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2章,兵符

我的书架

第132章,兵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不是早就怀疑我了?”翡翠看着她,唐安南的脸上并没有她之前见过的那种神色。

她笑了笑,翡翠哑然。

萧兰佐不想牵扯自己,说:“你的身份确实不是我透露出去的。因为圣旨是先帝早就已经拟好了。”

“我知道。”唐安南很淡然,“在马车里他跟我说了,他要我辅佐陛下,让他安安稳稳的当上这个皇帝,至少要帮他稳住这个江山,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这个决心。

翡翠:“……”

“陛下给了你什么?”

随后,唐安南借着广袖,从空间里拿出一块兵符。

纵然是萧兰佐,看见这兵符也是眼睛发直。

“你怎么会……”

萧兰佐想不到唐安南为什么手里会拿着兵符。

这般块兵符看起来不大,却有着号令天下半壁江山的权利。

陛下没有提,也没有人敢问,太后估计也不知道,陛下手里究竟有没有这块兵符。

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以为这半块兵符就在陛下手里。

可现在唐安南却在她手里拿出来兵符,不可能有假。

因为没必要。

“他把调令天下的权力交给了我,圣旨上,他要求我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即便是招人唾骂,也要辅佐楚王登基,将整个天下太平,将权力都收归于皇权。”唐安南看着这兵符,默默的想着当时马车上青帝死死地捏住她的胳膊,要她答应。

其实不过是个铁疙瘩,在她眼里并不值一提。

但是,他用霍长泽的命,来要挟我。

“他是不是威胁你了?”翡翠紧张问道。

唐安南凄凄一笑,说:“你知道他是怎么威胁我的吗?他知道霍长泽想要回离北,他知道我一定会帮助霍长泽回离北,只是这时间的长短,不由我定,于是他给了我第二道圣旨,上面写着那些内容,是可以让他名正言顺的回到离北,任何人不得阻拦,以防意外,他给了我兵符,给了我圣旨,给了我欲望,他知道我一定会答应。”

说着,唐安南愤怒地把兵符扔开,摔到萧兰佐面前,他不敢捡。

现在的唐安南就是个炸弹,一碰就炸。

“青帝,他到死都还想着算计我,我没有办法,我只能答应,因为我不能让长泽一辈子被困在这里,离北才是他的家,如果霍长泽、如果楚王能安稳的坐上这个位置上,一辈子安稳不动的话,我就可以离开了。长泽就可以一齐离开。”

“这是调令天下的兵符,陛下居然交给了你。”萧兰佐,“如果是这样,即便你生困险境,拿着这块兵符,你也能觉进而生。”

可是,有用吗?现在不还是被困住了。

翡翠:“从山村里出来,你就怀疑我了吗?”

唐安南说:“不,我怀疑你并不是那个时候,而是我给你看了我画的人物关系图的时候,所有人的名字都在上面好好的贴着,你所有人都没有问,唯独问了那一块,我空缺下来的人。”

翡翠:“那一块有什么问题吗?”现在想来,她是故意给我看的。

唐安南说:“问题当然有了。”

萧兰佐递给她兵符,让她把兵符收起来,说:“因为那个人,是他把我从炎炎火热之中抢救出来,并且交给了谢夫人,谢夫人用她自己孩子的命换了我苟延残喘的性命,保护了我五年。”

“……我问了,就证明,我是那个人。”翡翠失笑,想不到安南会用这种方式算计她。

“对。”

就凭这个,她都要调查清楚,究竟是谁要杀明月公主,还要杀了她。

甚至跟谢夫人抚养她的期间也要对谢夫人下毒。

她不相信唐慎有那个本事能搞到这种毒药,像唐慎这样的人,胆小怯懦,贪生怕死,是绝对找不到的一定是有人告诉了他,并且出了这个主意。

唐慎自然是想要谢夫人死,他恨谢夫人。

而且,他也不问来源,只觉得先下手快急了,很快就不用看见谢夫人那张嘴脸,也不用看见我。

“唐慎本来是打算将我和谢夫人一同杀了的,可是没想到谢夫人死了我还活着,他应该受到了有些人或者事的警告,不得已将我送走,自生自灭。”

唐安南看着手心,直到现在都能感觉到身体里还是有伤未愈。

需得慢慢调养,不宜操之过急。

“可他没想到因为婚约一事不得不来接我,来接我就算了,以为是能见到我的尸骨好拿去交差,没想到我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出现在了容嬷嬷的面前。”唐安南说,“容嬷嬷她确实是来接我的,但是她见到我的时候,眼里的惊喜不仅仅是见到我还活着这么简单,那个车夫是雀楼派来的人,他说自己是因为有些武功却沦为护院心生怨恨,才加入雀楼做了地字号的杀手,可是她那点武功在我眼里根本不够看的。”

事情就这么发展过去,跑死了十匹马左右,才用一个月从那偏远之处赶到了庆都。

“你原先的计划应该是让那车夫将我们困住,你没有想过我会武功,你也没想过,我都杀了那个车夫,还能坦然自若的跟你们说没事。”

翡翠垂眸一笑,没想到,安南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大手大脚,好像无论什么事都不操心,却将所有事都记在心中。

“你是想带我走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翠翠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杀了车夫,杀了容嬷嬷,然后带着唐安南直接远走高飞,到时候无论是谁来调查,都只能查到一具尸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翡翠抬眸,倒是恢复些神智,说:“因为我不想你回来趟这趟浑水,没错,我不是翠翠,我也没有杀了那个人,因为我就是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你小时候很小,所以对很多事情记得不清楚,你对于我的记忆都是我表现在你面前的。”

翡翠将脸上的伪装撕下来,说:“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我原本是想让你就在那个山村里长大,然后为你找一个夫婿,让他一辈子保护你活着,我没想到会有婚约这件事,谢夫人从未对我说过,大概就是怕我反悔,不肯教你带回来。”

唐安南皱眉,说:“你跟谢夫人有什么交易?是你把我从那场大火里带出来的吗?”

突然想到,这个翠翠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如果她能借着伪装在自己身边呆了十几年,那么很有可能她就是当初那个关键人物——那个把自己从大火里带出来,并且藏好的人。

“谢夫人让我保护你,她说自己中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好好的,大概是因为明月公主的缘故,我的确威胁了唐慎,不过他估计也忘了,所以他把你送走,我一路护着你到了那个地方,我却想着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陪着你长大。”

原本想着用亲人的方式陪着的长大,后来雀楼的人追杀过来,只能放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