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能系巨星 > 10.我是一个好人

我的书架

10.我是一个好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麻将馆里面,其他人对于赖马子与何观澜借钱的事情也是有所耳闻,眼前何荣前来,不出意外,应该是和赖马子要钱,一个个,似笑非的看了一下何荣。

  他们想要看看,何荣拿这个地痞无赖有什么办法?

  你老爹都没有要到的钱,就你一个毛头小子,能行吗?

  目光很平淡的看着眼前的赖马子,何荣徐徐开口喊道:“赖马子,你耳朵聋了?没有听到老子喊你?”

  何荣先前之所以叫赖马子李叔,是出于对年长的人一种尊重,撕破脸,别说李叔,就算是叫李儿子,何荣都嫌脏。

  话音刚落,宛如平地惊雷。

  语不惊人死不休。

  麻将馆里面的人面面相视,他们没有想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何荣,说话居然会如此的直接,而又得罪人。

  赖马子那是什么人?

  说好听一点,他是一个无赖,说难听一点,他就是等死的废人。

  反正一无所有,也不太在乎得罪谁。

  麻将馆里面的人从心底看不起赖马子,不过表面上,还是微笑的喊一生李哥。对于赖马子这种疯狗,还是不要为一时的口头之爽而被他捅刀子,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而何家的这小子倒好,直接开口就是:“赖马子,你耳朵聋了?没有听到老子喊你?”

  这完全是将赖马子往死里得罪。

  难道不怕赖马子直接暴起动手?可真是活腻了。

  喊赖马子只是大家的茶余饭后的口头之谈,而这恰恰是赖马子最在意的东西之一,除了村里面最强势的那几个人,没有谁敢当面喊他赖马子,而一句老子,又将仇恨拉到了一个高点。

  一个个放下手中的麻将,抬头看了过来。

  今天的事情,难办了。

  他们想要看看,到底是鱼死还是网破。

  劝架?

  劝架是不可能的,哪里有看戏来得直接爽快。

  赖马子杵着的手也放了下来,小眼睛死死的盯着何荣,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和谁这么说话呢?”

  指着赖马子,何荣认真的说道:“我们村里面,想必没有第二个赖马子了吧!”

  “好,好,好。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了,就算你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喊我一声李哥,小子,我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敢这么和我说话。”话罢,赖马子从后腰裤袋直接拔出一把尖刀,恶狠狠的冲了出去,小眼睛死死的盯着何荣,似乎,要是让他不满意,下一刀,就会刺在何荣身上。

  眼见赖马子拔出剪刀,麻将馆里面的人也不打麻将了,直接拿起自己的钱,快速的朝着门外跑去。

  赖马子弄死谁他们不在乎,可是,麻将馆里面这么挤,尖刀无情,万一赖马子一个不注意,一刀刺在他们身上,那可就是殃及池鱼了。

  他们很想看戏,但比起看戏,还是自身的小命要紧。

  看着赖马子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何荣笑了,手指头轻轻的在门板上敲了三下,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何荣徐徐说道:“李二嫂脊背上有两颗痣。”

  何荣的声音不大不小,隐约间,就只有赖马子以及附近的一两个人听得见。

  这句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估计,何荣又补充了一句:“我在你家等你,如果你三分钟不到,那么我就走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话音刚落,何荣转头就走了。

  听到何荣的话,赖马子的脸色很快的就沉了下来,看着何荣背影消失的方向,咬牙,他收好尖刀,看着一边正在看戏的众人,怒喝道:“看,看什么吗?没看过你家李爷爷?”

  被赖马子一阵恶骂,众人敢怒不敢言,没有人跳出来触赖马子的霉头。

  等到赖马子离开,众人纷纷怒骂道:

  “哼,仗着自己有把尖刀就了不起?老子只是赖得欺负这种断子绝孙的残废罢了。”

  “么的,平时喊他一声李哥那是给他面子,真的当自己是个东西了。”

  “这狗东西,迟早也要断子绝孙,赖得和他计较。”

  “也不知道何家那小子和赖马子说了些什么,赖马子居然乖乖服软了。”

  “不知道诶,不过按照赖马子那脾气,肯定是有把柄在何家那小子手里呗。”

  ......

  何荣静静的站在赖马子家门前,等着赖马子来。

  他相信赖马子会来。

  一定会来。

  锋利的尖刀。

  不可怕。

  伤人的尖刀才可怕。

  赖马子的尖刀,伤不了何荣。

  不一会儿,看到下面赖马子的身影,何荣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过这丝微笑转瞬即逝。

  走到自家门前,赖马子目露凶光,死死的盯着何荣,恶狠狠的说道:“你喊我来干什么?“

  赖马子对于李家二嫂的事情只字未提,摆着明白装糊涂。

  “后头坡、猫耳洞、龙泉沟、其凉山.......”

  何荣没有直接回答赖马子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了几个地点,每当他说出一个地点,赖马子的脸色就苍白三分,等说完最后一个地点的时候,赖马子脸色惨白,恶狠狠的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何荣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李二哥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不会管你是不是孤家寡人,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你的脑浆糊地我都不觉得稀奇。我来找你,就只是想要要回你差我家的两万八千软妹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是一个好人,你欠我钱,我拿到钱,我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两者皆大欢喜。如果我拿不到钱的话......那就不要了,一条命,两万八,我觉得不亏。”

  掏出尖刀,赖马子咆哮道:“小子,你敢威胁我。”

  没有在乎赖马子手里面的尖刀,何荣像是讲故事一般的说道:“我来之前,已经向我家里面的人说过这件事了,我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我也相信你。不过你放心,我拿到钱,那么这件事,就会烂在我们肚子里,如果我拿不到钱,你的下场不会比我的好的。”

  “我没钱。”小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最终,还是赖马子服软了,收好尖刀,一副不是我不还你,而是我没钱的样子。

  他的确没有说假话,他真的没钱。

  拿到何观澜的两万三,他装了几天大爷,不过几天全部赌输了,剩下的日子,驮一天马,吃三天饭,等到没有饭吃了,再去驮马。

  知道赖马子会怎么说,何荣指了指赖马子的马厩,认真的说道:“你的马挺俊的,我记得村里面有好几家驮马的对你的马都赞不绝口,想必他们很想得到你的这匹马。”

  “小子,你做梦。”提到自己的马儿,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也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唯一手段,想要他卖马,想得倒美。

  “我听说,李二哥明后天就要回来了,我家有一壶好酒,想必李二哥很愿意和我老爸喝一壶。既然你没钱,那么我也不勉强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勉强别人。”说话的时候,何荣始终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赖马子喊住了何荣,火冒三丈的说道:“小子,我就只借了你家两万三,不是两万八。”

  何荣抓了抓头,轻笑道:“哦。不好意思,记错了,李二哥和我说的是两万八,难道是李二哥和我说错了?那么等李二哥回来,我去找他确认确认,是不是两万八。”

  “你,你,你小子。”赖马子气急败坏的说道:“我那匹马卖了也只有一万三左右,我真的没钱。”

  “你家靠近马路边的那块田,不是有好几亩吗?那块田地势平沃,随便卖个几万,都有很多人想要接手的吧!”何荣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小子想得美,那块田是我用来养老的,要是没那块田,我以后养老怎么办?”赖马子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跳起来破口骂道。

  摊了摊手,何荣徐徐说道:“关我什么事?钱,明天中午我就要拿到。两万八,一分不少。还不还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强迫别人,我是一个好人。”

  话音刚落,何荣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赖马子的手始终放在自己的尖刀之上,不过,提到李二哥这三个字,他生不起半点动刀的念头。

  他是地头赖皮蛇不假,但,李二哥是真的盘山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