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赖马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赖马子本名李铁柱,是何荣同村的人。

  比起他的本名,很多人都愿意叫他赖马子,没有其它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脸上全是麻子,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给人用马儿驼东西赚钱。

  赖马子在村里面的名声很差,几乎都没有人搭理他,更为重要的,因为何荣所处的这个地方的农村人都比较势力,眼见赖马子全家走得只剩下他一个,而他又没有老婆,村里人觉得到了他这一代,当他也挂了,那么他李铁柱的这一脉就完全绝种了,断子绝孙,不复存在,故此一直很看不起赖马子。

  因为以上的原因,很少有人搭理赖马子的,更别提借钱给他,但,何观澜是赖马子为数不多的表面兄弟。

  何为表面兄弟,那就是,能够利用的时候,称兄道弟,若是利用不了,翻脸就不认人,赖马子就是这种人。

  但,村里面的人虽然看不上赖马子,却没有人敢欺负赖马子,原因很简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可是一无所有,若是你说话让他难听了,那么.......他大不了就一了百了,反正什么都没有,也不怕再失去什么。

  而其他想要嘲讽、看不起他的人,也会掂量掂量,到底是一时嘲讽重要,还是一条小命重要。

  前些年,赖马子就是因为与人发生口角,捅了别人几刀,而后拿不出赔款,被关在牢里好几年,恶名在外,很少有人招惹他。

  不过。

  虽然赖马子的本名是李铁柱,但他本身也不憨,不仅如此,反而很精明,平时他也只敢欺负些家人出去打工,留守在家的年迈老人,对身强力壮的壮汉,他可不敢招惹。

  别的不说,对看人,他还是看得比较准的,深知何观澜嗜酒如命、死要面子、滥赌成性,他一次又一次不断的讨好、接近、恭维、吹捧何观澜,三番两次,他就混成了何观澜的猪朋狗友,平时何观澜见他生计困难,也会找些工地上的事情给他做,接济他。

  何观澜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狼子野心,同时,也没有看破他的小心思,反而觉得赖马子是他的真兄弟,比自己的亲兄弟还要亲;三个兄弟一个妹,说话总是与他作对,哪里像赖马子,一直很懂他,说话都是说到他的心坎里面去,像是赖马子这样的真兄弟,从始至终,就只有这么一个。

  要是借钱之后,能够还钱,那就更好了。

  得到何观澜恩惠的赖马子对于这些小恩小惠并不领情,他一直在讨好、恭维何观澜,就是想要与何观澜搞一笔大的,三杯两盏白酒下肚,本就飘得不行的何观澜听到赖马子恭维自己何老板,有钱,膨胀得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系数。大手一挥,何观澜非常豪迈的将从公家拿来的两万三借给赖马子了。

  回到家,清醒过来,想到赖马子的条件,再想到家里面的李倚天,何观澜惊出一身冷汗。

  完了。

  怎么办?

  借钱给赖马子的时候,很有面子,可是,以赖马子的条件,想要还这些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想要出去和赖马子要钱,又落不下这个面子。

  等回到家,李倚天问起的时候,他依然死不认错,说让李倚天不要狗眼看人低,人家赖马子可是个有信誉的人,说三个月还,一定会三个月还,要是还不了,他从此不踏入家门一步。

  为此。

  两人大吵一架,大打出手。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从借钱到现在,一年过去了,别说还钱,硬币都没有见到一枚,而何观澜却逞强的呆在家里,可见他的誓言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赖马子的态度很坚决,一是没钱,二是还不起,命就在这里,你想要拿,你就拿去。

  对于这种无赖的人的无赖做法,何观澜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同样,别人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

  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局。

  他一没有家人,二没有其它经济收入,就算是把他的那烂木屋卖了,也不值两三万。

  报官?

  报官也不是没有报过,可是,人家的态度很坚决,我家就只有我这么一个人了,哪里还有钱拿得出来?命在这里,就算是官府来人也没有丝毫作用。

  而如今,何荣又要临近大学开学报名了,嘴上说没有考上一本,就让他不要去读了,实际上,只要是读书,只要何荣愿意去,无论去哪里读书,他们都会支持何荣去,无论是精神还是金钱上。

  按照何荣小姨去年的报名费来看,学费加书费加住宿费,应该需要将近六七千,而何家日常开销本来就大,加上最新的工程还没有结账,工期不到,肯定是拿不到钱的。

  如此一来,先前打定好将那两万三的工钱作为何荣的报名费的愿望也落空了。

  一个头,两个大。

  李倚天是一个很要强的人,除非是涉及到大病、大伤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一般都不会开口与别人借钱。

  ————————

  比起彻夜难眠的李倚天与何观澜,因为是半夜起床的,何荣本身就很困,一觉睡下去,足足睡到第二天上午11:28才醒过来。

  揉了揉眼睛,他的眼睛有些痛,半夜起床,加之又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他的眼睛有些浮肿,就像是包夜上网的感觉似的。

  简单的洗漱一番,何荣朝着楼下走去。

  楼下空荡荡的,父母早就去干活去了,家里面也没有养宠物,一片寂静。

  又回到楼上,将何青青直接拽了起来,让她认真做饭,何荣从侧面出去。

  赖马子家距离他家不算太远,五分钟左右的路程。

  何荣家是在村口拐弯第一家,而赖马子则是在村中央中上的位置。

  七分钟后,何荣来到赖马子家门前,一间大概三十多平米的小木屋以及一个马厩一个厕所出现在眼前,何荣敲了敲门,开口喊道:“李叔,在家不?李叔,在家不?”

  一连喊了两声,都没有人回应。

  直接从赖马子家走下来,走到村中央最下面的位置,一个小麻将馆,何荣四处看了看。

  今天麻将馆生意很好,院落外面都坐满了人。

  外面没有找到赖马子,何荣直接走进去,在麻将桌的角落处看到了赖马子。

  赖马子个子很矮,只有一米六出头,他长着一张桃核脸,一脸的麻子,头发乱蓬蓬的,油的发亮,这恶臭程度,最低都有半年没有洗过。

  赖马子的眼睛很小,说话的时候,只有一丝缝隙,别人的五官,是老天爷的杰作,一笔一画,精雕细琢,而赖马子的五官,就像是老天爷随意的拼凑在一起的一般,难以入眼。

  “李叔,我找你有点事。”

  对着赖马子,何荣微微一笑,开口喊道。

  房间里面的人抬头看了何荣一眼,低头,继续打麻将。

  赖马子看了何荣一眼,没有理睬何荣,自顾自的看着别人打麻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