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将隐 > 第五章 恶灵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恶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镇魔塔顶层,昏暗的房间中央,一颗泛着银白光芒的光球漂浮在一个玉台上,正有节奏的律动着,如战鼓敲击的沉闷声音从那光球中发出。

  若在别的地方看到这种情景,会觉得诡异,但出现在在这镇魔塔中也就司空见惯了。

  在银白光球微弱光芒的照耀下,房间的角落处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形生物被锁链束缚着。

  可能是受到了那银白光球的影响,封人异有了些许力气,艰难的站起身来,他强忍疼痛佝偻着身体接近查探,入眼间一个虚弱的灵体被缚魔链捆锁在十字柱上。

  此时恶灵如没有生机般纹丝不动,低垂着头,乌黑的长发凌乱不堪,细看之下虽是男子模样,但却魅艳异常。他身着红衣却敞露着胸膛,丰硕的肌肉显露无疑,若是平常女子看到必会道一句:变态!

  “你,想死?”

  距恶灵三丈时,恶灵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望着封人异,他虽有如人的五官,却一目双瞳(重瞳),瞳中泛着血光在黑暗中格外恐怖,若细看之下你便会发现他额头还有一只紧闭的天眼,但就是这个看似普通形体似人的邪灵却被封禁在了镇魔塔的最顶层,若非大邪大恶也不至于此。

  这诡谲的灵体威压要比那八爪暗魔蛟要弱上许多,可能是因为缚魔链的压制了他魔力的缘故。

  但,封人异能感觉到,他的威压之中散发的阴寒之气却比暗魔蛟浓郁数倍。

  封人异不受控制的瘫倒在地,气若游丝回道:“前…前辈,我不是有意冒犯!还请前辈原谅!”

  与此同时,暗魔蛟发现封人异逃到了楼上,觊觎塔顶恶灵的实力却不敢上楼抢夺,只听见一声愤怒的咆哮!

  吼~

  “你!是被那泥鳅抓进来的?”红衣恶灵开口问到。

  封人异以恭敬的姿态回答道:“是…是的前辈!”

  与暗魔蛟不同,这红衣恶灵要亲和许多,但口吻中的狂傲却要胜过魔蛟。

  “那你想不想逃离此地!”恶灵接着问到,眼中寒芒一闪。

  “当然想。”封人异略感诧异,这红衣恶灵尽如此通事理。

  恶灵冰冷道:“要出去的首要条件就是让我寄存在你的体内,用我的力量震慑那泥鳅,不仅如此,等出去后你还可以用我的力量将这镇魔塔的大门封印起来!你可愿意?”

  ‘眼下最大的危机就是解决那魔蛟,若再犹豫下去,魔蛟攻破大门破塔而出后,其余魔邪也势必逃出,到那时候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封人异思想斗争片刻后道:“若是这样,我愿意!”

  恶灵阴沉道:“你,过来!”

  封人异面无血色,顶着威压缓慢的挪动着身体爬到了恶灵身前。

  接近恶灵后,恶灵身旁萦绕的阴寒煞气让封人异的骨头都颤栗了起来,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勉强的支撑着,或许恶灵也知道封人的修为尚弱,压制了自己的外放威压,也不至于让他产生抗拒。

  “摧动玄力于手掌之上接触我!”

  闻言封人异照做,用尽所有力气将残存的灵力汇聚在了手掌上,当他的手触碰到恶灵时感觉大脑一阵晕眩,气血涌动。

  恶灵见状,阴沉的脸上露出喜色,邪魅一笑后化成了一道暗色红光,顺着封人异的手掌进入了他的体内,十字柱上的缚魔链也稀疏落下。

  “哈哈哈~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蠢啊!”

  重获新生的恶灵大笑的讥讽道。

  恶灵入体后,封人异扑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与此同时他的皮肤出现了数百道血红龟裂,仿佛下一刻他的身体便会爆裂开来。

  在封人异纯白的灵魂空间内,恶灵正漂浮其间,此时他正望着封人异那虚弱的灵魂,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

  “无知小儿,待本座夺舍了你的灵魂便可离开此地,他日再寻铸体之法!”恶灵傲然的自语道。

  “你真的这么以为吗?”

  封人异那虚弱的灵魂忽然开口,随即金芒大盛,站立了起来,虽然外貌不变但气场却强的可怕!和之前判若两人;切确来说,因该是判若两魂。

  恶灵面露惊讶之色:“哦~有意思!想不到还能动弹。”

  封人异那灵体清冷道:“就凭你也想抢占这副身体?”

  “大言不惭,虽说被封印在这塔里近千年,但对付一个比较特殊的灵魂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面对封人异灵体的嘲谑恶灵并未未动怒,反而不以为然的冷笑说到。

  “你能被封印在此,想来那颗心脏也不平凡,就给他个见面礼吧!?”

  “你~你想要干什么?”

  显然那恶灵已经慌张了起来,想来也是,如果不是那银白心脏的加持,以他塔顶恶灵的身份,单凭那缚魔链怎么囚禁他千年,可想而知那颗单独的心脏并非凡物。

  “曾经我如你一般,过分自信,以为握住了下一刻,以为擒住了结果,到头来却被所谓的以为所戏弄,人最可悲的就是“我以为”,却不知以为的万事万物皆有变数,那今日我让我来做那个变数吧!”封人异的灵体说着激起了周身金光,而他的躯体也被金光包裹着站立了起来,他的躯体佝偻着双手自然的垂着,行尸走肉般来到了那银白心脏前。

  “快住手~”

  恶灵没有了方才那不可一世的高傲姿态,怒意蓬发,他睁开血色天眼,暗红魔气萦绕周身,顷刻间,白色的灵体空间血光大作,激起魔力猛的朝封人异的灵体攻击而去。

  封人异的灵体不为所动,眼中闪过一丝阴寒,微微抬手沉声道:“跪!下!”

  噗通~

  恶灵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巨力压倒,匍匐在地上,呈跪拜之姿,此时他眼中满是惧色。

  这一刻,他深深感受到了何为恐惧,身前的这个灵魂强到离谱,如天神临世般,在他面前,他如同那妄想撼树的蜉蝣般无力。

  封人异灵魂的操纵下,他那无识的躯体机械般的抬起手臂,指尖所到之处玉台周围的结界瞬间破碎消散,他缓缓握住了那颗银白心脏。

  嘭…嘭嘭…

  有节奏的鼓击声自银白心脏发出。

  灵魂空间内,匍匐在地的恶灵本就惨白的面容又加白了几分。

  哧~

  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封人异外界的躯体用指尖划开了自己的胸膛,但在金芒的护持下没有血液挥洒的场面,他胸前的血红心脏此时正裸露在空气中,噗嗤噗嗤的微弱跳动着。

  下一刻,他将银白心脏嵌入了自身的心脏处,神奇的画面出现了,封人异自身的心脏慢慢的与银白心脏融合,他心脏周围的血管、筋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与银白心脏连接。

  “不~”

  恶灵发出最后哀鸣。

  一刻钟后,融合完毕,而外界封人异的躯体也再次倒下,他躯体因恶灵入体出现的血红龟裂也在被一点点修复。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作为灵仆为“他”效力,二是,让我将你剥离然后毁灭。”封人异的灵体缓缓道,说是两个选择,实则恶灵别无选择。

  “你~你究竟是什么来头?”恶灵颤栗着问到,此时的他像极了摇尾乞怜的恶犬。

  “看来你有答案了!你只需知道,我,比你强!”封人异的灵体淡然的说着随后手中掐诀:“天地幽罗,入我灵阙,遵主之命,至死而终!”

  一道唤灵咒契出现在了恶灵面前,而恶灵也没有迟疑直接将手掌放在了咒契之上,随即便消失在了灵魂空间深处。

  与此同时,外界封人异躯体的右臂上出现了一个血红的咒纹,随后又隐没下去,一切归于平静。

  “于你而言,这里太过安逸,我就用最后残存魂之力送你离开此地,离开这方小世界!”金色灵体说着随即,再次操纵着无识的身躯站了起来。

  “在此之前,先稳住了下面那不安分的畜生,。”金色灵体说着,随即从手中迸射出一道金芒。

  只见,一只金色巨手从塔底凭空出现,紧紧捏住了暗魔蛟的身体,眨眼间暗魔蛟便被拽到了封人异身前,八爪暗魔蛟眼中显现惊惧之色,不等它反应便被数道金光锁链束缚。

  “神离天裁!”灵魂空间内金色灵体悠悠念道。

  只见金色锁链瞬间收紧,嵌入了魔蛟的黑色鳞片中,金色锁链与魔蛟省体接触的地方生起阵阵黑烟,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

  暗魔蛟发出凄厉的哀嚎,庞大的身躯努力的摆动着试图挣开束缚,但每挣扎一次锁链便勒的越紧一分,

  以封人异金色灵体的实力本可以灭杀魔蛟,而魔蛟一死,其身上庞大的魔气必然会污染此地,再者就是‘他’已无过多的玄力来处理这魔蛟,若不濒临死亡,他也不会将仅有一次的现身机会浪费。

  镇魔塔外,封印以至最后一刻,冲天的五色光芒照亮了夜幕。

  塔内的动静虽然无法窥探,但暗魔蛟的动静却格外巨大,随着它凄厉的哀嚎后也平静了下来。

  镇魔塔大门处,有二三十个司空家家臣正布阵封印着大门,各大家族少主也也在不远处运功调息着,唯有封人鸣尘守在大门口。

  半个时辰之后,封印结束,一切落下帷幕。

  封人烨寻来到了大门处,拍了跪在地上痛哭的封人鸣尘,失神的望着眼前坚不可摧的黑金大门,许久后一行清泪漱漱落下。

  仰头哀怨道:“异儿,都怪为父!不该让你来这凶恶之地!”

  ………………

  翌日,封人家为封人异办了葬礼,建了衣冠冢,而曾经那个不起眼的少年,成了各家族心中的英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