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27章,凡平

我的书架

第127章,凡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没有回家么?”

虽然这个哥哥看起来有些生分,但不代表她不会相认,这个哥哥,即便是之前这个哥哥差点把自己踢的半死,可那也是自己假装的。

“出来买点东西。”萧兰佐说,“刚一转过街头就看见你在这了。”

说着,便将手中的糕点放到她手上。

“母亲爱吃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是樱桃煎,这个时节居然还有这种好吃的玩意儿,少得。

“甜的。”唐安南尝了一口,感觉不错,“味道不错,挺甜的。”

萧兰佐宠溺一笑,随后又说:“你现在住在望春园吧,我送你回去。”

唐府已经被抄家了,所有人都被关在大理寺。

如今也只剩下跟着唐安南的人,谁都知道如今的唐安南是南希郡主,谁敢动她的人呢?

眼下总算是有个契机,让她住进望春园了。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唐安南吃了一口樱桃煎之后,“你都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好像只买了这一包啊。

“没事。”萧兰佐突然摸摸她的头,“走吧,我送你回去,太晚了,街上不安全!”

不安全?

那些要打劫她的人才是不安全的吧?

不过他指的是哪一方面不安全呢?

“你知道,雀楼一直在找你吗?”萧兰佐突然说着,其实他并不想在她面前提这件事。

可毕竟关乎她的安危。

唐安南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的目标似乎一直都没有变过,刚开始是霍长泽。

那个时候唐安南救过霍长泽,如果是因为这个怨恨上了她的话,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后来一想,大概是他们当中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没想到隐藏的这么仔细的身份,也被雀楼这样的情报网给找到了。

“你以后注意不要一个人出去。”萧兰佐说,“尽量带个侍女吧,二公子送给你的那两个侍女都有武功,带着比较安全一些。”

唐安南扭头看着他,说:“你也是母亲的儿子,他们怎么不把目光放在你身上?”

萧兰佐顿住,随后一笑,说:“大概我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吧。”

对啊,萧兰佐是收养的。

随母姓。

也正是因为有着皇家姓氏,这么多年才活下去了。

转过街角,萧兰佐居然是骑马出来的,他将唐安南一把撑住胳肢窝,直接抬到马背上。

“坐稳了,你要是走回去,这脚该疼了。”

萧兰佐在前面牵着马,她坐在马上吃着樱桃煎,倒也挺和谐的一幅画面。

……

五日过后,离北王和世子一同入庆都。

那日正逢秋雨绵绵,霍长泽怕唐安南不适宜,便让她在家呆着。

而他自己一早就打马出城,站在当年送人的亭子上,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后,终于看见天际飞出来的几只鹰。

他肩头的“雪球”霎时亢奋,冲进雨中,与兄弟姐妹盘旋叙旧。

约摸着太长时间不见,像这样联络一下感情吧。

雨中铁骑,直奔而来,犹如一道浓墨画在水中,荡到了霍长泽跟前。

不等铁骑靠近,先翻出亭子,在雨中迎了上去。

“爹!!”

霍明臻在马上哈哈大笑,上次回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怎么见面,这次倒是多了些时间了。

转头对前面的父亲说:“时隔这么多年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可是一见着爹就露了原形。”

霍伯卿摘掉了自己的斗笠,俯身扣在他的头上,仔细端详了片刻之后,说:“长高了些,上次没仔细看,现在看来是高了点也壮实了!”

霍长泽露齿一笑,说:“那是自然,现在大哥都要矮我半头呢!”

“得意了不是!”霍明臻笑着说,“自打长过我以后啊,年年见面都要提一次。”

霍伯卿让韦一伦牵着马,锦泽翻身下去抬臂猛的抱了抱他,重重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傻小子,壮实些了!”

霍长泽被拍的直笑。

忽然,霍明臻想到什么,说:“秋猎场上,杜衡和霍普还好吗?”

霍长泽说:“安南已经看过了,没大碍。”

“那就好。”

在书信上接受到他们在秋猎场上的事情,自己真是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

没想到他们居然胆子这么大,把他的妻儿都放到秋猎场上任人宰割,看来真要好好讨个公道了。

心里也有一丝幸运,幸运他们遇到的是安南。

不敢想象,若是这秋猎场上没有安南和长泽该怎么办?

“放心。”霍长泽笑着说,“安南很厉害。”

“那是自然。”霍伯卿说,“不然怎么在这如狼似虎的秋猎场上独树一帜,到现在,她现在居然还有一个郡主的身份。”

没想到啊。

找了这么多年的明月公主之女,居然就是藏在唐府的唐小姐。

虽然被流放在外十多年吧,但是身上的气质人就不输任何人。

这手段、魄力,还有她那敏锐的洞察力,非常人所能及。

“爹,我让安南在家等着。天凉了,她手脚有些冷。”

霍伯卿倒不是介意这个,只是:“你们俩何时成婚啊?”

霍明臻哈哈大笑起来。

“大哥如今连儿子都有了,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霍伯卿笑着说,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霍长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爹,安南还小呢?今年不过十三。”

“哦。”霍伯卿糊涂了,似乎忘了这个了。

“对哦,还小,还小呢?没事,再过两年就好了。”

说起话来,想着这里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

毕竟,上次匆匆忙忙的把世子妃母子送回来之后,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上了战场,这次好不容易得空回来,总算是有点喜庆之色。

一行人上马,并驾入了庆都。

离北王算起来,已经许多年不曾露过面,如今新的四大名将,如今在天下已经彪炳悍名。

鲜少有人还记得离北王霍伯卿,也只是偶尔谈及这个离北王的时候,才能想起他的名字。

沈希冉入秋之后,身上总是懒洋洋的,却又总喜欢泡在水里,如今倒是返老还童了些,说:“这天下四将,说起来二十多年前也是有的,当时的离北霍伯卿,乌苏羋东成,烟台江索驰,还有蜀道的凡平。加上后来而起的贤王李祯,虽然他来得快去的也快,但现在仍旧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可是,其他人不一样,你看,凡平,他的名字看似平凡,可他一战成神之后仍旧威风了八方四将,后来他战死之后,这凡平家绝了后,如今也怕是没几个人记得这名字了。”

“凡平?”柳赋在里面炒菜,却也时刻听着外面的话,“太傅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就没人记得?”

沈希冉愣了两声,后来“哦”一声,才想起来,“我怎么忘了?凡平将军的儿子女儿战死沙场,他后来说的意思叫什么来着?”

沈希冉摸着头,年纪大了,就是想不起来了。

“是你师父的大哥,要不是因为他,你师父还不一定会教你武功刀法呢。”

萧兰佐盛饭,说:“师父的大哥?那不是……”

“就是孔宣义。”沈希冉拍着脑袋,“之前忘了跟你说了,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猜也能猜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