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49章索要回报

我的书架

第49章索要回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个月后

  弗兰克以绝对优势赢得州长竞选,联同副州长韦克斯福德一起举办了盛大的胜选嘉年华晚会,久未露面的红河谷牧场主李福寿到场祝贺,代表昆士兰州数万名华人送上中文牌匾,上书8个大字;

  仁心天下,名望所归

  李福寿当场解释了这8个字蕴含的深意,这可把州长弗兰克乐得嘴都合不拢,熏熏陶的有些失态,站在台上双手死死地抱住牌匾不放。

  李福寿站在台上率先鼓掌,这是个明确信号,一众华人全都举起双手欢呼起来,声势搞的颇大。

  场下顿时锣鼓欢天,雄狮起舞,热闹的场景让弗兰克忍不住老泪潸然而下;

  天可怜见,终于看到我为昆州的一片苦心,这就是民意呀!

  在巨大的荣誉面前,没有人能把持的住。

  即便是昏庸的大贪官,大英帝国健康肌体里的肥蛀虫,州长弗兰克依然觉得实至名归,这一切荣耀都是自己该得的,此刻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另一位大贪官,新任副州长韦克斯福德先生深深的为之触动,他现在已经有了57柄珍贵的手杖,还有每天临幸一位,半个月都不会重茬的情妇,对于奢靡享乐已经厌倦了,有了新的人生奋斗目标。

  李福寿时隔数月出现在布里斯班,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当然是祝贺州长弗兰克竞选连任,新任副州长韦克斯福德先生华丽上位,从此手中握有更重要的权柄,可以想尽办法贪污受贿,让家族财产吹气球一样的膨胀起来。

  第二层意思,就是要对方履行诺言。

  心情大好的弗兰克州长也没有为难的意思,贩卖华人入籍证明以来,他已经收获了不下于3万英镑的丰厚贿赂,这笔巨款足以让大英帝国法院予以严厉惩处,将其吊死在自治公署门口。

  双方利益密切勾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还是那句话;

  有的事儿你可以做,但不能说,倚仗天高皇帝远也没人能查到,小日子照样过得悠哉悠哉。

  自治州公署从上到下都在捂盖子,包括议长爱德华也不敢掀开这个大雷,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爱德华受贿超过1万英镑,贪贿大案一旦暴露,他可以与新任州长弗兰克作伴,一起吊死在自治公署门口。

  数日后

  李福寿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三个治安官任命,并且在第一时间宣布下去。

  唐人街及附近街区治安官胡东先生,原广西商会会长,洪门外事堂副堂主,一个30多岁精明干练的汉子,率先投奔红河谷势力,为人胸襟坦荡,值得信赖。

  港口区治安官刘山先生,李福寿心腹干将,洪门执堂堂主,跟着红河谷势力一条道走到黑的死心眼。

  南区治安官尉迟守拙,李福寿重点培养的心腹秘书,洪门五虎将之一,在血洗丹尼斯金矿场事件中担任军事指挥官,表现非常出色。

  在大龙头李福寿出访美国期间,协助何守田,南怀玉等心腹干将掌控住大后方,表现出杰出的协调和掌控能力,值得重用。

  至此,洪门掌控了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市,总共五名治安官中的三名,包含市区五分之四的人口和超过一半的区域面积。

  唯独白人聚集的富人山岭区,濒临摩尔顿海湾的摩尔顿区,依然处于白人治安官的掌控中。

  这已经是佛兰克州长的底线,不能能够再深入了。

  李福寿掌控的势力从红河谷牧场蔓延到布里斯班市,尤其是南区和港口区牢牢的掌控在手中,意义特别重大。

  南区所辖地域就是唐人街前往红河谷牧场的这一块,从布里斯班市南区一直抵达红河谷牧场交界处,如今双方势力延伸成一片,心怀不轨者再想半道上伏击已经很困难了。

  红河谷牧场以养路队的名义,每隔5公里的距离设置一片道班建筑,驻扎八名民团队员,全都配备后膛发射的长枪,全套马匹装备,日常巡视和维护道路。

  沿途共设有7个点,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难逃过这些名团队员的眼睛,加上华人骑警的频繁巡逻,使坏的难度大大增加。

  日益增多的华人骑警,以洪门内堂枪手为核心组成,对于白人匪徒绝不手软,任何的反抗都以雷霆手段镇压。

  副作用就是治安情况大大改善,从帕尔默河流域返回的淘金者途经此处,再也不用担心半道抢劫杀人,敢于在此地流窜的匪徒不是被击毙就是被擒获,治安为之一清。

  港口区是布里斯班是对外运输的交通大动脉,所有前来昆士兰州淘金的华人和白人,都要经此登陆,包括从堪培拉,墨尔本和悉尼等地的客人,也都是通过水路运输来往,这是当前最便捷的交通方式。

  掌控了这里,就等于扼住了布里斯班市的交通咽喉。

  州长选举前的小插曲,引起白人上流社会的震动。

  爱德华议长的遭遇,给所有眼红红河谷发展的英国佬当头一记闷棍,让其变得清醒起来。

  谁都不知道这里水有多深?

  贸然下手之前得掂量一下,自己是否能够扛得住随之而来的雷霆反击。

  撑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红河谷终于迎来收获的季节,原本不稳的局势彻底安定下来。

  好消息接连传来

  昆士兰州自治公署正式备案,华人获准建立民兵组织“兴华会”,这是华人势力的一大进步。

  李福寿自任会长,副会长由何守田,南怀玉,原潮汕商会的郑沧海会长和食肆行会麦德邦会长分任,都是洪门核心骨干人员。

  以原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淘金者自卫大队为基础,又加上红河谷大本营及唐人街两个独立编制,一共形成9个民兵军事单位。

  成员每个月抽出三天时间由“兴华会”组织军事训练,掌握基本的枪械使用,马匹骑乘,队列行进等技能,熟悉口令,指挥等环节,增强帮派凝聚力和行动力,效果日益彰显。

  秋风萧瑟,落叶一片金黄

  两个月过去了,进入11月下旬。

  “啧啧啧……收入下降明显啊,看样子这门生意快做到头了,得想想别的辙。”

  李福寿手上拿着一份报表,连连感叹不已。

  这是关于近来一年左右时间,贩卖入籍证明的收支情况,可以看到清晰的下降趋势。

  布里斯班的华人如今超过4.6万人,其中有1万多名都是最近一年多时间涌来的淘金者,除了走狗屎运的捡到大块狗头金,其他的淘金者没有足够实力购买入籍证明。

  40英镑不是个小数字,不是谁都能拿出来的。

  剩下的淘金者来澳洲超过一年,或者是从维多利亚金矿场,墨尔本和悉尼等城市迁徙而来,手中薄有积蓄,其中过半已经购买了入籍证明,总数达到1.724万人。

  李福寿从中获得30余万英镑暴利,北美之行用去了16.5万英镑(含支付希金斯洋行十万美金,支付国际人道主义行动十万美金),红河谷牧场大规模基建用去了7.12万英镑,购买鲁登道夫牧场用去了1.5万英镑,贿赂乔治-斯特杰斯伯爵用去了1万英镑,其他林林总总花费了数千英镑。

  最后报表上的数字只剩下3.6万英镑,这就是红河谷牧场所剩下的全部资金。

  进入11月份以来,华人购买入籍证明数量已经急剧减少到621份,显示出购买力明显枯竭迹象。

  整个红河谷目前兴旺的局面,是几万名华人淘金者顷尽所有营造的,这种大规模不计收获的投入,绝对是无法持续的。

  福临门饭店的报表也附于其上,相较而言就逊色多了。

  如今开出11家店铺,员工680余人,其中4座分店位于红河谷工业小镇。

  每天生意兴旺,客人川流不息。

  一年下来盘点,除去支出以外,净获利7761英镑8先令3便士,平均到每一家分店700余英镑利润。

  700英镑的盈利,这几乎相当于一个经营优秀的牧场,但是李福寿已经完全看不上了,他的胃口要大得多。

  李福寿又拿出另外一份厚厚的牧场工农业统计帐薄仔细审视,从中可以了解到当前实际产出情况。

  根据美国菲舍尔进出口贸易公司达成的交易,所有机械设备在安装调试生产完毕之后,将要支付一笔总额30%的尾款,剩下的由农牧产品及矿产品易货支付。

  进入8月份之后

  先后投入生产的十余家副食品加工厂及罐头厂和面粉厂,已经将大量的货物装船运往北美,业已完成其中的9成易货贸易,预计在11月底将会付清余款。

  菲舍尔公司方面对计划执行情况非常满意,有意进一步扩大合作,代理红河谷牧场在北美地区优质农牧产品销售。

  还有部分农牧产品和矿产品发往奥克兰港,由诺曼底进出口公司负责渠道分销,目前的销售款项还没有回笼,预计11月底之前将有不下于6.6万英镑的收入,这部分挂在应收往来账中。

  新兴的红河谷工业小镇蓬勃发展,已经达到1万余人口,除了4千余名土生白种女人,还有近8千名华人劳工,牧场方面招聘其中3千余人,剩下的大部分在牧场打零工。

  为了解决这部分人的就业问题,牧场方面正在扩大畜群,扩大耕地开垦力度,扩大铁矿和煤矿的开采力度,另外加紧推进炼钢厂和煤焦厂的建设工作。

  这两个重工业企业都是用工大户,最少能够解决2700余人的就业问题,极大缓解当前就业压力。

  钢铁厂建设已进行了4个多月,尚需两个多月才能够完成,工地上正在加班加点建设。

  部分先期安装设备,来自美国的技术专家正在培训工人,以便投产之后迅速形成产能,走上自我发展的正轨。

  焦炭厂将于年底前先行开炉投产,必将成为红河谷牧场最大的现金奶牛,形势一片大好。

  由于牧场人手充足,羊群已经发展到115万头规模,牛群超过万头,存栏母猪量达到14,000余头,进入爆发性增长阶段……

  李福寿非常满意当前的形势,他摸着光滑的下巴嘴角翘起弯弯弧度,满满种田成就感充斥心中。

  如今大好局面得之不易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