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1章,承认

我的书架

第131章,承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兰佐准备睡下,忽然门外一阵响动。

这些年在他耳边但凡有一丝风吹草动,他立刻就能察觉到,于是立刻起身手里握着薄薄的刀刃。

“是我。”翡翠懒得跟他叙旧,直接开口。

萧兰佐暂时放下戒备心,师父都睡了,她来干什么?

翡翠放下帷帽,面上有些冷清。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的确让人有些误会。

“安南快要调查到了。”

萧兰佐说:“什么?”

翡翠说:“我今天在安南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整张人物图,每个人该有的位置,她都标上了,她在调查当年的事情,还有……”

“她怎么可能去调查当年的事!”萧兰佐的语音当中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忽然他掩面无奈一笑,说:“的确是我的妹妹,很像我们的母亲,这些天我以为她忙得团团转,根本就来不及去调查这些事,可没想到册封了郡主之后,她就更加怀疑当年的事。”

“你不觉得,这郡主之位,对她来说来的太快了吗?”翡翠话里有一丝愠怒,“这么快就把消息透露出去,你就这么认为他们不会怀疑安南的真实身份吗?”

“那么你呢?”萧兰佐反倒不急,反过话来问她,“你伪装身份十几年,如今也算是功臣身退的年纪,却仍旧跟在安南身边,我就是怕她的身份遭人怀疑唾弃吗?”

翡翠不慌不忙地说:“我不着急,安南的身份只能是真,不能是假。”

萧兰佐笑了笑,说:“你大概是忘了这个天下姓萧,不姓李。”

翡翠与他四目相对,萧兰佐一贯的方式也是这样,让人难以捉摸不透。

“沈太傅,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萧兰佐!”翡翠死死地盯着他,“我不懂你们那些弯弯绕绕,我只明白你们如今要做的就是把安南拖下水,她的身份我不知道是谁暴露出去的,但我可以告诉你的就是,这个郡主之位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她已经在开始怀疑所有人了,一旦调查清楚她不可能会留在这里,你懂吗?”

这些日子所有人的变动都太快了。

霍长泽一味的伪装,在秋猎场上全部被打破。

如今离北王同世子进了庆都。

陛下自然是高兴,甚至还要赏。

但是霍长泽的身份多少人会记得。能在那么多人的围猎当中活下来不是他的本事,你难道要归咎于他的运气吗?

“霍长泽在秋猎场上活下来,那是他的本事,他带着安南安南能平安的出来,那是安南的本事。”翡翠只怪当时去的时候没有把安南拦住。

萧兰佐说:“你如今说这话又有何用呢?当年自杀公主府的时候,怎么不想到有如今这个后果呢?都想在这样的逐鹿之战中脱颖而出,谁都想要胜利,可是谁又能得到这最后的胜利呢?”

萧兰佐一向不太喜欢与人争斗。

翡翠来这,只能是为了唐安南。

“还有,安南的身份不是我透露出去的,那道圣旨上面写的字,是十年前陛下早就定好的,我偷偷看过上面的圣旨。”萧兰佐回想着,“上面的名字应该是公主早就取好了告诉先帝。这个天下姓萧,不姓李,郡主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

……

瞿飞翮调离户部,升至大理寺丞,这个位置的确看起来不如户部的职位大大,却实实在在的进入了三法司中枢。

“瞿飞翮。”

太后倚在须弥榻,敲了敲黑白玉通透的棋子。

“此人在秋猎之前不曾听说过,他是瞿家什么人?”

容湘姑姑轻轻扇着香炉,说:“回禀太后,是瞿家偏房三庶子,原先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奴婢为此专程去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他年纪不小了!”

“瞿家算是后继有人了。”太后说,“这些年风光的都是范兴朝和蓝绍祺,范兴朝这只老狐狸,还以为他的毕生所学都授予了他最看重的弟子蓝绍祺,迟早是要推荐蓝绍祺入仕途,进内阁,没想到他就一声不吭,反而将一个不起眼的瞿飞翮推进去了。”

容湘姑姑说:“瞿飞翮先是联合了青海政使公祖霄暗集证据,又搭上了范阁老的桥,让他担任了户部都给事中,行走六部,如今荣升大理寺丞,正审理咱们阁老的案子,只怕是要打定主意,要查个彻底,不会善罢甘休,如今背后陛下也有这个意思,他受了陛下的旨意谁也拦不住,也不敢在他手下偷摸打混。”

“陛下已经出面了,哀家如今不能出头。”太后眼眸中思索,“瞿飞翮要查,那就让他查个清楚,陆家已经到了这的威胁时刻,告诉大哥,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才能东山再起。”

容湘姑姑应声,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翡翠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天快亮了,她得快点回去。

随后不打算说什么,话已带到,怎么做,是萧兰佐的事情。

起料刚开门,门外居然站着一人。她先是愣了一片刻,最后看清脸后,只觉得心像无比的寒凉,

萧兰佐见她没有离开,门外站着一人。

三两步过来一看,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唐安南。

“……安南……”

唐安南直接无视他,推开门进去,看着这院子里。两个人就站在这说了一晚上。

“两位不打算进来吗?开着门,冷啊。”

翡翠关上门,心下感觉周遭实在无人之后,才说:“安南,你怎么来了?”

唐安南先是背着他们,而后转过身,说:“我只是来看看你来找谁了,没想到你来找我哥哥?!”

唐安南没有对外人说过,她并不介意这个人是他哥哥。

这是如今这两个人这大晚上的对话,他在门外听了个一清二白。

“你是谁?”

这是唐安南最想问的问题,她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萧兰佐说话,这一定不是他真正的脸,翠翠,也不是他真正的身份。

“你不是翠翠,你杀了她吗?”唐安南宁愿有最坏的打算,也不愿承认面前这个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