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7章,雨试

我的书架

第147章,雨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总结分析,很快就能看得懂他们在做什么。

只是如今手发抖,根本腾不出力气来去试试。

要说,试试如今这力度,怕是会被一拳抡死的。

龙武拳就是要传这样的人,因为从内到外都格外契合。

体格赋予了霍长泽蔑视群雄的资格,但是占了老天的便宜就能成为决胜关键么?

唐安南跃跃欲试,发颤的手指,流过金色的光,不过片刻便消停了。

“我试试。”

大雨中,唐安南第一次这样面对霍长泽和萧兰佐。

两个人既然要教,就要教的清楚。

唐安南没有这样的天赋,但是有人可以给她这样的柔韧度。

她知道,如果想要在他们这里占得上风,除非……比他们更大力。

老天给命,买不了命。

但是唐安南最不信的就是老天给的命!

“你的手,改成吗?”下身一看,居然不抖了。

“来。”唐安南不废话,直接伸手示意。

之前见过萧兰佐凌空一脚,她有模有样的学着,雨珠骤然泼洒向霍长泽。

扫堂腿又快又狠,换作常人,一定会趋利避害,先避开锋芒。

可是霍长泽就是要迎难而上,他抬臂格挡,又怕伤着唐安南,又不敢太放水,她在学习的时候,最老实。

“砰”地架住了唐安南的腿,脚下稳稳地向前一迈。

唐安南收腿已经来不及了,面对霍长泽好比面对蓄势待发的虎豹,只要心中动摇,眼神躲闪,招式回避,霍长泽就会立刻强攻而上,绝不放过任何打击对手的机会。

危机!

她第一次在霍长泽身上见到,或许是因为之前都是小打小闹,没放在心上,可是这次,那就是硬骨头,

让唐安南防御,可比让霍长泽进攻好对付得多!

“安南,二公子防御好像不太好。”

霍长泽回头趁机看了眼他,萧兰佐眼里含笑,却又不肯收回目光,她在笑。

安南这么久,难得一笑。

唐安南脚下突然使力,压得霍长泽稍缓了动作。

也不知道唐安南一个女孩子哪里来的这么大力度,电光石火间,唐安南紧接着被霍长泽掀向空中。

她整个身体后仰,双臂撑地,跟着挺身而起,犹如风中软柳,弹起的那一刻再次扫腿而出。

力度很大,但柔韧度更大。唐安南几乎是不需要考虑这个。

萧兰佐看得心惊肉跳,同时又怀疑,这唐安南是何时学会这些,莫不是只看过一边就会了?

这可怖的学习能力,真叫人不知害怕还是欣慰。

霍长泽又一次屈臂而挡,只是这一次他双眸冷静,说:“蚍蜉撼树,安南,我不该这么说,但是你真的不自量力,还是鼓励你勇气可嘉!毕竟学习能力这么强,还没见过你这样的……美人。”

“你猜你还能见到几次这样的美人?”

话音刚落,霍长泽反手擒住唐安南的小腿。他肩膀一沉,要把唐安南翻摔在地。

唐安南已经被抡了起来,就势踩在霍长泽肩膀。

想着之前他们之间的争斗,雨夜里,绣春刀所过之处,无一幸免。

那一次,她说谎了。

见到他们之前,她杀了不少“不速之客”,处理过后,尽力遮掩着自己身上的味道。

辛亏雨夜里都是杀人的血腥,没人注意到她身上的味道。

她那惊人的腰力再次发挥作用,双腿绞住霍长泽的脖颈,猛地将霍长泽也带翻在地。

霍长泽的手掌顺着这笔直滑向上,把方才弯出弧度的地方一把勾住了,掌心里的柔韧滑到不可思议。

他就是想要触碰到唐安南

因为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论是拳或者刀,只要常年练习,身体肌肉一定会呈现出来。

即便是她还小,可这些年,居然都没有人觉察出来。

雨夜里爆发出来的力度,可不是一个初学者才会有的,即便是他也不能保证一脚踢死一个人,至少不会当场毙命。

然而……唐安南不仅遮掩得像是从没习过武,还能让晨阳和萧兰佐也看走了眼,认为她羸弱病态的模样。

杀人的时候是杀神,不杀人的时候是郡主。

美丽又危险。

唐安南贴地抬身,手肘猛地后击向霍长泽头部。忽然又想到什么,收住部分力度。

霍长泽偏头避闪,抓着她的腰不放,将人紧紧拽|贴在自己胸膛,从她的腰顺着向上,去往她胸口的位置。

流氓!?!

唐安南背部一撞,扣住霍长泽的手臂,把人过肩摔在雨中。

水花顿时洒湿了头发。

“流氓啊你?摸什么呢?”

唐安南生气了,要退,岂料霍长泽长腿勾挡,把她绊向自己。

唐安南身体已经倾向霍长泽,又在刹那间犹如琴弦反震,踩着水堪堪稳住身形,萧兰佐借着她一点力度,发现没什么用处。

霍长泽再次挺身而上,勾拳扑空,却在雨中摸到了唐安南旋身退避时带起的一缕长发。

这缕发淋了雨,发丝意犹未尽地滑过霍长泽的指尖,带出了一点潮湿的痒。

“哪里就流氓了,安南。”霍长泽突然握紧手掌,看向唐安南,“不打了,雨大了。”

唐安南回首,说:“流氓,摸够了?”

霍长泽面不改色地说:“不够。”

而后又补充道:“不软也不硬。太瘦了,得多补补。”

唐安南微讽道:“我以为你要扒我衣服了呢。”

“那可舍不得。”萧驰野说,“这么多人呢,换个地方,咱们或许就坦诚相见了。”

说罢他抬起另一只手,指尖晃了晃唐安南随身携带的薄刃。

这是她用来削铁钉的刀片。

手术专用。

“这么轻巧,谁给你做的,还挺锋利,不怕伤着自己?”

萧兰佐见到,忽然觉得熟悉,却又不知哪里熟悉。

“你成日用这些东西,这辈子也打不过二公子。”

唐安南的薄刃原本都藏在大腿外侧,她垂眸看了一眼,又看向霍长泽,说:“我需要么?跟你打,我不需要这些,至于打不打得过,那是我的本事。”

霍长泽说:“只怕你笑里藏刀,冷不丁给我一下。”

“你怕吗?”

想不到他还会怕。

“怕啊,要是没有了我,你岂不是便没有了夫君?”

“那说不定呢?”

霍长泽把薄刃放在唐安南的掌心,悠悠地说:“怎么,你还要去找别人吗?”

唐安南要收手。

霍长泽却捉住了他的手腕,说:“说话。”

“哥哥。”唐安南忽然正色地说,“我要回去了。好多事都没有处理呢?”

霍长泽一愣,接着一侧头,看到校场内堂的门窗上都扒满看热闹的禁军。

“好。”萧兰佐过来牵着她的手,“我先带安南回去休息了。你有事处理完了再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