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将隐 > 第一章 遗孤

我的书架

第一章 遗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塔~啪塔~

  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随后一老者推门而入,疾步来到堂前惊慌道:“禀报家主,在我族后山发现一名弃婴,不知该如何处置?”

  青年一只手托着头闭眼坐在椅子上,风轻云淡道:“你去找个族中的人家收养便是!”

  老者忙接道:“可…可那孩子并没有圣印啊家主!”

  青年闻言,忙从座椅起身皱眉道:“现在在何处?”

  “夫人已将其带回安置。”

  青年愁容又加重了几分:“速传夫人来见我!”

  “是!”

  只见那老者小跑离开,不一会儿,一名身着华贵服饰的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了堂前。

  “烨寻,你找我?想必你是知道我收留了那孩子!”女子面色有些憔悴,虚声说道。

  “哎,夫人你今日怎么会如此糊涂,若收留那不明来历的孩子,可能会招惹祸端,从我们五族受命在此后没有任何外人能跃雷泽半步,如今却凭空出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婴儿,你不觉得奇怪吗?”

  封人烨寻脸色极为难看,心中更是惶恐不安。数千年来,无一人能从外界越过雷泽,就算是能越过也肯定会被护界法阵发现。

  “看来穿越雷泽和大阵护送这孩子来的人不简单啊!”封人烨寻暗叹道。

  “烨寻,我也深思熟虑了良久,那孩子只有前来禀告你的呈伯和我身边的侍女青儿知道,除我等四人外便无他人知晓。”

  封人烨寻面色舒展了几分:“这样最好,我尽快想办法处理了那孩子的事,以免被更多人知道引起不必要的动荡!”

  “烨寻,孩子是无辜的,今天如果你对他痛下杀手的话,那你以后还怎么面对你自己的良心!若是这样!你和那塔里的恶魔有什么区别?”女子激动大声疾呼道,虚弱的身体也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封人烨寻忙上前握住女子的手,轻声道:“夫人息怒,你身子还虚弱得紧,还些回去休息吧!这孩子我自会处置妥当,我明天就亲自送他出界!”

  “烨寻你可糊涂啊,那雷泽不是普通人能轻易越过的,对你来说是易如反掌,可那还只是个孩子,你怎能保证他不受到伤害?”女子眸中带泪满是哀怜的喃语道。

  “那…那如何是好?”封人烨寻皱眉。

  女子从衣袖中小心翼翼取出了一块刻有奇异符箓的圆月吊坠拿到了封人烨寻身前:“烨寻你看这是什么!”

  封人烨寻大惊:“莫非是…?随后抱怨一声:“不好办了!”

  “尘儿也才出生了三日,我看那婴儿与其年纪相仿,况且族中也只知道族中知道喜添新丁却不知育有几子,到满月之时你在族人面前宣布我诞生双子那不是锦上添花吗?”

  “可…唉~那就依夫人,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十五年后………

  “尘儿,异儿哪去了?”封人烨寻开口向走来的少年问到。

  “弟弟到去后山了,说是去灵泉边修行!”

  开口的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眼眸清澈如水,如有星辰藏匿其中,略显稚嫩的面庞却掩盖不住那温润如玉的俊秀,不凡的气质略带一丝孤冷。

  “你去叫他回来,我在书房等你们!”

  “嗯!”

  应了一声,封人鸣尘便朝着后山走去,不多时,他便来到了后山的灵池边,而他要找的人却并未在此处,随即他朝便着山中密林走去。

  路途中血迹染红了枯黄的树叶,树干之上的爪痕也清晰可见,沿着血迹前行了一里地后,便看到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少年正在酣然入睡,他些许黝黑的身体有着健硕的肌肉,在阳光的照耀下他身上的汗水正冒着腾腾热气。

  在少年身旁则是一堆已经断气的低级异兽,此时这些低级异兽已经面目全非,在少年的摧残下全然看不出是何来头。

  封人鸣尘驻足于少年身后数丈,过了很久见少年没有反应便弯腰捡起来一片枯黄的树叶从指尖弹出。

  嗖…

  酣睡的少年如离弦之箭般高高跃起躲避了树叶的攻击,他揉了揉眼睛看清来者后,蓬头垢面的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不久,看你睡得正香便未作声!”封人鸣尘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温情接着道:“异,父亲找你,怕是因为两天后的五族镇魔大典。”

  “好,我这就回去!”

  封人异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来到了封人鸣尘身前,与大哥封人鸣尘比起来他的个头略微矮了一点,他的容貌虽不及封人鸣尘,但却配得上俊秀二字,与封人鸣尘的孤冷不同他显的活泼可亲了许多。

  二人不一会儿便下山来到了书房,在屋内封人烨寻已经坐等了许久,见到兄弟俩后便站了起来行至他们身前道:

  “两日后便是十年一次的五族镇魔大典,虽然在你们儿时也参加过,但今年却不比上次,如今你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在前几日我们五族之长便决议此次大典之前进行你们年轻一辈的比试。”

  “明日吗?”封人鸣尘缓缓道。

  封人烨寻点点头道:“没错,尘儿你如今已是聚灵八重,过不了多久便可通灵入玄了,此次其它四族后裔中也只有司空家的千金到达了聚灵九重,你要稍加留意,至于其他人则够不成什么威胁。”

  封人鸣尘眼神淡漠道:“我会留意的父亲!”

  随后封人烨寻走到封人异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如命令的口吻道:“异儿,你明日就不必上场了,以你现在的修为只怕会落得重伤!”

  “知道了!父亲。”封人异脸上并无不悦之色,只是心中有些许的落寞。

  他深知自己的修为与兄长封人鸣尘相比有着巨大的差异,如今的封人鸣尘玄力修为已经达到了聚灵八重境,而自己却是寥寥的聚灵四重境,在五族年轻一辈中他只是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笑话罢了。

  如今的封人异连封人家族的秘术“白虎神雷诀”也不能与血脉共鸣显出幻象,若是他上场的话肯定会给父亲和家族蒙羞,在一开始他就没打算上场比试,听到封人烨寻的叮嘱后反到释然了许多。

  “不行,父亲。如果弟弟不上场的话反而让其他四族看不起,再说了四族比试也只是切磋而已不会让弟弟受什么大的伤害,就算弟弟修为不高,但以弟弟体修也不见得会落下风!”封人鸣尘一改方才的孤冷口吻愤慨的说道。

  封人异握住了封人鸣尘的肩膀:“大哥,不必多言,五族年轻一辈比试,其他四族皆是一人出战,如果我们兄弟二人都上场的话则为不公,再说我实力不济,上场便会轻松落败,那更会让他们耻笑。”

  “好了!好了!不必再争论了,你们都回去吧。”封人烨寻摇摇头面露苦涩笑容,挥挥衣袖打发着兄弟二人离开。

  随后兄弟二人便出了房门,留下封人烨寻一人喃语:“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已经十五年了,异儿你也长大了!”

  夜已深,入秋的风透着些许凉意,封人异仰躺在院里的石凳上,看着满天的星辰,不知脑中想着什么。

  “异儿,你怎么在这里躺着,小心着凉了,快回屋里去!周玉兰心疼的柔声道。

  “娘,我没事!”封人异起身笑嘻嘻道。

  “您说星星上真的有神吗?”他突如其来的离谱问题有些让周氏错不及防。

  “为娘哪知道,只是传说在五百年前,天穹上的星星消失了许多,你看那里!”周氏指着北方的天空随即道:“相传那里原本有七颗星宿,星乱过后只有了现在的五星,你可知道这片大陆形如七星排布故名七星大陆,如今也唯独只有七星大陆还留着北斗七星的影子!”

  封人异听的入神,随后又问:“娘,雷泽之外是什么样的?”

  周氏一脸宠溺的摸着封人异的头道:“我们五族受命于此是为了镇守中心之地的凶兽和恶灵,那些凶兽恶灵可非普通妖兽邪灵能比的,它们都是差点毁灭了这片大陆灾厄之源;两日后的五族大典就是为了加强封印禁制而产生的,我们雷泽内的世界被称之为太荒遗境,而太荒五族祖训有约不涉外事。”

  周氏望着封人异认真的模样心中五味杂陈了起来,如今这个境外的“闯”入者成为了她的儿子,但封人异对境外的世界一无所知!

  “这片大陆共有七国,连年战乱从未停歇,玄修门派更是数不胜数,各国皇室建立了国家最强的玄修学府,他们秉持着“宗为国战,国辅宗昌”的誓言,形成了主侍关系,七国之间兵戎相见,七国宗门也都明争暗斗了千年。”

  “七星大陆七国分为两个地域,分别是星魁和星杓两个部分,星魁有四国,分别是北风国、赤阳国、天水国和吟雪国,星杓有三国,分别是,雷烁国、亚丘国和欧兰国,而太荒便在星魁四国的中心。”

  周氏顿了顿神色恍惚间接着道:“异儿,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这方小世界,你会不会…选择离开了?”

  “当然不会了!我会一直陪着娘!”封人异嬉笑答到眼神却格外坚定,他知道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无限,但哪比得上父母亲人的温暖港湾。

  周玉兰准备起身离开,眼中泛起一抹复杂的神色,而后又欣慰言道:“好了!好了!异儿,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明日的比试可不要迟误了!”

  “嗯!”

  应了一声,随即封人异便回到了屋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