么关系啊?”

江杜衡还处在伤心之中,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这话的意思。

她说:“谢夫人跟明月公主,那可是闺中密友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友谊,二人几乎是同时出嫁,同时怀孕他们私底下应该都商量了怀了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若是怀了两个男孩就结为兄弟,两个女孩就结为金兰。世事无常,谢夫人在明月公主死后不久也是撒手人,不然也不至于让你流落在外这么多年。”

可不是嘛。

也多亏了她这个父亲,把自己流落在外,否则在这样一场斗争之中,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活得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