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3章酒馆交锋

我的书架

第23章酒馆交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个寒冷冬日

  经过动员福临门饭店迅速行动起来,纷纷加强戒备,伙计们把枪支暗藏在柜台里防止敌人突袭,并撒出大量的耳目探听动静。

  表面看来似乎与平常无异,其实完全被紧张氛围笼罩。

  切菜斩到手的,端盘子撞到人的,锅上烧糊了烧焦了的层出不穷,第一次遇到如此危险情况,饭店伙计们应对起来难免惊慌失措,很有些风声鹤吠的样子。

  在所有人惶惶不安的时候,洪门严密的组织体系展现了巨大作用,把原本一盘散沙的华人凝成了一股绳。

  从外堂堂主到下面的各个小头目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互相间宽解安慰,给洪门兄弟们打气,自发宣传白人对华工的盘剥虐待暴行,鼓舞洪门兄弟们的斗志。

  大家都是两条腿两个胳膊一个脑袋,咱们背靠着洪门数千兄弟,凭啥怕他们?

  无形中,对于初次经历这些的洪门兄弟来说也是一次实战演练。

  就在外面风雨飘摇之际

  红河谷牧场紧锣密鼓的与各方相熟人士联系,一方面展示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竭力寻求和平解决方案,通过州移民署长官韦克斯福德先生联系到了州长弗兰克,定下了面谈的时间。

  福临门饭店总部

  李福寿身上穿着带有细密褶皱的浅色丝绸衬衫,用金色袖扣扣好衣袖,从室内大步走了出来。

  “主人,您的礼服……”

  女黑奴克莉斯手上拿着定制的高档燕尾服追了出来,李福寿站在房间中央,在克莉斯的服侍下穿上礼服,脚下皮鞋擦得锃亮。

  克莉斯小心翼翼的把燕尾服后方每一个褶皱抹平,然后转到前面,帮着调整衣着上的细微之处。

  李福寿的个头很高,头一低就看到克莉斯开叉的领口里沟壑深深,丰满胸脯的已经压抑不住了,一股少女幽香袭来,让他有些口干舌燥。

  “那个……我自己来吧。”

  明显感觉到了生理反应,李福寿掩饰的转过身整理衣领上的蝴蝶结,语气淡淡的吩咐道;

  “去看一下马车准备好了没有,今天的会谈很重要,可不能迟到了。”

  “遵命,我的主人。”

  克莉斯动作轻盈的行个屈膝礼,转身离开的时候嘴角浮现出一丝快乐的微笑。

  听到克莉斯一路小跑的脚步声远去,就像个欢快的小燕子,李福寿无奈的摇了摇头;

  漂亮女黑奴的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克莉斯领口开叉变大了,像有洁癖一样每天都洗澡,并且在洗澡水里放上苏合香、没药、枫子香、郁金香和橄榄油,因此,她总是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体香。

  作为牧场主的贴身女仆,一切花费都不受限制,可以把两个便士一束的郁金香鲜花放在洗澡水里,每天都使用。

  李福寿无意于纠正这些,他知道在这个年代作为一名女黑奴,命运注定悲惨,且让克莉斯少女时代快活些吧!

  即便是自由黑人,走在大街上如果胆敢盯着白人女性看,立马会被身边白种男子用手杖打得头破血流,甚至有可能被挂在路边的树上吊死。

  在欧洲的城市中,黑人甚至被当做野兽展览。

  南北内战之后,美国在废墟中舔舐着身上的伤口慢慢恢复,南方种植园黑人获得了自由,却无法避免无处不在的偏见和歧视……

  这是一个充满极度偏见的年代,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必然经历的阵痛,绝非任何个人力量可以改变。

  李福寿没有胆量去触碰这根敏感神经,这个时代的流落海外华人比白人好不了多少,一方面饱受到白人的欺压,却只能忍辱负重。

  另一方面,华人严重的男尊女卑思想和天朝上国意识根深蒂固,南蛮,北狄,东夷,西戎,域外全都是蛮夷之辈,至于黑人更是等而下之……

  别看李福寿如今威风八面,可一旦与女黑奴传出什么风花雪月的事,人设立马就崩塌了,这就是时代的局限。

  别说白人耻笑,就连华人基本盘都不可能再拥戴这位龙头老大,辛苦营造的一切势力都将转眼间分崩离析。

  归根到底

  用财富和帮会这条线凝结起来的华人新势力,崛起时间太短,底蕴太薄,经不住风吹浪打的侵袭。

  李福寿摇了摇头,把转瞬间浮上脑海的念头斩断,拿起手杖和圆顶高礼帽走出房间。

  今天,他要和弗兰克州长好好谈一谈。

  街边小酒馆

  这是一个原木风格的酒馆,厚重的吧台,桌椅全都是大块昆士兰州特产香樟木,这种硬木质地非常坚硬,本身蕴含着淡淡的樟木香味,福临门饭店所用的切肉案板都是这种香樟木制成。

  佛兰克仅仅带了一个助手亚伦-约翰逊,两人坐在酒馆靠里的一个桌子上,正在悠闲的品尝着法国庄园出产的葡萄酒。

  看见李福寿一行30余人大张旗鼓的来到酒馆门口,弗兰克州长眉头明显的皱了起来,露出厌恶的神色。

  他非常不喜欢这样,尤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

  李福寿在门口安排了一下,带着6名随从进来了,却碰到了无法回避的麻烦。

  身材肥壮高大的酒馆老板泰德站在厚重的香樟木柜台里,默默的举起了手中的双筒猎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来人,酒馆唯一的男待应也从身上掏出一把左轮枪,枪口对着来人。

  “给我滚出去,你这个伪装成绅士的东方人,现在带着你身后的这群臭虫给我离开,否则我不介意在你的脑袋上开一个血洞。”

  “别乱动,泰德,想一想你的父母妻儿,这会让你冷静下来。”南怀玉带着手下的人堵住柜台,言语中充满威胁。

  “该死,你竟然敢在我的酒馆里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我可以保证你只要敢动一下手指,甚至你家中豢养的苏格兰猎犬也别想活着,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够看到袋狼群享受大餐,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后果。”

  弗兰克州长稳稳的坐在桌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没有半点插手的兴趣。

  李福寿没说话,而是脚步沉稳的继续走了进来,身边的护卫将手有意无意的用身体挡住了枪口,将他掩护在内。

  这几名心腹枪手都是见过血的,身体两侧的柯尔特左轮手枪压满了子弹,手指离开没有一拳的距离。

  泰德若贸然开火,他也只有一枪的机会,然后便会被乱枪打成筛子。

  这种小人物用不着李福寿亲自应付,他来到弗兰克的对面坐下,紧跟在侧的朱伟竟然从提袋中拿出一个茶壶和三个茶碗,将泡好的茶水注入其中,然后恭敬的侍立在侧。

  一股诱人的茶水芬芳立刻弥漫开来,绛红色的茶汤明亮透彻,仿佛琥珀一般。

  “州长先生,你一定没有尝过正宗的武夷山红茶,这种茶水入口回味良久,芬芳满齿,一定要尝一尝。”

  “李,现在还没有到喝下午茶的时间。”

  “请原谅我冒昧的评点一句,英国人在来自加尔各答的红茶里加上牛奶,薄荷和蜂蜜,只是为了掩盖原本劣质的红茶。”说到这里,李福寿傲然一笑,端起自己面前的小茶碗一饮而尽;“只有这种原汁原味的上等红茶,才不需要任何的掩饰,尽显红茶原本之美。”

  “这里是酒馆,李,不要打破这里原本的宁静。”

  “州长先生,睁开眼睛现实一点吧。”李福寿没有继续打哑谜的兴趣,直接把话题挑开了说;“”昆士兰州现在有接近4万名华裔淘金者,每周还有大量的华工涌来,其中有5000人拥有入籍证明,他们拥有自己正常的诉求,需要挽着心爱的女人走进教堂,结婚生子,望能得到公平的对待,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能够昂首挺胸走在大街上,而不是受尽白人的嘲讽。”

  “噢……上帝啊,韦克斯福德这个混蛋都做了什么?我应该把他送到苏格兰场去接受严厉审判,然后吊死在大路边,这个该死的爱尔兰人。”

  弗兰克州长恼怒起来,双拳挥舞做出一副被人蒙蔽的样子,可惜他的表演实在拙劣,实质上半分掩饰的意味都没有。

  他就是要通过这样的不承认态度,来确立自己在昆士兰的强势地位。

  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捅破大天也没用。

  难道澳洲入籍证明又能怎样?

  自治州政府完全可以不予承认,或者出台新的法规限制这部分澳洲人的权益,让其与白人区别开来,成为事实上的二等公民。

  听到英国佬这种近似无赖的话,李福寿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然后扩大到整个面颊。

  整个事件中

  李福寿和移民署长官韦克斯福德乃至于整个昆士兰州官僚机构都是受益者,获取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受害者是五千名取得入籍证明的华工。

  他们几乎了倾尽所有,甚至押上了未来才凑出40英镑,轻飘飘一句话就抹了,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英国佬是以海盗起家的,先后击败了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和法国人,确立世界海洋霸主地位,从根子上还是奉行弱肉强食那一套丛林法则。

  他们只会尊敬强者,而不会怜悯弱者。

  若是在此前,这五千名一盘散沙的华裔无法与大英帝国的威严相抗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汗钱被吞没,心若死灰。

  最多会有小规模的抗争,死上十几个人,然后就像大海中泛起的一朵浪花消弭于无形。

  现在完全不同了,在办理入籍证明的华裔中,有超过1/3都是洪门兄弟会成员,其中红河谷牧场势力的主要骨干和枪手群体都办理了入籍证明,群体抗争就有了主心骨。

  这意味着什么?

  弗兰克州长可能不理解,还在用过时的眼光来看待此事,而李福寿就将用事实来证明,那种蔑视华人,盘剥华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