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24章,霜降

我的书架

第124章,霜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兰佐随及一笑,说:“望春园里的炭火太暖和了,我怕居安思危啊,妹妹还是自己留着吧,冬天很冷,你的手脚冰凉。”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再会。”

“何不等我听完呢?”唐安南近日心情似乎好的很,“柳赋是你师父,他居然舍得叫你武功,想来是有点关系了,也不知道我能否有幸能见柳赋师父一面的?”

“安南啊,柳家跟母亲,没有关系的。”萧兰佐飞速的回想起之前遇见她的那一眼。

“这说不一定呢,”霍长泽说,“缘分这种事呢,谁都说不准谁又说得准!”

“你查了惠波?”

唐安南说:“不算是调查吧,只能算是突然之间看到了,十年前他隔你那么远,十年后又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大概也不会有很多的人去生疑,我只是顺势查一查就扒出了他的一点底细。”

“安南啊,你这让我有点怀疑你,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庆都。”萧兰佐含笑说道。

“不至于,我只是比你们调查的多一点。”唐安南耸耸肩,又看了眼霍长泽,“毕竟以后是要嫁给他,这庆都里大小事若是不清楚,得罪了的人,得力不讨好的事去做了,岂不是白白的浪费了我的时间?”

嫁了人,哥哥都调查了。

“安南,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没想让你做什么。”唐安南说着抬指虚虚的点了点他的眼睛,“强颜欢笑也没必要的哥哥趁这个枪没意思,你方寸一乱。”

萧兰佐说:“这样说的话,那就还差一点。”

霍长泽颠倒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说:“柳赋既然做了你的师父,想来,锦衣卫留你一命也是情理之中了。即便是不看在明月公主的脸面上,也不会对你下多大的狠手。”

“……”

“你当时踹了安南一脚是吗?”霍长泽定定地望着他,“二公子我记性不错,还记得围猎场上,你说你去过一次望春园,一脚把安南踢的半死。”

不得不导致后面他确实不怎么相信萧兰佐,而且很想踹回去。

“不,误伤。”萧兰佐说,“心情郁闷,又刚好碰上了一个惹恼我的人。”

唐安南:“……”

我就出去瞅一眼。

谁知道被你踹了一脚。

萧兰佐不吭声。

霍长泽说:“小德子是谁杀的?是你师父吗?”

“不是。”萧兰佐把唯一一双暖和的手套给唐安南套上,总算是舒心,“师父年迈,不适合杀生。”

这时起了些风,两个人谁都没动,唐安南冷得不合时宜怂些脖子,发抖。手不冷,背上冷

霍长泽随手把披风长裘给她穿好。

又说:“小德子死得蹊跷,眼皮子底下,有人在挑战皇权。”

“你觉得呢?”萧兰佐望着他,“我需要?”

那个时候,他需要出来。

“回去吧。”萧兰佐盯着唐安南,“安南冷。”

翌日。

霍长泽携唐安南入宫,才知道王家女死了。

果然如他所料,王家女确实活不下去,无论是谁只怕是都容忍不得。

楚王已经换了装束,他这几天哭得憔悴,坐在高位上说:“说是滑了脚,不小心跌进了井里,直到昨夜才找到了尸身。”

这脚也滑的太巧了。

萧远秋见左右无人,小声问:“延钰,是不是你……”

霍长泽摇头,唐安南无语。

萧远秋似是放下心来,他在位置上坐立不安,说:“如今我住在宫里,晚上一睁眼就能看见内宦官,让人怪害怕的,以前他们都听顾清安的话,把它叫做老祖宗,如今他们的老祖宗在狱里关着呢,马上就要被砍头了,延钰,安南你说他们会不会恨着我,然后……”

“怕什么?”唐安南说,“你马上就是陛下,他不过是个宦官,算得上哪门子的老祖宗。那是给他面子,外人称呼的吧。如今醉定他什么也不是。”

可萧远秋还是害怕,最后还是让霍长泽掉了禁军替了宫中寻访要务。

旁的人他实在是害怕,毕竟经历过一场生死之后,需得更加小心谨慎,才能走得长远。

现下除了这俩人外,其他的他用着都不安心。

更何况如今的唐安南还是南希郡主。

霍长泽如今自然不会拒绝,又呆了片刻,听着他说:“离北传信来,过几日,离北王与你大哥正在路上,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

萧远秋有些讨好,秋猎场上他见到了唐安南与霍长泽两人的风采,深知这两个人联合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若是忠心为己,倒也不必防着。

如今刚刚恢复唐安南南希郡主的身份。

天下之人大多都要疑惑,但先帝遗诏一出,谁敢多嘴?

唐安南只觉得楚王在即将成为这天下之主的时候,竟然比过去更加怯懦,那不可一世的气焰似乎在秋猎里被磨掉了。

先帝死去,他明白了,到底谁才是强权。

唐安南开口说要去见见曾经的父亲,也算是了却了斩断之前的父女情缘。他并未拒绝,也不敢拒绝。

并为唐兮雅求情说她腹中的孩子不过是与他人苟且所生为了攀附太子而走的无奈之策。

她的孩子罪不至死。

如今太子已废,自然是废除了他的太子之位,收回了东宫印。

唐兮雅作为唐府的罪人之一,自然是要被处死。

但既然南希郡主说孩子并非太子所有,自然是可以等她产后在处决唐兮雅。

萧远秋不敢反驳,她是南希郡主,是青云国上下最有可能继位之人,虽然没人说话,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心知肚明。

比起霍长泽,他更忌惮唐安南。

明明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一下子变成威猛嗜血的大灰狼。

这落差,谁受得了?

如今听着话,就明白她要保唐兮雅腹中的孩子。但是并未开口求情唐家,也避嫌开来。

霍长泽没有开口要封赏,他的心愿楚王最清楚,不过可直到今天楚王也没有开口提过放他回离北的话。

霍长泽面色不改,心却沉了沉。

踏出大门。

霍长泽面色不佳,唐安南看在眼里。

她知霍长泽想要的是什么,隐忍多年,引而不发,一发而惊天人。

楚王萧远秋忌惮,身为太子,他深知霍长泽不能放。

“延钰……”

她拉住手,将他拉下来,亲了一下额头,说:“太子不放你走,我陪你。”

霍长泽反握住,说:“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