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1章,私库

我的书架

第141章,私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极殿汇集了多人。

萧远秋待在龙椅上不敢动,用目光先揣摩范兴朝的神情,再移向别人,尽力装出凝重的模样。

唐安南还没来,她在喝汤,站在一间屋子里,太监看着郡主狼吞虎咽的喝着汤,莫不是没喝过?

谁知,她把剩下的汤递给郗欢,说:“剩下的你喝了,二公子若是问,就说,我喝完了。”

“……”

“如今司礼监秉笔太监位置空虚,各部的账到了内阁,签字之前,老臣都要先呈与皇上。”范兴朝先对萧远秋说,“昨夜的账,皇上觉得如何?”

萧远秋昨夜都在抱着美人听琵琶,安南又没在,他有点玩大发的感觉。

被范兴朝磕了头,顿时心虚地挪了挪屁股,说:“行…行的。”

后边跪着的翟飞翮原本没表情,听着这话,缓缓皱起了眉。

萧远秋惯会茶颜悦色,见他脸色一变,肯定出事了,可是账本他确实没看,之前的奏折都是安南看完模仿他的笔迹写的。

怎么办?

安南,你怎么还不来。

范兴朝等了一会儿,见萧远秋没有再开口的意思,才说:“眼下秋寒霜重,离北彼时若要用兵,就必定要从庆都呈报军饷预支。王爷,这一回,需要多少?”

“陛下。”唐安南坐在幕后,声音说的细微,但足以让萧远秋安心了,因为提到了银子,这不是一笔小开支。

“我在。陛下有话就说,不必害怕。”

唐安南看着下面站着的霍伯卿,这算来应该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面罢了。

之前用了不少理由推脱掉。不知为何,她不想见到这个人,是害怕还是因为其他缘由呢?

霍伯卿笑了笑,说:“我久病不出,军情要务早已托付给了明臻。明臻,缺多少银子,便由你给阁老说。”

霍明臻叩首,说:“边沙三十六部此刻劫市,是因为冬雪将下,边沙各部粮食告罄,只能打劫互市。若在往年,离北军田自供,不需要辎重支援。但今年先帝驾崩,边沙三十六部多半想要趁虚而入。如果要出兵,不仅要驱逐出境,还要驻兵严防。我已将所需数额呈递给了户部。” 新任户部尚书拿出折子,夏利转呈给萧远秋。

萧远秋看了片刻,然后故意声音大声,说:“一百二十万两嘛,这有什么难?拨下去便是。将士们是替青云守家卫国的,不要受冻挨饿就行。”

唐安南就知道坏事,国库里,没有这么多钱了。

可是国库没有,我有。

户部尚书殷城略显尴尬,说:“陛下有所不知……去年的空缺还没补上,国库里一下子没有这么多钱。”

萧远秋略微收住嘴,说:“那一百万两总是行的吧。”

殷城磕头,说:“秋猎调遣八大营用了二十三万两,先帝……七十八万两。国库如今余下的钱,还要给庆都大小官员发拖欠的俸禄。马上年底,文官们也要过年。一百万两是肯定没有,皇上,如今最多能拨出的银子,最多只有八十四万两能拨给离北铁骑。”

萧远秋真没想到,做了皇帝也有穷的一天。从前也没觉得钱怎么不够用。

他本想给离北卖个情面,也算安抚霍长泽,也让唐安南有些许认可他。可谁知没钱,这一下子尴尬到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含含糊糊地嗯了几声。

太极殿静了片刻。

唐安南没给他说对策,他急得慌,可又不敢这时候转过头去问:南希啊,怎么办?

唐安南也没有传折子,一时间他不知如何开口。

唐安南在看人,看他们该怎么做?

最近,她发现了空间可以复制一些东西后,把霍长泽给她的聘礼都装进去了。

不过一个时辰,聘礼被复制了一半。也就是说,一万两黄金,她一个时辰就像是利滚利,变成二万两,而且,还在加。

虽然不知道为何,但照目前这个样子下去,很快就会有金山银山了。

黄金:白银=1:10

十万两黄金等于100万两白银。

二十万就是200万两白银,这样看起来,我倒是可以出这笔钱了。

时间问题罢了。

翟飞翮忽然说:“皇上,微臣有个法子。”

萧远秋如见救兵,说:“你说,你说。”

“陛下,冷静点。”

唐安南让他收住嘴。

萧远秋知道,唐安南一定在想办法。

翟飞翮说:“陆家权倾朝野时,对一些闲差明码标价,又来者不拒,年年收的‘上供’也是大数目。还有顾清安,借着采办空隙大肆揽财。这两人下了狱,不如抄了陆、顾两家,补贴军饷。昨日聂家二公子聂鸿志已负荆请罪,呈书大理寺供告聂鸿飞私养亲兵,并且连聂家在庆都的宅院也租赁出去,就是为了还上聂鸿飞任职时八大营的空账。”

唐安南一听,这聂二动作挺快的,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等他兄长反应过来,是不是要剥了他的皮。

萧远秋一听要抄家,顿时来了兴趣,跃跃欲试,说:“好啊!……朕早就这么想了!”

可是,安南没说可以啊。现在没钱,他忘了机智这玩意了。

范兴朝沉吟片刻,说:“不妥,大理寺复审还没有结束,怎可越法直判?”

翟飞翮说:“非常时刻,也是迫于无奈。庆都可以等复审,但是边沙骑兵不会等,不能让离北铁骑空着肚子去打仗。”

范兴朝还在犹豫,萧远秋已经拍案允了。

安南走出来,看着萧远秋,居高临下地靠着他:“我给你二十万两黄金,陛下用你的私人的名义,送给离北充当军饷。”

萧远秋挠挠头:“可是这样的话,乌苏,烟台那边……”

“同样,我也可以出。”

萧远秋一时间大喜,这样一笔钱,用私人的名义送出去,总比从国库里出去比较让人心服口服。

可得意忘形之际,还不忘问:“安南,你哪来这么多钱?”

若到时候,拿不出这么多钱,岂不是尴尬了?

“总归不是偷的,放心好了。”唐安南说,“这钱我出。”

出来时,霍明臻对刚才一直没吭声的羋越英说:“邊郡还好?”

羋越英抬头看着檐外雨,说:“江元洲还在邊郡,边沙三十六部自然不会动。你们离北少了主将,难免棘手。”

霍明臻站了会儿,叹道:“自古以来,都是将才难求,如今更是不好找。”

羋越英说:“不论庆都如何风云变幻,为将者的本职都是守家卫国。明臻,将才难得,栽培不易。离北是青云的边陲重防之地,你若是再不挑选后继之人,对离北而言只有坏处。霍普……终究还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