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3章,虚名

我的书架

第143章,虚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是不是母亲聪明,还是她真的就像是看见楼一般,总是说的特别准,但这么厉害的人,还是没能算到自己的死期。

八大家盘踞已久,是青云的附骨之疽。难以根除。母亲早就知道这个问题,关于继承位置这件事,她也清楚知道,一旦自己表现出要抢夺那龙上座,八大家绝对不愿看见这个画面。

相比之下,明月公主手段比其他皇子,甚至皇长子还要雷厉风行。

她能把这么多年,拿着依附在青云的害虫全都灭掉。她有理由,更有手段。

八大家混吃等死已久,特别是陆家,怎么可能会愿意呢?

霍家能与陆家分庭抗礼,就是因为霍伯卿稳居离北。

这是明月公主替他得来的荣誉。

霍伯卿不死,霍家便是扎根离北的参天大树!

狼王之称,绝非浪得虚名。

霍长泽回头,说:“……是明月公主收养的儿子。安南是女儿。”

萧兰佐下马,对霍伯卿行礼。

霍伯卿看了他半晌,说:“明月公主已逝,稚子无辜。先帝既然放了你出来,便是知道了你无罪。你怎么跟着他?莫不是因为你是安南的兄长,这才寸步不离?”

萧兰佐单膝跪地,垂首说:“卑职编入锦衣卫当差,如今暂归禁军,听凭总督大人调遣。妹妹有二公子顾着,自然是用不着我。”

“原来如此。”霍伯卿看向霍长泽,“你为难人家干什么?”

霍长泽舔了舔口中的伤口,说:“我怎么会为难他?我与他如今可是过命之交。况且,我们都不快是亲家了吗?兰佐,是不是?”

霍伯卿不再看萧兰佐,与霍长泽闲话起来。

萧兰佐撑着单膝,从地上的水洼里,看见了霍长泽肆意的笑容,还有霍伯卿望着儿子的目光。

雨滴溅乱了水洼里的景象。

好像从未没有看见过安南脸上有过这样的笑容,即便是面对霍长泽或者他,总有股疏离的气氛在里面。

大概因为没有人能让她这么舒心放下戒备来聊聊天。

萧兰佐收回目光。

唐安南跟着霍明臻出来时,霍伯卿已经先走了。羋越英随他走了几步,忽然问:“他怎么在这?”

霍明臻看向韦一伦身侧,神色不变,说:“不知道,那是谁?是萧兰佐吗?”

羋越英脚步一停,颇为意外,说:明月公主的儿子?怎么跟着延钰?”

说着又看唐安南,说:“郡主,你的兄长倒是没有要靠着你的时候,嗯?”

“……嗯。”唐安南漫不经意回答,她正在想,该怎么说,才能显得不那么刻意去跟霍长泽回家呢?

霍明臻说:“延钰玩心重,多半在为难他。”

羋越英看了许久,说:“为难小舅子干嘛?你是不是也忘了,郡主要嫁的人,是霍长泽。”

萧兰佐当年不是亲生的,却被养的亲生。明月公主可是当自己亲生儿子养的。

样貌出挑,跟现在的唐安南有得一拼。

“说到这个,”羋越英侧身,“延钰也二十有三了吧,郡主打算什么时候嫁过去呢??”

“……”

霍明臻趁机接话,说:“之前杜衡也替他着急。谁知本就有婚约。聘礼什么的,都已经下了,就等郡主年龄合适了。”

“……”

羋越英饶有趣味地看着唐安南的眼神,似乎有些恍惚,压根就没听他们讲话。低声叹气,霍明臻又是个直性子,还在自顾自地说。

安南都不打算搭理他,羋越英偷笑,只觉得有趣。

“这些日子,郡主都还没找到机会见一见父亲呢?”

唐安南:“……”

忽然闷声说道:“有时间就去。”

说着便离开。

似乎不想再听。

羋越英收敛些笑容,说:“你吓到她了。她现在至多算是明月公主的遗孤,算不上什么贵女,你们的婚约,有问题。”

霍明臻说:“离北不需要他娶豪门贵女,是个家世平凡,出身清白的女子就行。郡主没来之前,杜衡年年都往庆都送画像,为他挑遍了离北的女儿,可他却始终没个中意的人选。”

羋越英笑起来:“贵女骄矜,与他玩不到一起。就他那性子,寻常女子胆怯,挨着他便先怕了。哪里还会先说会话什么的。况且他这性子,有几个姑娘能招架得住?郡主,你招架的住吗?想找个情投意合的,我看难于上青天。他又爱往烟花巷子里钻,郡主,我跟你说,这你可留意了,不要来日让他真带个妓子进门。你还得喝杯茶,听他们听他们叫一声姐姐好呢!?”

唐安南:“……”

以为她听不见吗?

“阿英怎么会这样觉得呢?”

霍明臻害怕,谁知羋越英会说这样的话,好歹安南不计较这些,人也走了。

“话说。”羋越英微微侧身,“她怎么那么胆小,不敢去见离北王?”

霍明臻不解:“不敢?有何不敢?”

她知道嘛?

不就是小三吗?

古人用了个优雅的名字——小妾。

妾身。

虽然她不是很在乎这些,但要是霍长泽敢带回来,她就让他知道,什么叫草菅人命,你死我活。

开个玩笑。

哪里真的会这样做呢?

霍明臻知道她这样说,是因为后娘全是青云名妓,整日在后院吵闹,闹得她一回家就头疼,所以打小对妓子最是厌恶。

甚至不懂,明明已经有了她母亲,为何还要娶,即便是三妻四妾,为什么后面娶进来的人跟她的母亲相差这么大。

除了样貌,几乎是一无是处。

而且整日争风吃醋,为了个钗嬛都能打起来,撕破脸皮,除了矫揉造作,惹是生非,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只会在父亲面前矫揉造作,撒娇卖萌,要点金银珠宝去买胭脂水粉,打扮的花枝招展,惹人怜爱。

“他要是真遇着中意的人。”霍明臻又想长叹,也头疼道,“谁挡得住,十头牛也拽不回来。”

郡主婚约,他们不知内情。

“未雨绸缪啊。”羋越英想了想,“其他的便算了,性子千万不要太烈。你家杜衡生性温柔,若是他带回去个有脾气的,那杜衡岂不是要天天受气?反过来说,郡主可不是个温柔脾气的。”

这些日子,她算是见识,哪有温柔胆小的人一脚踢死一个锦衣卫的?

这倒是不用说。

郡主难道不会说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