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0章,顶糕

我的书架

第140章,顶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翡翠抱着外袍,在旁不敢说话,如今跟着安南的是那个丫头,名叫郗欢。

从前不是这个名字,但这个好像更像一个名字。

安南写字快,练字更快,一边写字一边还能跟太傅交流。

期间没有抬头,没有看出任何情绪。

就是她了。

安南总是这样。

不过也好,总归制止得了。

晨阳过来,霍长泽也没进来,知道唐安南在听课。

萧兰佐靠着门的身体站直,对晨阳行了礼。

晨阳瞬间觉得不好,问:“郡主怎么在他这?他怎么在这儿?”

这是个小院,不算是他的家,沈希冉不过是来这里教书的,萧兰佐是霍长泽叫过来的,他现在是锦衣卫。

“隆正青在刑狱还没判。”萧兰佐说,“锦衣卫暂充禁军,由总督大人监管。”

随后又看向里面,说:“他让我来看看安南。”

最近安南知道的太多了,怕她想不通钻牛角尖。

晨阳看着他那平静的面容,觉得头皮发麻,略微点过头。

霍长泽倒是不介意:“沈希冉?沈太傅?他居然会教安南?他不是只教储君吗?”

萧兰佐:“……你看我像储君吗?”

“不像,所以你不配被他教。”

“……”

晨阳进门时见唐安南居然伏在桌上睡觉,这个位置刁钻,要不是他进来送汤,大概都不会看见。

郗欢不说话,唐安南昨夜没休息好,脑子里呜呜麻麻的,沈希冉说的也不快,半睡半醒的时候,她反倒是比清醒的时候学的更快。

沈希冉也是越说越困,真不愧是师徒。

郗欢接过汤,晨阳这才看见她,还有一直离唐安南老远的翡翠。

这个人不是灭了郡主一家的杀手么?郡主居然允许她这么坦然自若地在这看着自己学习。

不愧是郡主。

唐安南并未睡觉,而且在空间里找了点东西,是关于治伤的。

以至于让她发现,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用,而且拿走的东西过段时间还能恢复原样。

这可不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吗?

她的别墅其实是违章建筑,以她为圆心周围的三四栋别墅拼接在一起,当时没怎么注意,现在想起来,还挺大的。

旁边的一栋,里面有她的武器。

说实话,她不会什么武功,也不会技巧,上次那么容易踢倒锦衣卫,纯粹是因为她用了这身能力。

忽然,她发现了一个东西,在别墅后面。

她三两下过去,看见一个青铜鼎。

……青铜鼎?

这里怎么会有青铜鼎?

难道是……这个地方本来就有的吗?

她抚摸了一下这青铜鼎,她确定是最近才出现的。

青铜鼎……不怪她多想,之前沈太傅不是说,太后一直在找什么璇玑鼎吗?

如今出现在我手上,好像是有点意思。

上面的文字,不是什么怪异文字,就是甲骨文。

并且衍生出来的话——福泽万物。

这不过就是个祭祀用的青铜鼎,真不知道太后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东西能让她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容颜如童。

天气转凉,翡翠示意郗欢把郡主叫醒,冷,别生病了。

郗欢便上前轻唤:“郡主,郡主?”

唐安南还在看青铜鼎,疲惫地埋着脸,又睡了一会儿,忽然坐起来,问:“怎么了呢?我不过是睡了会。”

“郡主,太冷了,别这个样子睡觉,会生病的。”

随后又看见晨阳不知所措的模样,说:“你来干嘛?不守着你家二公子,来我这看我睡觉?”

晨阳惶恐,说:“…郡主,我是来送汤的。”

送汤的也有罪吗?

神仙打架,凡人受罪。

“放下就走吧。我会喝的。”唐安南醒过来活动着肩臂,扭头一看沈太傅已经打瞌睡,跟周公讲课去了。

看着晨阳问,“二公子让你来的?”

“是,二公子有事进宫去,王爷让的。”晨阳说,“一早就收了信,沙丘互市昨夜让边沙骑兵给劫了。待会儿还要入宫详谈,范阁老召集了兵部、户部,咱们离北又要用兵了。”

又出事了。

一年到头不出点事,绝对没什么意思。

那照目前看来,离北王待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再次离开,想起来到了今日都还没有去见一面,进宫去看看吧,顺便处理一下要务,反正最后都是落到自己手里,有什么区别呢?

“安南……”

一听她要走,翡翠终是忍不住。

她一直都想跟她说说话,可是如今即便是待在他身边,自己也说不上一句话,反倒是会让他更加生气,倒不如不说。

可是他现在都要走了,仍旧是一句话都不肯同自己说。当真是把人伤的太狠了,他没有杀了自己,已经算是情分了。

“……”

唐安南没说话,只能冷冷地看着她,不置一词。

“你的袍子,外面冷。”

郗欢把她手里一直拿着的袍子接过来,说:“有劳。”

而后,晨阳看着手里的汤,算了……二公子应该能理解的。

三人不同来,一同离开,院里只剩下她跟沈希冉。

晨阳出去二公子与萧兰佐已经走了。

“太傅,她走了。”

沈希冉似乎才睡醒,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说:“这么小的地方,困不住她的,随她去吧。”

说着,又开始打起瞌睡来。

翡翠愣住,眼眸之下,暗涌起伏,彼时彼刻,能再这样的肘制让萧远秋这个皇帝做的安稳,就必须有人替他做一把刀,

霍长泽就着水擦了脸,当即跨门而出。

下楼时正见萧兰佐跟过来,手里端着电心,刚出炉的顶糕。伸手就喂进嘴里,感觉还可以。

安南喜欢吃甜的。

萧兰佐本就是带进宫里去给安南的,她喜欢吃甜的,他也知道,

萧兰佐看向他,说:“慢点吃,噎死了来不及救。”

霍长泽吞干净,冲他笑,抬臂直接搭在他肩头,带着人往外走,说:“走,小舅子……”

萧兰佐看着他。

他轻浮地说:“怎么还有隔夜仇呢?我一觉都睡忘了。走,二公子带你找乐子去。”

萧兰佐用刀鞘拍开了他的手,说:“二公子,安南还在学习呢?”

“顶糕不是给她吃得?”

“……”

“我们一起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