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3章,柔情

我的书架

第133章,柔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翡翠说:“谢夫人一直告诉我,让我带你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你死,明月公主就白死了,所以我必须让你活下去,在唐慎身边,我手脚展开不了,因为雀楼的人一直盯着唐慎,我如果做得太过,不仅暴露了我,也暴露了安南你。”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这些年的种种迹象表明,一直还有人在寻找她。

翡翠说:“你不知道,这些年以来雀楼的人从未放弃过对我的寻找,也从未认为你也死在那场大火之中,现如今他们知道你是谁,一定不会放过你。”

唐安南想不通,说:“为什么?你是杀手?你叫什么名字!”

翡翠喉咙发紧,她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个名字。

第一次她感觉面对安南,无话敢说。

萧兰佐眉头紧锁,忽然意识到,如果安南知道了,那么在他眼里自己就是同翡翠狼狈为奸者,不知道这样的他还能得到安南的认可吗?

“翡翠。”

在安南面前,她答应过不会有所隐瞒,而且也瞒不住,照这样查下去的话,很快安南就会查到她是谁,与其到时候说不清理不断,倒不如现在就说清楚比较好。

“翡翠?”她想到了红雀,“红雀……是……”

翡翠险些撑不住,说:“雀楼地字号杀手,我……是…”

“不用说了。”她也不听了,没什么意思,“既然如此,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安南……”翡翠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让自己再也不要跟着他了。

她想过最坏的打算,就是安南亲手杀了她,可是从未想过安南要抛弃她了。

“我这些年一直在赎罪,为的就是求得你的原谅,可是你多年的夙愿就在眼前,你为何不杀了我?”翡翠第二次柔情,都用在他们身上了。

“多年的夙愿?”唐安南看着他,“萧兰佐,这是你多年的夙愿吧,不是我的。”

萧兰佐做梦都想将杀自己母亲的人乱刀砍死。如今仇人就在眼前,他却没有动手,就表明这两个人早就已经认识,并且达成了某种协议。

将兵符收起来之后,只想赶紧离开。

“说再多没有什么用,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定论,翡翠。”唐安南说,“第一次叫你这个名字,大概也是最后一次,翠翠以后就死了,留下来的只能是翡翠。你以后就不用再跟着我了,我不想看见你在我身边,虽然我对我的生身母亲没有太多感情,可是看见你,我仍旧会感觉到悲伤,我不想杀了你,我虽然打不过你,你也不会伤我,可是两个人反复纠缠互相伤害并没有什么作用,与其如此,倒不如算了,逝者已矣,前人追思,我记得我的母亲就好了,不用非要用杀人报仇的方式来祭奠她。”

翡翠拦不住她,也不想拦她。

毕竟是这个样子,再拦下去也只是徒增厌恶。

“等等。”

萧兰佐没想到先生居然没睡,难道是被他们吵醒了?

“老师。”萧兰佐恭敬的作揖。

沈希冉吸了吸鼻子,大概是受凉了,说:“大晚上的,郡主可否先等我说说。”

唐安南回头,说:“沈太傅?这么晚了,打扰您休息了。您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没有没有……郡主大概是生气了,不过这个时候您越是生气越是要冷住自己。”沈希冉说了个词,冷住。

“太傅有话,不妨直说。”唐安南内心知晓他不是平白无故的拦住自己,这么晚没有睡着,如果不是被他们吵醒的,那就是一直没有睡,而且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若是听见了,那就是知道翠翠原来的身份就是翡翠。那他们是跟着他萧兰佐一起瞒着自己。

太傅有自己的原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心里清楚。

但是翡翠既然是雀楼的杀手,又能靠着自己的本事躲这么多年,绝对不是普通的杀手。

至少本质上跟红雀有着不一样的区别。

如若翡翠真是那个将自己带出来的人,那么她怎么会这么弱呢?

沈希冉:“我这一生啊,当了几个人的师父了,说起来这徒弟啊都是厉害的主,可到最后我却是这副下场,倒是让别人都看我笑话了。”

看起来是落魄了点。

唐安南说:“徒弟?”

太傅的徒弟有几个?

先帝的皇长子,如今的萧兰佐。

还有谁?

“郡主大概不知道吧?老朽不才,也曾对明月公主赐教了。”沈希冉说道这儿也总算是笑了起来,要说这一生最让他得意的徒弟,那就得是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我的母亲?”唐安南目光柔和下来。

不知道是否真是母子连心,一旦提到明月公主她总能觉得内心一阵安详。

就好像只要母亲在,她就很舒服。

“但不知现在,老朽是否还有这个脸面收郡主为徒弟呢?”沈希冉总算说出他的目的,原来是想收自己为徒弟。

“……太傅,您觉得呢?您教了我的母亲,教了先帝的皇长子,还有我这名义上的哥哥,如今你为何还要教我?桃李满天下也不是这么来的吧,我并没有说过我要拜你为师啊。”唐安南说。

萧兰佐目光落在她身上,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在唐安的身上虽然感觉不到诗书气自华的感觉,但总有一种很神秘的样子,就好像她所熟知的一切不是他们熟知的一切两个互相对等的方向却恰巧凑合在一起,谁也攻破不了谁。

“郡主要远大抱负。”沈希冉说,“我看得出来,郡主救了楚王,这不就是远大抱负吗?”

唐安南说:“我只不过救了楚王罢了,怎么就看出来我有远大抱负太傅,你这眼光好像不太准。”

沈希冉挠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又觉察着,这唐安南似乎不好说清楚。毕竟他没这个心思,自己这么说也只不过是画蛇添足。

“郡主自然是回来了,可如今您即将要嫁过去的夫君,却被困在了这里,要知道霍长泽心里所想的就是离北的那片草原,他做梦都想躺在上面撒泼打滚,”沈希冉再次提到霍长泽,唐安南的底线。

“而世子妃和小世子霍普,绝对不可能代替他留在这里,他们只是进庆都来疗伤的,如今伤好了也该回去了,到时候又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沈希冉笑了笑,“郡主你舍得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