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五章傲慢的老者

我的书架

第五章傲慢的老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说……你认为我们不去金矿场是明智的抉择。”李福寿转动着手里的茶杯,目光看向对方。

  肥佬春笑的像弥勒佛一样,春风拂面;“哈哈哈……李公子乃人中之杰,卓尔不群,岂不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恐怕心中早有定计,又何须我多此一举,再怎么说这里也是鬼佬的地盘,而且是向来蛮横的英国佬,纵然不公我们也只能生受着。”

  “梁园虽好,终非故乡。”形势远比想象的恶劣,李福寿不免长叹一声。

  “虽然危险,但是这鬼佬的地盘却充满了无限的机会,凭借李公子这一身惊才绝艳的本领,脱颖而出也仅在旬月之间罢了。”

  “呵呵……多谢抬爱,在下愧受了。”

  李福寿淡淡的一笑,心中暗惊肥佬春的敏锐观察力。

  这个年代,客栈老板讲究的是迎四海宾朋,坐观五湖风云,眼力和见识都是一等一的。

  在肥佬春痴肥的体型下,却有一个细腻如发的心思,能够比大多数华人淘金者看得更透彻,殊为难得。

  一番寒暄过后,话入正题。

  李福寿并不隐瞒在唐人街开个饭店立足的想法,他手中赚来的钱还剩下不到40英镑,租赁一间店面足够了。

  肥佬春刻意交好,李福寿便直言不讳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请他这个熟悉本地情况的地头蛇参详一二,为自己介绍合适的所在。

  “唐人街铺面嘛……虽然紧张还是有的,只不过租赁价格不菲,在这里只要肯干,修鞋,钉马掌,开杂货店,卖点小吃食都可以赚到不少钱。”

  肥佬春考虑了一下,继续说道;

  “李公子即然带了三个人,手中也有些余钱,开饭店的铺面不能太小了,否则施展不开。

  呃……我倒想到了一处地方,应该适合李公子落脚。

  在唐人街的左近不远处,亨德尔大街上有一处面积颇大的库房想要出售,租赁想必也是愿意的。

  这是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一个落魄家族的生意,原本是经营橡胶和皮毛的一间库房,距离唐人街牌坊不到120米,位置是很好的,大小也合适。”

  “哦……售价几何?”

  “听说是420英镑,因为要价太高,所以一直都闲置,已经有两三年时间了,物业主人是一个意大利人,性格倔强的米涅利老头,很难说话。”

  “呃,去看一下吧。”

  如此高的价格让李福寿倒吸一口冷气,立马打消了其他念头。

  心想着如果环境合适,地方够大,哪怕价格高一些租赁下来也划算,顺带解决自己一行4人的住宿生活问题。

  布里斯班城市规模不大,也就相当于后世西部地区18线偏远小县城,除了高高耸立的福音教堂和昆士兰州议会大楼,其他的大多是3层以下英国诺曼式建筑,风格厚重而古朴,带着圆拱形的门券。

  亨德尔大街上这一处橡胶库房,同样是典型的诺曼式厚重风格,带着高高的红色屋脊。

  虽仅有一层,但是比3层的木制唐楼都要高上不少,橡木制成的厚重大门落满灰尘和蛛网,小孩胳膊粗的大铁栓锈迹斑斑,院子门口茂密的野草长了半人多高。

  看起来,已经荒废不短时间了。

  李福寿看了一圈感觉很满意,这间库房是一个单独的宅院,占地约有两亩有余,后面还有装货马车的马厩,水井,饲料棚等设施,也长满了茂密的野草。

  建筑非常坚固,门窗也都完好,只要换下一些破损的玻璃打扫干净,就是一个相当好的所在,做饭店生意和住宿完全不用愁。

  要是能够租赁下来经营,就有最好的落脚地方了。

  没过多久

  一行人在附近的咖啡馆里找到了米涅利老头,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者,灰蓝的眼睛里流露出颓废和倔强神色,薄薄的嘴唇紧闭着,一个人独自坐在木桌边上慢条斯理的喝咖啡,享受着岁月静好的日子。

  看这样子,如果没有人打扰,他能一个人喝到天荒地老。

  “哦,你要租我的库房?”米涅利目光审视的看着李福寿,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我确实很有兴趣,尊敬的米涅利先生,你可以称呼我为【李】,希望能够得到您的认可。”

  “哇哦……你的英语说的不错,还带着一些地道的牛津腔,这在我见过的华人中很少见,可是我一向对英国佬很反感,对你同样如此,最好立刻从我的眼前消失,你这个长得白净脸皮的东方小子,我对娘娘腔不感兴趣。”

  米涅利说话非常刻薄,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福寿,仿佛是一位骄傲的意大利领主贵族。

  其实,他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一名流落到荒远异乡的冒险者,没有道德底线的老骗子。

  别看他拥有价值400英镑物业,可债务比资产多上许多,若还清欠债分分钟光洁溜溜。

  源自于殖民者的傲慢,仅一个纯正的欧洲人身份,就足以让米涅利傲视这群拖着辫子的东方人,哪怕早已经债台高筑,兜里面没有几个英镑,他依然穷横的紧。

  李福寿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瞥了一下肥佬春,见他也是一脸的无奈神色,来之前就提醒过这是个难缠的老家伙。

  遇到无礼的人,就用不着以礼相待。

  李福寿细长的手指敲了敲厚重的木桌,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老家伙,这只是生意,对我本人评头论足无法显示你的优越感,也无法改变你目前的境况,要知道,布里斯班并非只有你一个合作对象,看在英镑的面子上,自然会有大把的合作者,你尽可以坐在这里和那座仓库一起慢慢腐烂,没人会在乎的。”

  “东方小子……”

  “该死的老家伙,你可以称呼【李】先生,请保持最起码的一点文明底线,不要让你的意大利同伴为此感到蒙羞,你的行为玷污了这个美丽国度,粗鲁无理到让人吃惊的地步。”

  米涅利愣了一下,李福寿与他所认识的所有温顺低调的华人不同,反应显得好斗而激烈;“好吧,李,我不得不说你是个言辞非常犀利的少年,仅有这些是无法打动我的,因为我不会与异教徒合作,听说在码头有一个能施展神奇东方术法的人……”

  说到这里,米涅利灰蓝色的眼睛紧盯着李福寿,似乎准备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那就是我。”李福寿很干脆的承认了,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嘿嘿嘿……”

  米涅利笑了起来,脸上一层层的皱纹也立时鲜活起来,重新找回了年轻时的几分光彩;“我这一辈子走过很多地方,从欧洲大陆到美洲大陆,回到欧洲没有待多久,辗转又来到了非洲和亚洲,最后闻着黄金的味道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儿。”

  顿了顿,他继续向下说道;

  “瞧……我确实是一个生意失败的落魄老家伙,但是却有一双慧眼,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更丰富的见识……”

  “你是想靠着眼力狠赚一笔,我说的没错吧?”

  “当然,为什么不呢。”

  “那你得付钱,老家伙,你是想玩一个先令还是想玩一个英镑的游戏?”

  米涅利现在口袋比脸还干净,甚至连三个便士都拿不出来,但这难不住老家伙,只见他神情狡黠的一笑说道;“你不是想租我的橡胶仓库吗,可以用这笔钱来支付。”

  他对自己的眼力和丰富阅历极有信心,准备空手套白狼,赚几十个英镑花花,运气好说不定还清债务还有结余。

  李福寿也并非好相与,不可能留给对方空手套白狼的机会,微微一笑说道;“如你所愿,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起草并签署租赁合同,我会支付你相应的租赁费用,至于你怎么花销就不关我的事儿。”

  “那游戏呢?”

  “随时恭候。”

  “呃……行吧,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找个该死的律师完成这一切,我会赢光你手中的最后一个铜便士,你这个只会说大话的东方小子就等着哭鼻子吧。”

  一个多钟头之后

  刚刚拿到手的18英镑租赁费用还没有捂热,脸色灰败的米涅利便输光了身上的最后一个先令,再次变得一文不名。

  “这怎么可能?”米涅利再也无法维持镇定的神色,他挥舞着双手狂喊大叫,恨不得把眼前这个高大的华人少年撕成碎片。

  “老家伙,你真的还需要一些运气。”

  李福寿的心情不错,慢条斯理的将捋起的衣袖放下来,主动与史密斯律师握了下手,说道;“谢谢您,律师先生,谢谢您的高效而又专业的律师服务。”

  有着英国人典型鹰钩鼻子的史密斯律师动作优雅的伸手握了下,颇为矜持的说道;“恭喜李先生顺利租赁到满意店铺,并且第一时间拿回了一年的租金和押金,我想这应该是你开业的第1笔收入,非常好的开头。”

  “呵呵……我的运气不错。”

  “你的运气确实不错,碰上了这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哭着喊着要把钱送给你用。”史密斯律师冷眼旁观了这一切,对眼前这个高大的华人少年印象深刻。

  米涅利签署完租赁合同,拿到租金的第一时间没有出门,就在律师楼里玩起了猜谜游戏,结果在古老东方的“三仙归洞”的神奇术法面前,很干脆的跪了。

  在律师的见证下,耍无赖是不可能的。

  米涅利为自己的傲慢自大付出惨重代价,情绪过于激动显得歇斯底里,可惜没人关心这些。

  站在楼上

  从窗户里看着李福寿一行人离开律师楼,史密斯律师脸上虚伪的笑容渐渐退去,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他是一个标准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属于大英帝国精英阶层,大量华人淘金者的涌入挑动了他们的敏感神经,源自于澳洲各地的反华议案大多是由这些人推动。

  说实话,除了他们手里可爱的英镑,史密斯律师一点也不喜欢这些华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