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8章,郗欢

我的书架

第138章,郗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萧兰佐被撞在墙壁上,被霍长泽提起脚尖都要够不着地面,一抬腿便坐在他的胸口,霍长泽吃痛,退了几步却没有松开,手提着他的衣领把人往地上摔,原本淅淅淋淋的雨突然转大噼里啪啦地打下来,看向你一阵碰撞的声响,撞翻的杂物被踩在脚下。

油纸伞也忽然滚落在地。

她的静静的看着这两个人在吵架,在厮杀。

原来自己一直查不到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她一直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杀了明月公主,而且放了火。

所有的仆从都杀了,即便明月公主厉害,也不能再那么多杀手之中活下来。

翡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物,就目前而言,能伪装成那么小的孩子在自己身边,就足以证明,她绝对不在红雀之下,甚至更高。

甚至是……天字号。

这么多杀手,她的母亲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活下去的。

为了她,放了火……为什么她会觉得放了火之后,自己能被带出去。

谁……在里面穿插着这股线。

天坑鹰猎里十万万将士被杀。

边沙固然有错,也的确是他们将十万人全部屠杀殆尽。

可是庆都没有一个将领被派出去救人。

无论是谁,离北、烟台、乌苏、或者其他人,一个都没有。

十万将士被屠戮殆尽。

只因为一封信上写着贤王谋反,自立为王,举旗谋反。

原来是有人说他谋反。

这关乎青云的江山,不能变。

太后也不会允许。

萧兰佐终于说出来,这也算霍长泽这么恨他的原因。只因为被发现的那封信,是他写的。

是他的笔迹。

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认定,贤王该死,所以没有人去救他,明月公主听闻噩耗才导致突然生产,却又逢杀手将至。

她将自己锁在房门之中,放了一把火。

独自生产。

这就是为什么?

府里的人都被杀光了,明月公主还好好的活着,因为那把火就是她自己放的。

她想要活着把孩子生下来,她和李祯的孩子。

“安南,母亲是爱你的。”

当然,没有那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女儿。

孩子生下来以后,有个人把他带出去。

而她自己选择死在大火里,就会有一定会被找出来的尸体,和背后的真相。

现在如果她活着,真相永远都不可能被查出来,只有她死了,人们才会将这段真相永远的封存在记忆,等到有人提起来的时候,注意的人会很多,漏洞随之而来。

即便有人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真相已经被暴露出来了。

比如现在,明白故事背后被真正策划出来的线头,捋清楚事情背后的秘密。

唐安南默默地看着他们:“所以这就是你们一直都不想让我知道的真相吗?”

他一直以来都觉得,无论是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还是霍承泽,这两个人虽然不对付,却总显示有无言的默契在里面。

就是不想让她继续查下去。

可是成为郡主以后的她,更加厉害,瞒不住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安南查事情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人找不到踪迹。

只知道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知道了她在干什么。

难道是因为我吗?

“安南,有些事我不是不想让你知道,只是知道的多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萧兰佐目光凝重,似乎是第一次对她有这么严肃的表情。

沈希冉在旁边喝酒,这是萧兰佐家务事,更何况,还有个霍长泽在旁边。

他不方便出现。

柳赋话再多,在这个时候也显得沉默了。扶着沈希冉,看着唐安南脸上不易察觉的冷气。

多日来的疲惫,让她已经撑不住了。

身心疲惫,可仍旧拖着疲惫之躯要知道清楚。

想要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题,当年的证据不足,后来证明了贤王没有谋反,可是已经没用了。

“我们家和羋大帅,曾经私自带兵前去营救贤王,因为贤王背后是明月公主,明月公主当年……是庆都传言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这种流言蜚语,陛下都是默认的。”

“……”

即便是营救,都是带着私心的。

可是人人都是如此,如果一味的忠心,换来的只能是猜忌,他们不会允许这样一个看起来忠诚的人统领着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兵马。

被人默认的继承位置,不是一个皇帝该有的睿智。

如果他清楚的知道这样做会给明月带来怎样的杀身之祸,他就不应该下达这样的命令。

唐安南想要离开,霍长泽拦不住,萧兰佐还想跟过去,被唐安南冷冷地拍来,回眸冷笑说:“先让我静静吧你们,要打架,你们继续,我不奉陪。”

而后,唐安南一人离开,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却谁都不敢跟过去看,她这说一不二的性子,跟明月别无二致。

要说这世上还有谁能让明月公主低眉顺眼,那就非贤王李祯莫属,可是唐安南虽然像明月公主,终究不是明月公主,说来说去,也没有一个像贤王李祯那样的人控制得住她。

唐安南走了两三里,终于停下来。

“你跟着我作甚?”

宁月冒出来,不似之前的畏畏缩缩,手里还端着豆腐脑。

“郡主……我就是出来买豆腐脑的。”

看着她手里端着的豆腐脑。

不由得笑了笑。

“太晚了,不吃了。”唐安南似乎打了个哈欠,“回去吧。”

宁月不说话,乖乖的呆在后面。

唐安南侧身回眸,说:“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宁月:“……郡主给我去这个名字,是不是犯了忌讳,郡主的母亲,封号里面也有个月字。”

“……”

好像是有这个忌讳。

不过他们现代取名字,没有这些忌讳,之前在这字上面没这么多要求。

“……那就再改吧。”

宁月:“……是,郡主。”

唐安南一边走着,一边想,说:“被卖奴隶之前,你是哪家的女儿?”

宁月身形顿住,不过没有漏出破绽,说:“只不过是贫苦人家,遭逢大难。”

她有难言之隐,不过她不能说。

唐安南问:“那好,我问你,你之前名字叫什么,字什么?”

他们都喜欢称呼别人的字,以表示尊敬。

“即墨娅,字郗欢。”

这次她倒是没有拒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