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6章,纵横

我的书架

第136章,纵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远秋还没还没来得及嘘寒问暖,忽然想到他可能是来接安南回家的。

唐安南可不能走,她走了,自己就没这个底气了。

“甜食房里送来了樱桃酥,你也来尝尝,之前在宫宴上吃过。”萧远秋说。

霍长泽扣了头,说:“谢陛下赏赐。”

萧远秋披着衣服,这天越发冷,也不知是人性凉薄,还是心中恐惧,若不是挨着唐安南或者霍长泽,他总是觉得身上有一丝发凉。

左右伺候的人都退出去后,萧远秋忽然起身,好似民间公鸡原地打转一样,说:“延钰啊,陆思淼和顾清安为什么还不斩了他们?大理寺这要是干嘛?之前他们在猎场上那个模样呀,他们不是没瞧见,若是让他们死灰复燃,死的不就是我了吗?”

死灰复燃是指的太后会救他们吗?

“太后如今被千夫所指,她总得做出避嫌的模样,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太后如今是李家的太后,不是他陆家的女儿,”霍长泽说着,“而且,安南没有告诉你,大理寺三查案子,这是规矩。但是她们年前是一定能斩的。”

“可是……”萧远秋害怕,“总归是夜长梦多,这太后看起来不像是慌了神的人,她日日差人给我送点心一块都不敢吃,现在你看,我连吃饭的饭筷碗都是银。”

他们不死,萧远秋怎么睡得着。

现在他是吃不下睡不着。

总想着让唐安南出面跟范阁老讲一讲,免去了复审,就地处决就行了。

但这怎么行呢?

唐安南的身份本就来的有些蹊跷,如今大多数人都愿意承认她是明月公主的女儿,郡主这个身份给她便给她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当年公主出嫁之时,就已经说了,她的孩子只会随夫姓,不会抢夺萧家的江山任何一点,若是愿意给他这个封号便也罢了,要是不给也不强求。

可她若是借着郡主的身份,想成为第二个太后,范阁老第一个不同意。

更何况现在的唐安南还连着他,他是禁军总督,离北二公子,跟三法司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理由插手三法司会审。

经过秋猎一事,下一个拿的就是他霍长泽,因为挨着安南郡主的身份,他们也不敢多加放肆。

再者,萧远秋也不敢在这时候把自己的两张保命牌全都给抛出去。

即便他再傻也看得出来,唐安南并没有抢夺他这个位置的心,反过来还能帮他在这个位置上坐得稳稳当当,如果他但凡有一丝想要利用她踩一头或者用完就扔,唐安南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况且,她那个哥哥萧兰佐,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人。

本就渺茫的希望如今,范阁老更加不肯放走霍长泽。

没有人愿意在这件事上赌一把。

霍长泽安分在庆都,离北与庆都的关系才能稳固。

他霍明臻救得了庆都一次,两次,但是能毫无保留的救庆都无数次了吗?

即便是他这样说,即便是他可以,可谁又会信的。

霍长泽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语文臣起纠纷。

唐安南也是看出这些问题的所在,所以处理奏折的时候总会留出一些错误,却要不是很明显,只要能提出来,萧远秋能答得上来,就说明是他写的。也不至于叫人怀疑。

唐安南一直偷偷的帮萧远秋写奏折,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

谁能料定这件事什么时候会被发现呢?

范兴朝可不是他们,不会那么信任一个女子,会这么无欲无求的,帮一个帝王处理奏章。

这些奏章上面可都是国家大事,任何情报都可能出现在奏章上面,唐安南每一个都看了,还回复了,就证明她的心思不单纯。

范兴朝宁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也不愿意再让储君受到任何威胁,即便唐安南是个女人。

萧远秋心里深知行不通,愈发失魂落魄,也让唐安南跟着霍长泽回去了,在宫里待了这么久总是不妥。

临走时还拿着樱桃酥,说:“樱桃酥固然好吃,但也不能多吃,陛下,用人更是如此。”

萧远秋哪里懂得这些话的?

樱桃酥吃了几块也没尝出个滋味儿,横躺在榻上,只觉得这皇帝做的真没意思,还不如他当着一个闲散的王爷呢,毕竟当王爷的时候想出去哪里混就去哪里混,有钱有女人有势。

谁见着他,不是恭恭敬敬的。

出宫时又下了雨,唐安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把伞,拦在二人的头上。

霍长泽心里无端的烦躁,之前的那股进而烟消云散,此刻连刀都不想拔了。

晨阳和晨曦,后面还跟着韦一伦,唐安南被扶着上了马车,他在外面骑马。

突然掀开帘子,看着唐安南说:“你去见爹和大哥,我今晚不回去了。”

说罢不等唐安南反应,骑着马便走了,那方向是江东大街。

晨曦无奈,堪堪地看着她,说:“郡主,我们回去见王爷和世子吗?”

“他又跑去喝酒?”唐安南面上没有情绪,只显露出一些疲惫。

“韦一伦。”

“在,郡主吩咐。”

唐安南说:“去跟着公子,国丧期间喝高了,闹起来不好看。”

“可是郡主,人已经看不见了,要不就由着他去吧。”晨阳看着人影都没了,二公子跑的实在快。

韦一伦是霍伯卿带出来的人,晨阳晨曦是跟着霍长泽的人,两个虽说都是霍家人,但是考虑的东西总是不一样。

韦一伦更像是兄长一样。

他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任何意外。

“我去跟着,你们回去跟王爷和世子说一声,就说我病了先回去躺着,改日再去见他们。”

说话的功夫,唐安南跳下来,三两步就已经跑不见了。

晨阳目瞪口呆,说:“郡主这跑的也太快了,刚才不是很累吗?”

晨曦拍了拍他的头,说:“面对公子的时候,郡主的理智都在公子身上,这是怕公子出事啊,这个时候若是霍家发生意外,到时候所有矛头都在我们这边,一切都不好办了,郡主,这是纵横考虑。”

“我们就这样空着手回去吗?”

晨阳害怕,出来的时候是带着一辆马车,还有四匹马。

按照世子的话说,马车上是唐安南,马匹上是霍长泽。

现在两个人都跑了,马车上没有人,还少了一匹马,回去怎么跟世子交差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