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26章,恨意

我的书架

第126章,恨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慎跪在地上,原以为当年做的那些事情不会被人知道,可是现在唐安南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确恨谢华馨,在得知唐安南不是他的女儿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只有恨,没想到自己娶来的女人,费劲巴拉的吧唧的,居然是一个清流人家,不仅如此,还与外人勾结。

生下唐安南这个孽种。

谢华馨空有才女之身,却无才女之实,不过是与明月公主交好,才有些名头罢了。

除了与明月公主交好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人脉可言。

他这个尚书大人,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

原以为跟明月公主交好尚且能够多得点好处,谁曾想因为明月公主的死。

唐府居然被人骑在脚下。

谢华馨却一味着只想着她那个女儿。

他恨啊。

虽然他们看不上王氏,可王氏生的孩子毕竟是他的骨血,至少王氏没有背叛他。

所以他们跟谢华馨下毒。

谢华馨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渐渐的她带来的那些钱财,全都拿去买药了。

常年卧榻在床。

终于有一日他纳妾了,一个又一个,谢华馨居然毫不在乎。

可笑。

没过多久,谢华馨这个女人死了,他就把唐安南这个孽障赶走。

与其呆在自己面前碍眼,到步入赶到乡下去自生自灭。

哪能想到唐安南的身上居然还背着婚约,时隔这么多年,居然还活着。

婚约对象还是跟着离北二公子,庆都里那个纨绔子弟。

仅仅依偎陛下的威压,他只能把唐安南接回来。

才短短半年,才接回来多久啊,他这个女儿就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没想到谢华馨那个女人那么爱护的一个孩子,居然是明月公主的亲生女儿,早知如此,她当初要是告诉自己这个事情。

他又何必对谢华馨下毒呢?

若是自己这些年来细心教育,贴心的爱护,那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了?

这都是谢华馨的错,毒妇!!

唐安南转头去找唐兮雅。

因为身怀有孕的缘故,她被关押在一处宅子里。

留给她最后生命的历程只有十个月。

门口侍卫一见是南希郡主,连忙开门。

谁不知道是因为南希郡主的一句话才保住了这个女人的性命,待她生下孩子之后再自行了断。

唐兮雅被关在里面,才不过短短两日,她就已经如此消瘦。

唐兮雅说:“多亏了你啊,我才保住了性命!”

“我不是在救你。”唐安南说,“我是在救他!”

说着转头坐到了她的旁边,手里拿着扇子,摇摇晃晃的。

唐兮雅一生骄傲,却没想到一身傲骨,竟折在了这里。

她心里的恨意不比唐慎少,如今全家遭难,只有她凭着肚子里孩子还好好的活着。

可是她心里明白,一旦自己生下这个孩子,等待自己的仍旧是难逃一死。

“那你还来看我干什么?来看我笑话吗?让我如此的狼狈坐在这里如你所愿了。”唐兮雅不断讽刺,她就是不甘心。

“看你有什么好看的。”唐安南捏着衣角,“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你怀着身孕若是过得不好,别人给你吃的也不好,这孩子可就长得不好了。”

“……”

“你要干什么?”唐兮雅盯着她,默默地向后退去,忽然觉察到一丝危机。

“你觉得呢?我能干什么?”

唐安南不做什么,就这么盯着她。

唐兮雅被看得毛骨悚然。

她连忙退后,向房间里跑去,却没想到脚不听使唤,居然动不了。

唐兮雅惊呼:“你要对我做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干什么!”

唐安南五指微动,她便动弹不得。

她感觉到一股压迫力,迫使自己不得不停下脚步,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只能定在原地。

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不知为何,她对这个妹妹好像真的很恐惧,之前有一点,如今就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之前虽有,但不严重,可是现在,就只是因为她手上的动人心魄的力量。

她就知道这个妹妹不简单,否则爹爹说了,那么多的杀手派过去,一个都没有成功,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问你。”唐安南过来说,“当初我母亲身患剧毒而死。在我出生不过五年便撒手人寰,你的母亲在当中参与了什么样的角色?”

她必须要调查清楚。

唐兮雅摇头,说:“我不知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当年我不是还小吗?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事情……”

其实内心已经害怕的不行。

“你自然是很小,我也不大呀!”唐兮雅说,“可这并不代表尚书大人和你母亲不会告诉你啊!”

唐安南捏着一卷书,上面是谢夫人的病案。

太医署的人将它封存的好好的,唐慎大概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自己居然还会去把这病案给翻出来吧。

当时谢夫人死后,这病案一直封存起来也没来得及销毁,上面详细清楚的记载着每一次的脉案。

上面记载的很清楚谢夫人的身体日况愈下,却仍旧找不到办法。

无奈之下,只能用极贵重的药材吊着性命。

单单只是这样,也不足以让谢夫人再活五年。

是以谢夫人都还来不及说出临死之言,便因为咳血窒息呼吸道而死。

谢夫人刚死,连七出之日都还未过,唐慎就迫不及待的把唐安南赶走。

将他一个人赶到了乡下野村之地。

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现在告诉我,我或许有办法,不然我能让你的孩子胎死腹中。”

“你……”

“我说到做到!!”唐安南盯着她,手指搭在她的小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威胁。

唐兮雅害怕,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是真的不知道啊。

冰凉的手指捏着她的脸,害怕的浑身哆嗦。

给谢夫人下毒的人是父亲,自己母亲也不过是被父亲借了只手而已。

“我真的不知道,母亲也鲜少跟我说这件事,我只知道下毒的人是父亲,只不过是借着我母亲的手端给谢夫人罢了。”

唐安南:“……”

唐慎啊唐慎,又是你!

“哈哈哈……”唐安南看起来有些癫狂,笑得眼中含泪。

唐兮雅瑟瑟发抖,真怕她一个不高兴就杀了自己。

唐安南并未再说什么,而是一个响指过后,唐兮雅摔在地上,再一回头,唐安南已然不见。

虽然不知他是如何控制住自己的,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对外说,否则她就要死的更惨。

唐安南出去街上,碰见了萧兰佐。

他还没回去,这个位置莫非是故意来这里等我的?

萧兰佐过来,看了看她上下,说:“好歹是个郡主,不冷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