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72章恐慌情绪蔓延

我的书架

第72章恐慌情绪蔓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幕低垂

  塔尔湖畔波光粼粼,不时传来一阵阵混杂着泥土的血腥味,隐隐还有女人的哭声。

  灯光明亮的帐篷里

  李福寿坐在温暖柔和的北极熊皮草垫上,手里拿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正在慢慢饮用,眼睛看着刚刚起草好的电文。

  这是发给昆士兰州州长弗兰克的电文,将发生在塔尔湖畔的战斗如实描述了一番,没有夸大和歪曲的地方。

  一场上千人参加的短促激战,目睹这一切的人非常多,围剿骑队的残兵败将也不可能都被杀光,所以任何歪曲这场激烈战役的意图都是愚蠢的。

  唯一略有不同的地方

  就是红河谷骑兵队赶来并非迟了,而是有意为之。

  这一点除了李福寿和几个决策的长官,其他人无从知晓,还以为本来就是如此。

  在得知围剿骑队没有通告就擅自闯入红河谷牧场后,摆在李福寿面前的情况就彻底明了,是三方力量中唯一单向透明的。

  这取决于主场作战,所有在鬼头岭地区游荡的牛仔和牧者,都是红河谷方面的眼线,这是其他两支队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皮尔肯匪帮方面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围剿骑队是这三年多来唯一闯入的不明力量,没有谁上赶着去舔腚沟子,明显不现实。

  对于所有接受过军事训练的红河谷牛仔们来说,发现军情及任何异常情况迅速禀报不仅是义务,而且是责任,随之而来的还有重赏。

  三名纵马前来报信的牛仔共获得100镑的奖金,当场兑付,这让他们高兴的合不拢嘴。

  若是知情不报,呵呵……

  随之而来的严厉惩罚,决不是牛仔们能够承受的,要知道牛仔们不仅是红河谷牧场的雇工,而且是洪门弟子,森严的山规戒律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要死人的。

  战场的单向透明,形势迅速变得复杂起来,李福寿面临着多种抉择。

  其一,可以迅速联络围剿骑队方面,双方联手围剿闯入的匪帮,这是最切实可行的方案。

  好处是可以彻底消除皮尔肯匪帮的威胁,通过战斗锻炼队伍,树立威信,巩固在红河谷地区的统治。

  缺点也很明显;

  上赶子去联络白人骑兵,明显会被当成炮灰使用,恐怕第1轮冲锋的就是红河谷骑兵了,而且战后分不到什么荣誉利益。

  围剿骑队1000多人风餐露宿几个月图的是啥?

  大英帝国再慷慨也没到不把荣誉当回事的地步,分到红河谷头上的9成九是毛毛雨,太不划算了。

  其二,故意暴露出白人围剿骑队来袭的消息,两强相争必有一伤,最好两败俱伤。

  这就更不可取了,且不说这样做等于送出把柄,必将会迎接大英帝国的怒火,简直是白痴行为。

  仅凭这样的举动就把自己和皮尔匪帮拉到一条线上,洗都洗不脱。

  指望匪帮替自己保密,能够感恩,还不如相信白人是吃斋念佛的大善人更贴合实际。

  权衡利弊,李福寿当机立断决定坐山观虎斗;

  你行你上,我就是打酱油路过的。

  塔尔湖畔战役的进程完全出乎李福寿的预想,呈现一边倒的单向屠戮,只不过此一边倒非彼一边倒。

  现在复盘整个战斗,李福寿发现自己被偷师了。

  曾经发生在昆士兰州乃至于整个澳洲,唯一一次使用加特林重机枪击退匪徒的战例,就是自己创造的,想不到竟然给予了“野狼”比尔肯以灵感,这特么上哪说理去?

  这样的荣耀他宁愿不要,别人联想到也要坚决否认。

  太令人羞耻了!

  围剿骑队在凯尔湖畔的战役中投入976名骑士,面对六顶手摇式加特林重机枪迎着弹雨冲锋,当场阵亡477人,重伤106人,轻伤51人,逃走的只有340多名白人骑士。

  截止目前为止;

  重伤不治的37人,只剩下一口气的不亚于这个数目,按照红河谷方面现有的条件,没有那么多医生为其救治,只能靠自己硬挺,能闯过感染危险期最终活下来的,超过20个人就谢天谢地了。

  这还仅仅是在营地附近的统计,不包括比尔肯匪帮沿途追杀的损失,由此可见重机枪的杀伤力着实惊人,几乎以一已之力改变了战役态势。

  从这个角度来说,李福寿不得不承认比尔肯是一个聪明的好学生,只是没用在正道上。

  “来人啊。”

  “到,请老爷吩咐。”

  “安排信使连夜赶路前往布里斯班,将这份机密文件面呈州长弗兰克。”

  “遵命。”

  秘书双手接过电文,转身迅速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

  森林和草地都落下了一层薄霜,清冷的空气寒意阵阵,营地里很早就忙碌起来了。

  早起的骑士们有序的给马喂料,饮水,伺候好战马是每一名骑士的必须功课,战马不是畜生,而是战场上并肩战斗的战友。

  很多人一边呕吐着一边干活,表现明显比昨天强多了。

  亲眼看到血腥凄惨的战场,数百人齐齐的呕吐不已,很多人把胆汁都吐出来了,那个大场面煞是壮观。

  根据上峰命令;

  一队骑兵护送着被劫持的白人妇女和受轻伤的士兵,先期返回布里斯班,这些人交给自治公署的人去头疼吧,红河谷没有义务安排他们。

  一夜过来,阵亡士兵人数上升到530人,剩下的重伤员有一半活不过今天。

  这让营地中依然弥漫着浓重血腥味,熏得人头疼。

  大队人马用过早饭之后,命令传来;

  拔营离开,目标鬼头岭驻牧点,先头部队由狼骑卫和2个民兵百人队组成,预计将于中午扺达。

  虎骑卫和剩下的5个民兵百人队将于午后动身,预计将于傍晚之前抵达,双方合兵一处严加戒备。

  与此同时,探骑四出。

  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山林中,隐藏十几个人容易,想要隐藏住数百人的队伍可就难了。

  经过卡尔湖战役,红河谷方面再也不会小觑匪帮的战斗力,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抽疯?

  这里暂且按下不提,此时的布里斯班已经沸腾了。

  昨天连夜赶到的信使送来的惊人消息,恍若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面,掀起了惊天波澜。

  《布里斯班拓荒者》报抢先报道了卡尔湖战役惨败的消息,并且拿到了详细的伤亡数字,围剿骑队首领麦克白上校当场阵亡,南威尔士州治安官霍利迪及大部分的皇家骑警阵亡,弗兰克·麦克劳瑞下落不明。

  电报信号在空中穿梭,引起了墨尔本和悉尼的巨大震动,社会上的人惶恐不安,人人都害怕“野狼”皮尔肯匪帮卷土重来,那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从早晨开始

  伴随着恐慌情绪的蔓延,前往邮轮公司预订船票的人群络绎不绝,很多颇有身家的英国人只希望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回来。

  维多利亚州自治公署和南威尔士州自治公署已经被大量愤怒的人群包围,这里就有很多是皇家骑警以及白人民兵的家人,他们的情绪异常激动,几乎要撕碎了神情惶恐的州长和其他高官。

  为什么,为什么维多利亚州的皇家骑警要到昆士兰州去剿匪,还有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白人民兵,你们这些政客有什么权利让我的孩子去昆士兰州送死?

  你们这些肮脏的政客为什么不去死?

  愤怒的质问发人深省,这时已经没有人考虑维多利亚和南威尔士州被残害的白人牧场主,他们只担心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安全回来。

  见鬼,谁关心那些白人牧场主?

  就在维多利亚州和南威尔士州高层焦头烂额的同时,源自于李福寿手笔的电文通过电报局越洋接力,最终送进了唐宁街首相官邸,并且作为加急件放在了最上面。

  “早安,乔。”

  “早安,首相大人。”

  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今天心情不错,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首相官邸餐厅,率先和厨师长乔打了个招呼。

  乔在首相官邸做了23年大厨,是端着铁饭碗的政府雇员,而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搬到这里才二年,如果在两年后的首相竞选中败给可恶的自由党人,那么他就要卷铺盖滚蛋。

  坐在窗明几净的餐厅里,本杰明-迪斯雷利心情非常不错,维多利亚式的桌椅和门窗都符合他的高贵品位,这才是这座重要建筑物该有的体面。

  从1847年到1877年整整30年时间,因为嫌弃这座有100多年历史的建筑物狭窄破败,期间历任首相都在其他地方办公,直到迪斯雷利上台才搬了进来。

  搬进来伊始,迪斯雷利向国会游说,希望能全数支付翻新费用。

  但这个建议却招来了很大的反响,特别是下议院的平民议员反应激烈,预算委员会的那些混蛋也和自己不对付,最终迪斯雷利只好妥协。

  由国家支付入口大堂和公共部分的装修费用,自己则要支付私人部分的装修费用,比如餐厅。

  为此迪斯雷利一共花了150英镑3先令6便士,翻新一楼的睡房、更衣室和小餐厅,并在专用更衣室内加设了冷暖水系统。

  一番拾掇之后,唐宁街总算有个家的样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