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狂妃在线宠 > 第149章,癫狂

我的书架

第149章,癫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高皇帝远。”唐兮雅继续吃了一块,不知是否是好吃,还是太久没吃到了,“你要管的事情那么多,我一个小人物怎么能受得了你这么大的恩惠呢?”

接着第二块第三块。

唐安南倒了杯水,给她说:“喝点水吧,这糕点是好吃,可别噎着了。”

唐兮雅苦笑道:“你知道一个快要被饿死的人看见吃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

“就像我如今这样,把所有的吃的全部都放在自己的肚子里,只有这样才会觉得心里踏实。”

唐安南说:“没必要,你若喜欢,我每日让人送来便是。”

唐兮雅似是嘲笑,又没表现出来,说:“你同我最大的区别,就是你如今稳坐郡主之位,若是哪一天有人把你从神坛上拉下来,你或许就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

郗欢呵斥道:“住嘴。郡主也是你能僭越的。”

“……你不过是一个买来的丫头,在之前给我提鞋都不配,如今跟着唐安南倒是狐假虎威了。”唐兮雅十分不屑,抬手便将桌子上的礼盒全部推翻在地。

唐安南出言阻止:“你够了。唐兮雅,有些时候,收起来你大小姐脾气。”

“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些糕点吗?”唐兮雅一手撑着桌子,眼睛目瞪瞪地看着她,“别一副很怜悯我的样子,我不需要我告诉你,我即使再落魄,我曾经也是唐府的嫡女,父亲从前便告诉我,我是未来的一国之母,即便太子现在死了,我依旧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即便我死了,他也会走到那个位置。”

唐安南说:“你父亲死了。”

唐兮雅愣住,想不到自己说了那么多,不如她轻飘飘的一句话。

她向后退去一步,难以置信,说:“不可能,你骗我。”

唐安南慢悠悠地起身来,拍了拍身,说:“可惜了,这么些好糕点,你父亲临终前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块,你的母亲缠绵榻卧,你的兄长因为之前得罪人,被人敲断了腿。还没开始流放呢,一家人死的死,病的病,伤的伤,你靠着这个孩子还能稳稳当当的站在我面前跟我吵架。不对,我们不是在吵架,是你一个劲的在讽刺我,我不过跟你说了句实话,怎么,受不了了?”

“你骗我——”唐兮雅一巴掌下来,唐安南反手捏住,微微用力,只听见骨头脆声一响。

唐兮雅满脸惊恐地看着她,因为手上的扭曲,脸上不自觉的疼痛,“啊——”

唐安南一把扔开她,说:“我本没有那个意思,我只不过来告诉你这个消息而已,免得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去哪儿了,你父亲在牢狱之中一句话都不肯说,狱卒不给他吃饭,不给他看病,还要严刑拷打,你父亲那样的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罪,自然就是生病了,在牢中病死了前还不忘托人给我说话,说想见我最后一面,你猜他见我最后一面说了什么?”

“不——”唐兮雅彻底崩溃了,“你给我滚——”

“这就受不了了。”

唐安南在她左右撺踱,说:“你的母亲还算好,没有被关进牢狱之中,跟你一样也是关在这样一个小院里,不过她的运气没你好啊,那个院子晒不到阳光,白日里都是阴天,暗黑无比,照顾他的人都说让他每天清洗几百个马桶,刷不完不给吃饭,你的母亲因为刷马桶一天要洗三四次最后居然把自己洗的生病了。”

唐兮雅泪目,蹲坐在地上,泪如雨下。

她实在无法想象,从小将自己疼爱到大,千金养着的母亲去刷马桶是什么样子?整个人心如刀割,偏偏唐安南还在她伤口上撒盐。

“你的母亲是王家女远房的一个亲戚,因为这个关系才没有下了牢狱之灾。”唐安南说,“陛下顾念着王家女死的冤枉,连带着免了你母亲的流放之刑,在庆都受罚,可是你不行,你的父亲不行,你的祖母,你的哥哥更是不行。”

这流放之行除了王氏以外,其他人都是要流徙西南三千里,无诏不得回。

王家也没打算救这个人,王氏向来是商贾之家,王家那些清流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一个亲戚能凭着关系饶她一命,让她免受了流放之罪,已经是恩德了,哪里还会开口救她呢?

“所以你现在应该知足,唐兮雅。”唐安南说,“你现在能好好活着生下她,是我给你们的机会,不然,你也早就死了。若你们父女当日对我说了句实话,我大概还能救救你父亲。”

唐兮雅抬眸,看着她那张脸,恨不得撕烂了她。

“没有对你说实话吗?你自己不是能查吗?你问我们干什么?”唐兮雅爬起来,没有顾及自己的肚子,不断嘲讽,“你是这样,你的母亲也是这样,都是贱人,要不是你母亲抢了我母亲的位置,我又何苦那么多年才当上了嫡女的位置,我好不容易要嫁给太子做太子妃,要不是跟离北王一家踏上关系谁会帮你啊?”

“你以为父亲是为什么要把你接回来?为什么一定要你嫁给了离北王一家吗?”

唐安南打断她说:“自然是想要你嫁给太子,我嫁给二公子,到时候你身后就有了我们,朝臣就算再没眼力劲儿,也应该知道,向着太子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

唐兮雅:“哈哈哈………唐安南你好聪明啊,那你怎么没有想到?你被放到那么远的地方有人想过让你活着回来了即便我们当时不知道你是郡主也应该明白谢夫人的女儿,我们怎么怎么对你啊?”

唐安南垂眸,说:“不重要了。”

“……”

唐安南继续说:“关于这件事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要知道的是关于我亲生母亲真正的死因,谢夫人的仇,我已经报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希望在你的有生之年还能看到。”

说着,唐安南吩咐郗欢把盒子拿走,看着唐安南离开,癫狂的唐兮雅忽然又变得恐慌起来,爬起来说:“唐安南,你别走,你别走,你回来,你说清楚——”

看着紧关上的大门,里面的嘶吼声不绝于耳。

锦衣卫说:“郡主,她已经这样疯疯癫癫几个月了,郡主下次来的时候还望多加小心。”

“不会有下一次了。”唐安南说,“在她生下孩子之前,我都不会再来了。这期间如果她要死也不要来找我,直接拖去乱葬岗埋了便是。”

“是,郡主。”锦衣卫是个有眼力见的,幸亏那唐兮雅没乱说话,不然,她可别想好好活着了。

唐安南回头离开,郗欢凑过来问:“郡主,那唐府其他的姨娘和小姐怎么办?”

她们可并没有参与进来这件事情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