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能系巨星 > 8.这老爹,也是没谁了

我的书架

8.这老爹,也是没谁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上电脑,何荣下楼吃饭。

  老爸老妈的脸色与中午一样,很难看。

  何荣没有多问,端起碗,安安静静的吃饭。

  老爸老妈似乎没有多少吃饭的心思,随便吃了一碗饭就放下碗了,何青青根本没有察觉到老爸老妈的异常,端起碗,吃得很香。

  她连续吃了三碗饭,喝了两碗汤才停下来。

  抿了抿嘴,这一顿饭,她吃得比中午那一顿更香。

  何青青神经很大条,不会去察言观色,猜测别人的心思,看到她这一天傻乎乎的样子,何荣觉得特别欣慰。

  社会就像是一个大染缸,很现实,很残酷。

  在小妹何青青没有长大、懂事之前,何荣希望她一直都保持这个样子。

  不去察言观色,不去揣测别人的心思,就这样,吃了玩,玩了睡,睡了吃,无忧无虑,没有太多的烦恼和忧愁,这样的何青青,是何荣最喜欢的。

  不懂事有不懂的乐趣,成年有成年的难处。

  他想就这样守护着小妹无忧无虑的长大,直到有一天,她想自己飞向天空,去看看外面这精彩纷呈而又艰难重重的世界。

  无论发生了什么,干着急是没有用的,何荣慢慢的吃了两碗饭,放下碗筷,小妹何青青乖巧的热水、洗碗。

  走到楼上,陪着老爸老妈,何荣看了两集抗日神剧。

  何观澜是个非常爱国的人,无论是抗日神剧还是抵制岛国的一些视频、作品,他总是格外的热衷。

  看了两集电视剧,何荣简单的洗漱一番,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就寝。

  ——————

  躺在床上,何荣开始回味昨天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小说的数据过于惨淡,这是他预料之外的。

  同样,视频的数据也是过于惨淡,这也是他预料之外的。

  开局接连两处失利,让他对于自己的抉择,产生了一丝怀疑。

  到底是选题材的时候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分析不符合当下的市场,对此,他没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判断。

  先前。

  《食神》这本小说的辉煌,至今何荣仍然是记得非常清楚的。

  美女作家+史上最强新人王+开宗立派+一书封神。

  这些标签,无论是任何一个,都是极其引人注目的,而当这四个标签汇集在一起,想要不去关心也很困难。

  可。

  就是这么火爆的一本现象级的网络小说,居然在此折戟沉沙了,不由得,让何荣颇为无奈,更多的是扎心。

  人家一写火爆全网,一书封神。

  他一写,符号都没有变过,原封不动的传上去数据却如此惨淡,不由得让人嘘嘘不已。

  同样。

  他信心满满的游戏剪辑视频的数据也是异常惨淡,这让他对于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更深的怀疑。

  他敢确保,自己对市场的分析是很准确的,自己剪辑的视频质量也很高。

  市场分析到位,质量还很高,就是这样的作品却扑街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时间想不通,他没有多想,短时间找不到原因就只有坚持下去,再多去跨几个行业他没有那么充分的精力去应对。

  坚持下去,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

  迷迷糊糊之中,何荣似睡似醒。

  夜。

  渐浓。

  他似乎听到了老爸老妈的争吵声。

  李倚天:“之前让你别借钱给他,别借钱给他,你不听我的,现在好了,两万三借给人家了,说好的三个月还,到现在都快一年多了,他还没有还,再过两个月,你家大儿子就要上大学了,报名费少说也要六七千,东家的钱要完工后才能拿到,我看你怎么办,哪里去找这六七千。”

  闻言,何观澜反驳道:“那混账东西能不能考上一本还两说,报名还早着呢。”

  “哼。一本二本又怎么了?考不上一本就不让他读了?平时让你少喝酒,少喝酒,你不信,喝了酒把钱全部借给赖马子,你明明知道他是个地痞流氓,又没有什么手艺,还敢借这么多钱给他,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个猪脑袋当时是怎么想的,要是找不到报名费,我就和你没完没了。”李倚天恨铁不成钢,情绪异常激动。

  话音刚落,何观澜情绪更加激动,仿佛是被刺到了什么软肋一般,咆哮道:“喝酒,喝酒,你又拿我喝酒说事,我可先说啊!借钱给他的时候,我没有喝酒。再用喝酒诬陷人,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娘就要看看你到底怎么不客气,还说不得你了。要不是你借钱给赖马子那个狗东西,会有今天的这些事情?劝你喝酒难道劝错了?你哪次不是因为喝酒误事?我们去安天省打工三年,赚了20多万,本来是回老家来盖房子的,还不是你,喝醉酒之后,被人家喊了两声何老板,就找不着北了,一口气,全输了。要不是想着有刘忆和晚晴在,我早就走了,谁还和你这种人一起过。”

  提到这件事,李倚天感觉心在滴血。

  那一年,何观澜输掉20万的那年,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工资普遍在1200左右。

  那20万,不止是何观澜一个人的功劳,其中还有很多是她李倚天的心血,可,就是这么一分一分拼出来的20万,让何观澜一股脑全部给输完了。

  这样的事情,一连发生了三次。

  本来在十年前便可以将房子建好,因为何观澜嗜酒、好面子、烂赌,拖到了七年前才将房子建好。

  七年的心血,七年的努力,全部被何观澜输得一塌糊涂。

  而现在,工期还没有结束,何观澜因为好面子,又将两万三借给了一个地痞流氓,如何不让李倚天寒心。

  “走,你走啊!看着你我还心烦呢。”

  被李倚天说恼怒之后,何观澜也没有了多少理智,说话的时候,丝毫不留情面。

  “好,好,何观澜,这是你说的,我和你足足在了20年,忍了你20的气,你居然让我走,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话罢。

  李倚天起身,随便拿起几件衣服,破门而出。

  “砰。”

  听到关门的声音,何荣一下子从似睡似醒的状态中醒来。

  开灯。

  他迅速的朝着老爸老妈的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房间里面就只有老爸何观澜一个人,打开楼道的灯,何荣快速的跑了下去,看到楼下那个坚强的身影,何荣喊道:“妈,你去哪儿?”

  眼见何荣追下来,李倚天有些心软,没好气的说道:“这么大晚上,你起来干嘛?快回去好好睡觉,大人的事情你别管。”

  “妈,我爸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生他的气,不值得。”何荣开始劝道,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何观澜错了,但以老爸何观澜死要面子的性格,想要他认错,那是绝无可能的。

  他现在就只想劝住老妈李倚天,一家人要整整齐齐,少了一个,都不是完整的家了。

  有他和小妹何青青在,老妈心一软,就不会走了。

  连续说了将近十多分钟,何荣才将李倚天喊回来。

  看到李倚天回到房间,冷静下来的何观澜自知理亏,便没有再说一句话。

  门外,何荣幽幽的说了一句:“李铁柱欠我们家的钱,我会想办法,爸,妈,你不用操心。”

  不敢对李倚天再发火,不过,对何荣,何观澜是没有多少顾虑的,他怒哼道:“哼,尽说一些大话。让你好好学习,你却总是和我们作对,说学习很简单,作业也不做,现在好了,连一本都考不取。一本都考不上的人,就别在我眼前说什么大话。”

  对此,何荣没有多说些什么。

  这老爹何观澜的嘴,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臭,能碰到这种极品老爹,真可谓{三生有幸}。

  作为职业作家,有时候,脑洞大开的何荣也在想,老爹这脾气,这嘴臭的程度,是怎么娶到漂亮的老妈的,同样,年青的时候,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莫非是绑定了【气死人不偿命】的系统,越怼人,实力就会越强,所以到老了,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怼。

  看了看时间,凌晨3:29。

  今夜,特别漫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