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能系巨星 > 27.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

我的书架

27.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落下,宛如平地惊雷。

  在这不大的十班的班群里面,仿若投入一颗炸弹一般,一抹消息在众人的心里面快速的蔓延。

  聊了这么久,何荣才出来,看来真的被袁星宏给激怒了。

  没有想到,居然是个这么沉不住气的人。

  你何荣纵使高一考过年级第一,但,那又如何。一年没来念高中,而又没有去学习,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落下了。

  大人,时代变了。

  曾经的你,不可一世,如今的你,宛若凡泥。

  ......

  班级里面的同学们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基本是两极分化的。

  有人已经算准了出丑的人是何荣,坐等着他把内裤外穿,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

  当然。

  也有人不喜欢袁星宏这种非常张扬的人,期待着有奇迹发生,期待着何荣考试成绩比袁星宏高,这样便可以让这个‘装咪日怪’的袁星宏出丑了。

  无论是哪一种想法,大家都是抱着一种看戏的态度去看这件事情。

  没有人跳出来说两句好听的话缓和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凝聚力的班级,在考大学之前,更是众生百态,各种牛鬼神蛇,应有尽有。

  何荣不喜欢这个班级,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

  班级之中,他的表面兄弟不少,不过走心的兄弟就只有两个,一是大肥胡曰立,一是猴子魏豪。

  他的话刚刚发在群里面,胡曰立、魏豪开始附和。

  一边。

  看到这条消息,袁星宏哈哈大笑,笑得很开心,很肆意,嘀咕道:“要是老子连你这种一年没来读书的人都考不过,那老子这么多年的书不就是白读了吗?真的搞笑。”

  随即,他直接发了过去,“好,就这么说定了,要是谁到时候耍赖谁就是孙子。”

  对于这种明摆着把头往枪口上撞的人,何荣是很乐意见到的,随即二话不说,把两人的聊天记录截图下来。

  因为发生两人的事情,班级里面便没有在继续聊天了。

  不得不说,论冷群的能力,何荣若认第一,无人敢认第二。

  ......

  “最近有时间没有?出来约一下呗。你我阿灯,几个人出来搞几个烧烤?”

  看到消息是虫子胡崇红发来的,何荣微微一笑,想到这几天要连续更新三本小说,还要制作视频,一没存稿,二没软妹币,拒绝道:“再过几天吧!这几天有点忙,我先把事情忙完,然后再联系你们两个。”

  快要去读大学了,除非是有大把的空闲时间,要不然,就很难见到这些兄弟,临行前的聚会是很有必要的,何荣准备这几天熬夜,多存稿,免得到时候去聚会的时候,把更新落下了。

  无论如何,除非是写不动了,要不然,在小说的这一块,他一天三万字保底是必须要写出来的,即使出去玩耍,也需要提前把每天的任务完成。

  “好,那么你尽快,免得到时候我这边也有事情,就岔不开了。”

  “好。”

  虫子:“你最近刷彼站视频没?”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刷的呀,怎么了?”

  胡崇红先发了一个/得意笑的表情,随后徐徐说道:“和你推荐一个鬼畜视频,太搞笑了,我一连看了五遍,每次都笑道肚子痛。”

  额......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真的假的,有你说的这么搞笑吗?”

  虫子:“当然了,和你说,那个UP主也太有才了,他居然想到了把PPD的直播视频剪辑成鬼畜视频,反向抽烟这个梗你知道吧?这是PPD最大的梗,但,在这个视频之中,他只是亮点之一,不算是核心的笑料,要是你看了这个视频,你肯定会笑得前仰后合的。这个UP主,是真的有才,没得说。”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

  “额......”

  “你说的这个视频,不会叫做【我是全英雄联盟最sao的搔猪】吧?”

  虫子:“/惊奇,你是怎么知道的?哦哦哦,也对,这个视频现在都3300万播放量了,是彼站播放最高的视频,这么火的视频,你经常刷彼站刷到也很正常。不过,话说回来,这个UP主的名字和你的名字有点像,叫做何晚荣,要不是里面多了一个晚,我还以为是你。”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这就是我呀。”

  虫子:“别闹,都是自家兄弟。”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真的是我。”

  虫子:“聚会你真的不来?要是司徒浩然表白成功了,那你可别在我的面前哭哈。”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这话题转移得也太僵硬了吧!”

  虫子:“我说的是正事,二选一,黎桐和姜瑶,你到底要哪个?”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大哥,你说得好像两个都是我的一样。”

  虫子:“哇,阿楠,你不会想两个都要吧!”

  长路漫漫为剑作伴且随疾风前行:“我有这么说过了吗?”

  虫子:“我是说你这么想,没说你这么说。”

  ......

  随后,何荣又与胡崇红多聊了一些,劝诫道:“要是考不上一本也没关系,直接去读吧!人的一生,读书是一条必由之路,但,若是实在走得没有那么顺畅,也可以在这条路的岔路走下去,走到属于自己的终点。在人生的道路上,又不是只有一条路。”

  结果这段话迎来的是:“你丫的不会被盗号了吧?别告诉我你是何荣,何荣没有这么婆妈的。”

  何荣:......

  真实。

  ——————

  石成登最近向他倾述,自己家里面出现了些状况,最近不能与自己还有胡崇红去集会了,等明年再集吧!

  何荣一愣,连忙追问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还没有等到石成登回复,OO的那一边已经黯淡了下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何荣打电话过去出于关机状态。

  戳了戳胡崇红的OO,何荣问道:“你知道阿灯怎么了?刚才他说明年聚会,难道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胡崇红一愣:“不知道,他也是给我发了一条消息,然后还没有什么音讯,就下线了。”

  “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后天吧!后天我应该可以把事情弄完,然后我们去他家看看。”

  “好。”

  “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