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39章,家史

我的书架

第139章,家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希冉嘴里抿了口酒,才说:“郡主可知,当今太后一脉,本是偏房一支,本事平凡,只因当初争夺家产之时,这偏房人数颇多,生生的将你祖母的位置挤了下去,以至于原本是嫡系一脉,也就是你祖母一家,居然降为了偏房庶子。得亏你祖母他们不在意这些。后来你祖母年幼时,应该是同你一般年岁的年纪嫁入宫去。”

入宫后,也没有再提过这些事。

想起来当年荣德皇后,沈希冉就想到了当年皇后的身影,明月真是继承了他们的有点,

玄帝的眉眼,荣德皇后的娇柔,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又因为明月公主聪明,包容心大,生得美丽俏佳。

白里透红的脸庞,一双犹似一泓清水的眼睛,乌云般的批肩长发,头上珠翠极少,却仍旧是美丽动人。

一时间,名动天下。

“是吗?”

唐安南写着字,沈希冉说,你的字虽然学的快,但是写的实在看不懂。

唐安南:“……”

废话,医学用语,他们都是用签字笔写字,肯定又快又难看。

毛笔字,她只练过瘦金体。

“玄帝当年啊。对你的祖母一见倾心,将空置许久的皇后之位许诺给她。而后第二年便生下了你的母亲明月公主,虽说皇后没有生下皇子,可先帝仍旧是用尽毕生心血宠爱荣德皇后。说来也怪先帝,众多皇子当中就只有你母亲生下一个女儿——明月公主。”

皎皎明月,世间万千女子,不如我女明月。——荣德皇后原话。

明月公主,年少成名,自有记忆开始,便识文断字,吟诗诵词。

“本就聪明,再加上你祖母悉心调教,明月公主学习认真,就更加厉害。”

青云国上下,无人不喜明月公主。

这么一个有风采的女人,却因为一个错误,消失在众人眼里。

“本来是一帆风顺,可是……”沈希冉突然想到太后那副嘴脸,怪只怪荣德皇后太善良了。

唐安南写完了一张纸:“后来呢?怎么样?”

沈希冉闭了闭眼:“这时候你的祖母却受到了来自陆家本家的威胁,又或者说是求救,因为当时的陆家早就不是偏房,而是嫡系一脉。虽说当年抢的风光,可后来嫁进宫中的是你祖母,”

嫡庶有别。

“这被世人所熟知的陆家,是属于你的祖母,可是抢走了嫡系的太后,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偏房的人,这陆家不甘心啊,原本的风光因为荣德皇后又被剥离走。居然也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宫。”

先帝不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当年的事情,皇后早就同他讲了。

后来明月公主长大,应该是五六岁的年纪正是局势的时候,当今太后就被送进了宫。

同是陆家人,以为能跟荣德皇后一样,受到先帝的宠爱。

谁曾想竟在宫里荡了半辈子的秋千。

到后来皇后去世,她也没能挨着皇后宝印一根手指头。

如今当上这个太后,不过是他扶持了青帝,再加上他家族中原本属于你祖母那一脉的人打压下去,将自己本家的兄弟姐妹全部扶持在朝堂之上,将自己的爪牙遍布在这庆都里。

都是些没脑子油头粉面的家伙。拿着俸禄不干人事。

这才有了如今这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情况。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的母亲的母亲,也就是你的祖母死后才发生的事情。

从那时候,玄帝的身体每况愈下,以至于后来,他药喂不进去,连说话都成了问题。

这时候当今太后却得了控制,差了几个,她想当皇后,想要摄政,那么多的皇子,她不可能选一个既有任何威胁又不听话的人。

她放下了一些谣言,有人愿意去攻破这个谣言。

于是先帝所有的皇子开始争斗,他们没有兵权,身后只有一些文臣。

阁老不愿同流合污,他只愿扶持贤者明君。

后来身为太子的皇长子死了,其他的皇子也纷纷暴毙,而后青帝登基之后。

流放的流放,该杀的该杀。

太后就凭着他这姐姐的尸体走到了今天这地步。

她能有今日的荣光,不过是靠着她姐姐死后留下的。

先皇后死得蹊跷啊,据说去世之时还身怀有孕的。

他一说,这有可能是一个皇子。

唐安南停下笔,将纸给他,说:“写完了。”

沈希冉倒是没说什么,看着纸上的字,倒是有几分风采。

“好看。”

安姳把纸又拿来一张纸,说:“郡主。”

唐安南:“!?……”

就不能…就不能不写了吗?

“不写了。”唐安南淡淡地说,“太傅,你说如果我能把太后拉下来,你说一切是不是都会知道真相了。”

话是如此,但是郗欢还是把宣纸平铺上来。

一些自诩清高的人,不一定会站队,但是他们一定会认为正统。

沈希冉不知什么意思,反过来说了说:“郡主,要干什么?”

“没什么。”

唐安南笑了笑,倒是没有情绪。

唐安南耸了耸肩,然后从容不迫地说道:“太傅,错误就该更正,我觉得吧,可以试一下。”

“郡主,错误发生了,如何更正呢?这些年,我教了你的兄长,如今反过来教你,我觉得挺好的,太后掌控着朝政,可如今陛下不是黄口小儿,已经不由得太后胡来了,也不是太后说什么,陛下就听什么,范兴朝不会允许太后这么做,玉玺被要回来,掌握在陛下手里,郡主你就算是觉得陛下烂泥扶不上墙,可是青帝要你这么做,你就必须得这么做,我不想让你为难,可能你会觉得,他们用这样卑劣的手段让你答应,你会觉得很反感,可是不得不这么做,毕竟你不想让霍长泽觉得为难。”

唐安南不认为,说:“我并不觉得,他用这样的手段是在困住我,如果就这么容易让我们离开,我反倒是觉得这是个陷阱,与其如此,倒不如反过来让他们觉得有危机感,她们不是想把我困住在这吗?”

她撑着下巴,说:“太傅,他既然想这么觉得,我不如给他这个机会。萧远秋是个蠢货,就凭他那个智商斗得过谁,即便是有人一心喜欢扶持他,也终究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沈希冉倒是没想到她早就这么觉得了,遂然她说自己教她,但是目前看来有什么可以教她的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