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能系巨星 > 18.一头雾水

我的书架

18.一头雾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

  李倚天一愣。

  何观澜一愣。

  别闹。

  去和赖马子把钱拿回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赖马子孤家寡人一个,再加上他懒惰成性,别说是拿出两万三,就算是300,他都不一定拿得出来,听到何荣的话,两人的第一印象是何荣在说胡话,因为他们两个一直吵架,没有找到劝架的方式,故此,才找了一个袋子,很刻意的阻止他们继续吵架。

  若非如此,他们实在想不到其它可能。

  “刚才我和你爸在开玩笑呢,无论如何,你的报名费,我都会想办法的,只要你想要读书,无论读多久,妈都支持你。”

  李倚天有些强颜欢笑,随即坚定的说道。

  何观澜板着一张脸,没有多说些什么,他本就是一个不喜欢别人不顺他心意的人,而李倚天说话又非常直接,基本上在家不用过多考虑他‘面子’的问题,让他心情很是不爽。

  而之前又做了许多‘没那么好’的事情,把柄被李倚天抓在手中,他纵使想要发怒,也找不到任何借口。

  何观澜还想要辩解什么,不过,何荣先一步将袋子打开了,将袋子之中红彤彤的软妹币拿了出来。

  看到何荣手中一小摞软妹币的时候,李倚天和何观澜有些难以置信。

  将袋子中的软妹币拿在手中,验了验,是真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何荣,李倚天的手放在袋子上,语气非常沉重的说道:“儿呀,你知道你长到今天,妈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吗?妈最自豪的事情,不是你从小到大成绩很好,也不是你写作拿过全国一等奖,妈最自豪的事情就是你和其它家的小孩子不一样。你从来都没有在我们面前说过谎话,骗过我们,也没有在大人面前说脏话,做一些犯法的事情,这是妈最骄傲的事情。从小到大你都没有骗过妈,你看着妈的眼睛,老实告诉妈,钱你是怎么来的?可千万不要骗妈呀。”

  说到最后的时候,李倚天的话几乎都是颤抖的。

  这两万三,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不算是什么大数目,不过,乍一下在现在困难的时候拿出两万三,还是比较麻烦的。

  而何荣,只不过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正常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拿到这么多钱。排除了正常情况下能够拿到这么多钱,那么就只有寥寥几种可能。这几种可能,无一不是要坐牢的大事情。所以看到这笔钱的时候,李倚天不仅没有欣喜,反而很惶恐。

  暂时没有拿到钱没关系,她可以想办法,可以去借钱。

  可是。

  若是何荣真的挺而走险,去做违反乱纪的事情,那么她这的一辈子,那就真什么指望了。同样,何荣的一辈子,也就完蛋了。

  她是一个‘不甘心’种地的农村人,但本质上,她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何观澜的脸色也很烂,不过,他并没有李倚天这么直接说出来,而是以一种极其失望的眼神看着何荣,仿佛是在说:“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何青青将这些完全收揽眼中,看到何荣从袋子里面拿出一小摞钱,不由得眼睛一亮,吞了吞口水,振奋的说道:“哇,哥,你好厉害呀。赖马子欠我们家的钱,爸都没有要回来,你却要回来了,不愧是我哥,也太厉害了。”

  话音刚落,何荣有些哭笑不得。

  老妈李倚天都用这种口气说话了,她居然还没有看得出眼前的形式如何,他真的不知道是该夸何青青单纯还是骂她没脑子。

  没有理会何青青,何荣认真的说道:“钱真的是我从赖马子那里拿的,没有做什么违反乱纪的事情。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又不会那么冲动。”

  白了何荣一眼,李倚天没好气的说道:“你不冲动,之前念初中的时候,会把人家骨头都打裂了。”

  何荣没有争执这个问题,有些事情,是很难向父母解释得通的。

  随即,何荣又将要钱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他没有完全说清楚,省略了一些细节和关键的东西,比如说:李二嫂,比如说,堂哥的那个故事。

  按照时间线来看,现在的堂哥还没有和李二嫂勾哒上,况且这些事情,不宜说得太明白,开头、结尾有了,过程在此刻,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

  从何荣的嘴里面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李倚天拽着何观澜来到了赖马子家门前,对于赖马子,李倚天可没有何观澜那么客气,直接开口喊道:“赖马子,给我滚出来。”

  赖马子会耍尖刀不假,但要是论动粗,三个赖马子都不是一个李倚天的对手,所以她有恃无恐。

  李倚天与何观澜的运气很好,两人来得正巧,当李倚天喊赖马子的时候,赖马子正好在家里面。

  听到是李倚天的声音,赖马子木屋里面冲了出来,气冲冲的说道:“欠你家的钱已经还了,你们到底还想怎么办?你们何家不要欺人太甚了。”

  闻言,李倚天一愣,嘀咕道:“钱还了?”

  “我的田都卖了,现在就只剩下一匹马了,我可告诉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要是想要打我的马的主意,大不了我也不火了。”

  赖马子把心一横,说话完全不怕得罪李倚天,也不怕李倚天将他和李二嫂的事情说出去。

  田卖了还何家的钱,还有马儿赚钱维持生活,若是连马儿都卖了,那么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他顾忌李二哥是顾忌那个像是疯子一样不讲理的‘土匪’,要是听到一些风声,肯定会把他直接活剐了,他在村子里基本上半横着走,那是因为他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可是,就只有他自己清楚,如果自己不凶一些,肯定会被那些人一脚又一脚的踩在脚下,实际上,对于村里面比较野蛮、凶悍的人,他是敬而远之的。有些人他惹得起,有些人,他惹不起。

  在威胁到生命的情况下,他会乖乖的低头,但若是连命都没了,那么他自然没什么可以在乎的。

  之前他被何荣敲诈了一笔,一直怀恨在心,而现在,李倚天和何观澜又杀上门来,摆明了就是不给一条活路,那么他自然也没有任何好脸色给他们看。

  当然,之前借到钱之后,他再也没有给过好脸色。

  话音落入李倚天与何观澜的耳中,两人愣了一会儿,急忙掩饰住惊讶的情绪,首先,还是李倚天先开口了,她缓缓说道:“我们这次来,是想要借你家的马驼点东西,既然你不愿意,那么也就算了。”

  说完。

  拉着何观澜,李倚天走了回去。

  随后。

  赖马子还钱了,而且还是把地卖了还钱的。

  这个念头一直在李倚天的脑海里面来回的盘旋,走到村子里面,她侧类旁击,所得到的答案与何荣先前所说的一般无二。纵使如此,她还是很想不通,为什么赖马子会把田卖了还自家钱。

  按照赖马子的那个性格,别说是喊他还钱,就算是跪着求他,他都不会还钱的。她并不认为,这是何荣威胁他,所以才还钱的。毕竟,赖马子能有什么可威胁的。

  一个头,两个大。

  仍有李倚天苦思冥想,都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与李倚天一样一头雾水的还有何观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