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4章,羞愧

我的书架

第144章,羞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郡主一定不会受委屈,谁都不敢让郡主受委屈。毕竟,明月公主唯一的女儿,南希郡主,谁能让她受委屈呢?

“八字没一撇。”霍明臻突然笑出声,“太早了。”

婚约一事,杜衡也没跟他说个明白,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初怎么送了那么多聘礼。

以为延钰是欣喜的,谁知唐安南竟然是郡主,那这婚约上的事,可就说不准了。

太后想要插手,也得掂量掂量唐安南的手段了。

当初不就是看着这层关系,想要把她们家的女儿嫁过来了,以为靠着裙带关系就能将他们牵制住,并且分一般安全出来,简直是做梦。

“姻缘最说不准。”羋越英也笑,“我看延钰兴许某天就开窍了呢?这小子随他父亲,最痴情了。”

霍长泽总觉得背上凉飕飕的。

他警惕地回头,见萧兰佐立在韦一伦身边,不知在想什么。

“待会儿去禁军的办事房领腰牌。”霍长泽挡住了萧兰佐跟前的光亮,“锦衣卫最后的调令下来之前,你日日夜夜都要跟着我。”

“日日夜夜。”萧兰佐重复着这个词,抬头望着他,“夜里还要我为二公子抬夜壶吗?二公子,你很闲?”

“不闲。”霍长泽淡淡说道,“不过是安南说,你最后不要太冒进了。不过你要是想,也是行的。”

霍长泽往前进一步,“我这几日忙,要住在禁军办事房后边的宅院里。”

萧兰佐没回答。

霍长泽已经转身去接霍明臻了。

忽然见到安南,说:“你跟过去听了什么?”

唐安南漫不经意地过来,见这俩人定是说了些话:“没听。只是缺钱了。”

年年都缺钱,不差这一次。

“粮食不够。”唐安南说,“离北打不了仗,王爷和世子出不了兵,延钰,你说怎么办?”

霍长泽哪里知道这是套话,直说:“找陛下呗,他得想办法,总不能让离北士兵饿着肚子替庆都卖命吧。”

是这个理。

然,萧远秋是拿不出这笔钱的,出钱的是我。

“兄长。”唐安南行礼,萧兰佐眼眸微动,似乎动容了,却又不肯说话。

“安……郡主,可是又进宫了?”

这些日子,萧远秋频繁让唐安南进宫,霍长泽说她是去处理政务。这事可大可小,要是让范兴朝知道了,又要参一本安南了。

毕竟,萧远秋只是说先帝允许安南可以适当的参与进这些政务,但没有这么频繁处理奏折。

“朝廷没钱了。”唐安南说,“他们想要去抄家,把这笔银子给补上。”

霍长泽一笑:“抄谁的家?”

如今谁有罪,谁家的钱最多,就抄谁的家。

可不就是陆家和顾清安吗?

萧兰佐说:“这个提议是谁说的?”

“瞿飞翮。”唐安南说,“这个人都会有一种让人觉得,这个人不好掌控,没有弱点,甚至找不到他的弱点。”

一百多个人里面总会有那么一个是特别的。

“瞿飞翮,是瞿家的庶子,他的年纪应该是要比微之大。然而反过来说,他这个年纪应该是早就已经进了仕途,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得到了陛下的重用,说明在这之前他曾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一个寒门庶子上来的人,更加懂得寒门的艰辛。

想要光大寒门仕途,岂有那么容易呢?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参与进去了,关于那一百多两银子陛下会从他的私库里给你们拿出来的。”

霍长泽想了又想,实在没想到,萧远秋这个花钱比他还要大手大脚的人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呢?

大理寺复查没有结束,陆、顾两府先被抄了。

唐安南建议萧远秋趁机以太后“忧思甚虑”为由,把太后所居的恩慈宫给闭了。

他照做,范兴朝心里居然觉得这个皇帝似乎也不是那么,烂泥扶不上墙。

离北军饷凑了个整数,勉强算补上了。

霍伯卿与霍明臻不能久留,不日后又走了。

唐安南赶在最后的时刻见了一面。

霍伯卿见到她时,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就是明月公主的女儿。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人把藏在树下的酒拿了出来。喝了三杯之后,将剩下的酒交给她。

“安南,以后我们就要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

一家人不喝两家酒,不吃两家饭。

霍伯卿现在想要现在想要她表现出自己的态度来,就像当年她的母亲一样,为了父亲,甘愿放弃国姓,冠以夫家姓。

霍长泽倒没有表现出不舍,他经过那一夜的酒醉,仿佛把秋猎时的野心抛弃了。

萧远秋时不时赏他些东西,他每次都欢天喜地地受了。

主要是人家老婆天天在自己这里处理政务,若是自己不赏赐的东西给他堵住嘴,怎么好意思让人干活呢?

唐安南不喜欢这些,就告诉他自己想要去看书,多让自己看看书就高兴多了。

萧远秋高兴啊,你不要这些看书,有什么难的随便给你看,天下的书库全都在这里,几乎大部分都是有原本,可以说只要唐安南愿意,这些书都可以赏赐给她,

但是唐安南不担心,她能记住,就不需要带走。

不仅如此,还告诉霍长泽可以开始偷懒。

原本的禁军有巡防要职,可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找不到人影。兵部逐渐有了疑声,起了换人的风向。

但是萧远秋绝不同意,连打滚撒泼都用上了,甚至要与呈书的兵部侍郎翻脸。

唐安南说了只要她们一辈子待在这里,就会一辈子保护的,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到他,

他扔了兵部侍郎的折子,说:“延钰救驾有功,怎么当不起禁军总督的职位?他又没误事,朕不会换人!再说了,南希郡主的夫君,难道还差吗?”

两个人又恢复秋猎以前的混样,萧远秋觉得轻松了些。那一夜的霍长泽更像是臆想出来的人,这个没有正形的才是他兄弟。

还有个人替他解决政务,实在乐哉。

霍长泽没提回离北的事,萧远秋也觉得很高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