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6章,拳法

我的书架

第146章,拳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知道我在这。

怎么?这俩人是要打一架吗?

“你们叫我来干什么?”唐安南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我想睡觉。”

霍长泽笑嘻嘻地过来,一把唐安南搂住,说:“过来玩玩,别不开心了。”

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卸掉自己的臂膀,连同大氅和外衫一起脱下放到一旁,他要跟萧兰佐较量较量,说起来,他的拳头跟他还是有点一样的。

至少目前而言,共同努力目标是她。

保护她。

校场内的军士要给他们行礼,他抬手制止了,回身好整以暇地看着萧兰佐, 说:“正好让我见识见识, 你师父这么些年对你淬炼出来的身体与我有什么不一样。”

唐安南皱眉,心法?

忽然意识到问题,萧兰佐的教文师父说沈希冉,那另外一个呢?

叫柳赋,他是谁?

“兄长,柳赋师父是谁?”

好些日子没见她开口问自己。

萧兰佐难得没那么颓废,倒像是见识过:“是新月姐姐的是父亲。”

新月?

“以后会跟你解释清楚的。新月姐姐是师父的女儿,前些年,嫁出去了,没回来过。”

“我身上的拳法、刀法,都是师父教与我的。”

“而且,我们的师父,都是同一个师父教的。”

唐安南在这复杂关系里,总结出来:“……那算起来,你们哪里是同门了?”

“自然是同门了,安南。 ”萧兰佐把刀搁在侧旁,“招式自然也是一样的。我们的师父,算起来应该是师兄弟关系,具体的,师父没说清楚。”

唐安南忽然来了兴趣,说起来她也没正式学过什么刀法拳法,全凭自己之前学的格斗术,但是用在他们身上似乎没什么胜算。

毕竟女孩子打的是爆发力,不是持久力,她出手一般是不会有人还能活着回去。

就像是上次,一直不都有人说,她一脚踢死了一个锦衣卫吗?

那也是她的意外,自己脚上的本事,糅杂了异能的加强,才是一脚踢死了他。

如果自己一直打的是这样的爆发力,并且吃力不讨好,即便是有异能在手上,也不一定能时时刻刻打得过,而且日后自己若是要收服一些人的心,光凭这个可不行。

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倒不是现在。

“要不,你教我点?”

萧兰佐说:“……什么?”

霍长泽说:“安南,你要学什么?”

“拳法,还有刀法!”随后又补充一句,“你师父没说过你们不能教吧。”

说着,就要去提萧兰佐放下的刀。

握住一下,一提,提不动,再提,还是不动。

她定在原地,萧兰佐不知她要干嘛,霍长泽只怕她把自己弄伤了。

“我这刀可不轻。”霍长泽说,“你可别伤着自己了。”

萧兰佐又是一副护崽子的模样。

旁边的士兵看着唐安南在提总督的刀,一下又一下,似乎想把这把刀给提起来,奈何力气太小,根本提不动。

几乎所有人都在笑,不知是被她逗笑了,还是自不量力。

唐安南回眸,眼神微动,他们瞬间不敢笑了。

因为她背后还有个霍长泽,眼神一动,冷冽地让人发抖。

“刀别提了,很重。”

霍长泽过来,示意她放开,可是唐安南是个倔强的人。非要提起来不可。

“安南……”

还没说完,唐安南眼神坚定,突然就握住银狼刀,反手一动,便提起来了。

霍长泽笑容敛住,这刀有多重,他自己清楚。

萧兰佐也是眼神诧异,别人或许不知,但是他知。

这刀,可不是唐安南这点身板能提得起来的。

“……安南,把刀给我。”

霍长泽一把接住唐安南,萧兰佐接住刀,直接瘫软在霍长泽怀里,他感觉唐安南在发抖。

“没事吧,逞什么强。”

萧兰佐握着刀。回头看她,手都在发抖,傻丫头。

“就是想试一试,看看我自己能不能做到。”唐安南嘟着嘴,细细地喘着气。

“好了。”

霍长泽可舍不得骂媳妇。

“我教你便是。”

“害。”萧兰佐抚眉,“我学的拳法跟他不一样,他的出拳比,较有力度,我的有点软绵绵的,你大概是看不上了。”

“那可不一定。”霍长泽说, “我师父糅合了外家拳法, 传到我这里,已经与原来的拳大有不同。若是一模一样, 那夜你也不会毫无察觉。”

“请教就说请教, ”萧兰佐脚下一滑, 拨出弧度,将刀再次放回去,“说什么脱衣服?听着就像禽兽。”

霍长泽只觉得他这么一瞬,忽然变作了另一个人。

唐安南起身站着,没站稳,只得让她坐下来看,

雨水与山雾重叠,让萧兰佐的面目淡去, 修长的身形反而更加醒目。

“哥哥。”唐安南忽然开口,有些计谋得逞的模样,“加油?”

霍长泽:“……”

萧兰佐:“……好。”

“说你两句,你还信了。”霍长泽迈下阶, 进入雨帘, “八年前,我们落井下石,你恨不恨?”

萧兰佐说:“我若说恨,岂不是辗转反侧想的都是你。不恨的,一点儿也不恨。我可不敢这么的想你。”

霍长泽摆开架势,他说:“那可惜了,若是恨我, 就到此为止吧,从今往后,我们应该有其他的目标了。”

而后说着,二人眼神又望向唐安南。

寒风凛冽,萧驰野又慢吞吞地加了一句:“安南不需要别人明目张胆的保护,她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全都是她自己。”

雨中的这一刻,霍长泽先纵身一跃,他一拳打出却扑了个空,可是刚进的力道带起的水珠飞进在他的脸颊上。

唐安南看着这力度,这要是打中人一拳下去,不死也重伤。

霍长泽一击未中,横扫而去,萧兰佐劈手挡住,两个人手臂相碰撞之时,萧兰佐吃痛皱眉,退了几步,果然还是勉强。

都是一样的师父教出来的,这全法即便是有大多不相同。

可是这体格之间的相差也是巨大的。

就好比刚才,那把刀,他双手握住,安南两手用力才抬起来,一只手便可轻易的抬起手来横扫千军万马。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萧兰佐抿紧唇线,却忽然笑了出来,回头说:“安南,学着点,二公子这拳法一拳下去,那可是有点意思的?”

唐安南笑了笑,说:“看清楚了,学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