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将隐 > 第四章 异变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异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荒遗境中心之地。

五座巨峰环绕的盆地之中屹立着一座巨塔——镇魔塔。

  由于镇魔塔内的魔邪之气溢散的原因,盆地中黑云压顶,遮蔽日月之芒,白天进入此地却如黑夜。

  镇魔塔,塔身呈五菱锥形直冲天际,通体漆黑,高百丈有余,共九十九层,最底层直径约莫二十余丈,就连面积最小的顶层也有五六丈的直径,其塔内妖兽实力越是往上则越强。

  镇魔塔唯一的大门于一层,其高六丈、宽四丈,大门由黑陨暗金所制,门体呈暗金色其间符光耀动,威严肃穆。

  大典开始。

  镇魔塔周围立着五根足有十丈高两丈粗的石柱,五根石柱上雕刻着的五大神兽栩栩如生,五族家主此时正盘膝其上。

  在东边青龙石柱上的是宗正鹤川,西边白虎石柱上的是封人烨寻,南边朱雀石柱上的是慕容颜,北边玄武石柱上的是皇甫皓月,中心麒麟石柱上的是司空仪鸾。

  “诸位家主,开始吧!”司空仪鸾沉声道。

  随即五大家主便摧动玄力异口同声道:“北斗南离,月隐乾坤;镇魔诛邪,九道无形!”

  “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

  “麒麟!”

  “五圣天印!开!”

   嗡…

  五种不同的光芒从他们手掌射出汇聚于塔顶的圆珠上,顷刻间圆珠便迸射出一道直冲天际的五色光芒。

  与此同时,五根神兽柱前出现了五神兽巨大的虚影,它们不怒自威,傲然于镇魔塔的五个方位。

  不远处,六个少年正在塔边观望,他们都是五族之主的子女,十年一次的禁制加强是他们日后成为家主的必修课,而旁观是他们学习封印之术的最佳时机。

  禁制加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六个年轻人也在旁聚精会神的仰头观望着。

  封人异混杂于五位少主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镇魔大典对于他来说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虽说他也是家主之子,但却有名无实。

  “大哥,你听见奇怪的声音了吗?”封人异似乎感觉到异样,对身旁的封人鸣尘说到。

  封人鸣尘皱眉细听,而后摇头道:“我并未听到!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塔里魔邪的哀吼声似乎越来大了”封人异手指着镇魔塔的方向。

  众人闻言心中也多了些许不安,经封人异这么一说,他们也感受到了,镇魔塔身缠绕的魔邪之气也比方才多了许多。

  “哼~连我都不能听见,你一个聚灵四重的废物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不远处宗正龙阳鄙夷道。

 闻言,慕容千羽暴跳道:“喂!你这条水蛇可不要过分了!”

  随后宗正龙阳便感觉被一股浓烈杀气死死锁定,显然是从封人鸣尘身上散发出来的。

  见势不妙,宗正龙阳忙道歉道:“对不起,我…我……”

  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塔底传来,塔底妖兽在疯狂的撞击镇魔塔大门。

  “璃心,快发信号通知族内长老!各位少主速速展开封印之法镇守大门!”司空仪鸾满脸煞白的大声喊到,她知道若将里面的魔邪逃脱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这千年前的“灾厄”若逃到境外的话那这片大陆的生灵将会不复存在。

  司空璃心闻言拿出了一张符箓在手中捏爆,金光从她手中迸出直冲向上,一个巨大的金纹麒麟图腾在半空显现。

  随后各家族少主都迅速的来到了镇魔塔大门前,

摧动玄力掐诀。

  ““北斗南离,月隐乾坤;镇厄驱难,五圣黄印。开!”

  五中不同颜色的玄力汇聚于漆黑如墨的黑金大门上,门壁上的符文随着灵力的摧动流转着赤红的光芒,塔里的魔邪像似感觉到了异样,发出骇人的低吼,攻击冲撞的愈加强烈。

  砰…砰砰…

  吼~一声震天的咆哮从塔顶传来,随之底层的魔邪攻击也停了下来!

  “人类!不要做无用的挣扎,千年来本尊被尔等囚禁于此,今日本尊就要让尔等感受本尊的怒火!”

  直击心底让人发怵的低沉声音从塔顶传出,随之塔内动荡,漆黑魔邪之气从塔内肆意着向外倾泻而出。

  它,太强了!强到让人胆颤!单凭外散出来的魔气威压就让人血流加速,汗毛倒立。

  镇魔塔大门前加持封印的五位少主此时面色煞白,气血回流,嘴角均挂着一抹血痕,他们强忍威压继续运持着玄力。

  吼~又是一声撼天的吼叫从塔底传来,那魔物显然冲开了塔顶的禁制来到了底层。

  伴随着吼叫,五族少主从口中喷出大口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大门前跌飞出去。

  “大哥!!”在旁观望的封人异慌忙喊到,随即摧动玄力形成一道棉柔的风幕接住了快要落地的众人。

  “异,别管我!你~你快走!!”封人鸣尘面无血色,奄奄一息道。

  “不!大哥,父亲他们还在,不会有事的!”封人异决绝道。

  眼下的情形已是十分危机,五大家主的封印加持还未完成,若此时暂停则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那时镇魔塔禁制松动,塔内的魔邪将会倾巢而出。

  “千羽!”五族少主被魔威震溃后,圆柱上的慕容颜焦急的大喊到。

  “慕容颜!集中精神!现在不是你哭丧的时候!若封印出漏魔邪逃出,你来承担这个责任不成!!”宗正鹤川呵斥到。

  封人烨寻也附声道:“宗正家主说的没错!若想控制现在的危局话,我们更应当竭力加持封印!”

  “诸位家主!启用燃魂禁术!”见势不对,司空仪鸾用命令的口吻道。

  其余家主闻言纷纷暴喝一声,随之身上光芒大盛,塔顶的光柱也变得明亮了几分。

  燃魂禁术是一种残害自身魂源的禁忌之术,只有少数强者掌握了这种术式,用了此术后自身的修为会有一定程度的衰减,其副作用更是谈之色变,如千针锥骨的疼痛会持续数日,对往后修行有也有不可逆的残害,所以不到危机关头一般不会有人愿意去发动此术。

  封人异从纳戒内唤出了一瓶聚神丹给众位少主服下,随后一人来到了镇魔塔的黑金大门前。

  “异!你快回来!”封人鸣尘神色慌张道,不只是他,其余少主都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其中慕容千羽的脸上更多的则是担忧神色。

  “大哥,你们现在快恢复伤势,等待司空族人赶来,现在由我来扛着!”封人异坚毅道,随后玄力运转双手撑在了大门上。

  一刻钟,两刻钟…他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全身充血,汗水不断的从他下巴上滴落。

  数次的猛烈冲撞,他仅凭双手挡下,若里面的恶魔未出手的话估计他能坚持一会儿。

  但,恶魔没给他机会。

  吼~

  轰…暗金大门出现了一道一人宽的缝隙,他看到里面丑陋的低阶魔邪也停止了攻击,而黑暗的尽头一双幽紫的眼睛正盯着他。

  他保持镇定,忘却恐惧,大吼一声,忍受着极强的威压,用尽全部的力气继续拼命的撑着大门。

  砰…一根散发黑色魔气的兽爪从缝隙中伸出插到了封人异的右肩上,一阵钻心的痛感消耗了封人异最后的力气。

  “异!快回来!”

  “异…异大哥!”

  封人鸣尘和慕容千羽都大喊道。

  那如利刃般的魔兽尖爪贯穿了封人异的右肩膀,血液顺着魔兽尖爪洒落一地。

  “啊~”

  封人异强忍着疼痛集中精神,血液挥洒间他顾不得太多,摧动玄力欲要攻击。

  咻…

  但,还未等他反应他就被拽进了大门到了塔里。

  迷迷糊糊的封人异看清了那恶魔的本体,他幽紫狭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封人异,足有碗口大的鼻孔正呼出一股股热气。

  它的样子十分狰狞,足有拳头大的鳞片泛着暗黑的光芒,这种黑并非普通的黑色,可以说已经黑到极致让人厌恶的地步,看一眼都觉得心悸。

  若它平展开身体你便会发现,它双足十六爪,一足便有八爪,其形态诡异无比。

  它头顶的独角仅存一段,角上整齐平滑的伤口正向外散发着黑气,都已经过了千百年还没有恢复,可想而知当年所伤它的绝非凡物。

  在家族妖兽典里封人异曾看到过这种凶兽,人们称其为“八爪暗魔蛟”,是‘邪、厄、凶、灾’中危害等级最高的-灾魔。

  妖兽典中记载,八爪暗魔蛟是要兽典里记载的最强魔兽,没有之一,它曾以一己之力残害了雷烁国数百万人,千年前的七国霸主雷烁国自那次魔兽灾乱后便一蹶不振,沦为七国实力的末位。

  暗魔蛟的威压下,封人异喷出一口鲜血,他努力控制自己那将近崩溃的精神,拼命的索取着周围的空气,他身上每一寸皮肤,每一块筋骨如同万千蚂蚁啃食般剧痛。

  他跪扶地上,只能只能微微抬头,余光中瞟到暗魔蛟的幽紫双瞳,只是一眼,便如同坠落深渊。

  封人异因过多失血精神出现了错乱,魔蛟威压下他的体内一阵翻江倒海,他应该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他平常炼体煅骨,以他如今的修为此时可能已经已经血管爆裂,筋骨寸断。

  “千年来,终于见到一个活人了!”暗魔蛟低沉沙哑道,话语中还能隐隐听出一丝贪婪的喜悦。

  随后伸出巨爪握住了封人异,扭动着庞大的身躯,顺着塔顶而去,当它来到九十八层时停住了脚步,松开利爪将封人异平稳的放到了地上,说来也奇怪这魔蛟没有立刻杀了他,若要取他性命只是轻轻拨动一下手指的事情。

  “待本座将外面的猴子收拾进来与你团聚,那时兴许还能塞塞牙缝!”说完它便又去到了塔底。

  轰~

  阵阵轰击声再度从塔底响起,此时的封人异如待宰的肥羊,而等待屠夫磨刀的时候最是难熬,将死之际,大脑都会比以往更加冷静。

  “难道真的就这么死了吗?不…不!镇魔塔一共有九十九层,越是上层的魔邪则越强,而这暗魔蛟被囚禁于九十八层,那楼上的怪物岂不是更强?”

  封人异猛咬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正反都是死,那还不如逃到楼上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随后便拖着残破的身躯顺着石阶缓缓爬去,在他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