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99章过大礼

我的书架

第99章过大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祝大家周末愉快,求推荐,求收藏,再次表示感谢。)

  既然下定决心,顾延川眼看着时间紧迫,当即决定离开草舍返回姑苏城中的顾园大宅,紧锣密鼓开始筹办爱女出嫁事宜。

  这三间草舍不过是守孝时所居,顾延川喜爱这里的山林野趣,守孝期满后常会过来居住几日。

  李福寿此行带来两辆马车,分出一辆给顾延川父女一行,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向着姑苏城行去。

  顾园

  这里是庭院深深的高门大宅,门口的牌匾上有道光皇帝亲笔手书的“书香世家”牌匾,更显得格局不凡。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来到大宅前,里面的家奴仆役早已经闻声前来迎接,为首的是顾延山长子顾致文,顾延川独子顾致学,两个饱读诗书的玉面公子。

  他们两个昂首站在台阶上,身穿着锦缎夹袄,腰上系着玉佩,看起来一副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马车停下来

  顾延川率先从马车上下来,回头看了看这辆奢华的马车啧啧称奇,他还从来没坐过这么舒服的西洋马车,不但宽大而且极致奢华。

  里面座位上铺着硕大的北极熊皮,当真柔软暖和到了极处,车厢里一左一右放着两个小暖炉,将车厢烘烤的暖意融融。

  尤其是灵活的转向机枢,让庞大的4轮马车显得非常灵活,再加上实心胶皮轮,乘坐起来当真如乘舟行船,惬意无比。

  反观传统的轿厢车,长途乘坐颠的人七晕八素,下车来骨架子都酸疼不已。

  李福寿走下马车来紧走几步,做势欲搀扶,顾延川摆了摆手,吩咐道;“时间已经非常紧了,你赶紧回去准备聘礼,尽快的送过门来,我这里还需要广邀宾客,暂时就不留你了。”

  “小婿遵命。”

  李福寿拱手行了一礼,遥遥对站在台阶上的两个大舅哥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顾府里早有丫鬟下人抢出来,搀着小姐顾柳烟下车回府不提。

  大户人家娶亲,嫁女讲究的是三媒六聘,这是一个繁琐而又细致的过程,缺一不可。

  三媒顾名思义,六聘则指的是旧时代结婚的流程,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

  此前李府定下了顾家女之后,立马聘请媒人说合,动作非常迅速。

  经过顾家老爷顾延川首肯之后,已进行了纳采、问名,纳吉三项流程,互换了生辰八字。

  事情到了这一步基本上板上钉钉,书香门第的人家更是视清誉为生命,轻易不得反悔。

  因此,李福寿才能称呼顾延川为岳丈大人。。

  下一步则是纳徵,也就是俗称的“过大礼”,礼物准备得越多,越贵重,亲家越有面子。

  请期指的是定下吉日良辰,这件事获得顾延川首肯定在三天之后,也就是李氏祭祖大典的当日,剩下的只需双方走一下流程即可。

  次日一早

  一行数百人抬着扎着大红彩绸的箱笼,共计128抬,在乐队的吹吹打打之下离开福园,顿时引来观者如潮,议论纷纷,羡慕的眼睛简直能够淹死人。

  走在乐队后面的是八匹毛色纯白的纯血骏马,每一匹都高大神骏,顾盼生姿。

  前面抬着的92副箱笼里盛放的都是锦缎,貂裘毛皮,五谷杂粮,文房四宝,美酒漆器,纯羊毛毛线,牛奶糖火腿,香肠奶粉等各种各样名贵的聘礼。

  最让人眼直的是走在后方的36抬箱笼,从打开的箱笼可以看到金灿灿的金马,金元宝,金象,金佛,金砖和整箱的白银,尤其是银箱,沉甸甸的需要4个壮汉一齐抬。

  简直是金光灿烂,熠熠生辉。

  这36抬箱笼两侧是全副武装的李家堡庄丁,还有手拿洋枪的护卫队员,排着两列整齐的队伍将围观人群与箱笼隔开,此外还有官府的绿营兵勇手持红缨长枪跟在后面,以防发生不测。

  最后则是18辆西洋四轮马车押阵,一起浩浩荡荡的前往顾园,这诺大的阵仗当真是惊动了全城,引来观者如潮。

  这一行浩浩荡荡的队伍,走到距离顾园一里多路的干将河,这里有一座古老的石桥叫做顾家桥,因为围观的人群拥堵,队伍竟然被堵在这里前进不得,后退不得。

  围观的人群被箱笼里金灿灿的黄金宝物勾引的眼红心热,禁不住高声喧哗起来,大有蛊惑人心,抢一把就跑的意图。

  黑压压的人头情绪逐渐激烈,己有按捺不住的苗头,这让一众李家堡的庄丁和身后的绿营兵神情惊慌起来。

  在这些人的心中,未尝没有趁乱抢一把的意图。

  “盖上箱笼,鸣枪示警,敢越雷池一步者……杀。”

  马车里冰冷的命令传了下来,一众护卫队员们神色肃然的压子弹上膛,然后在领队的口令声中向天鸣放空枪。

  “啪啪啪……”

  密集的枪声带着浓重的硝烟飘散,顿时让头脑发热的围观人群醒悟过来,这才感觉到后怕。

  人家敢于大摇大摆的把黄金宝贝亮出来,就不怕你来抢。

  经历过长毛匪之乱的姑苏城,都知道西洋人手中的快枪利炮极其犀利,当初10万人据守的姑苏城,就是被朝廷雇用的西洋兵手持快枪打破的,至今还不到20年。

  想找死的话,尽管去抢好了。

  老百姓的胆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直等到长长的送礼队伍离开,都没有人敢于趁乱抢上一把。

  江南民风向来偏于阴柔,以温婉秀丽见长,这与敢打敢杀的陕甘等地完全不同。

  若是在那种地方,这些惹人眼红的和珠宝早就被一抢而光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造型精美的黄金饰品有的是从澳洲带来的,有的则是来到姑苏城后下令打造的,从沪海前往姑苏城的18辆四轮马车中,就携带了大量用作聘礼的财物。

  本来就是准备娶媳妇的,这些东西不准备行吗?

  西洋四轮马车承载力极强,在18世纪末战争中,用于军用达到鼎盛。

  仅法国皇帝拿破仑在入侵俄国的战争中,法军就调集了38700辆重型和轻型四轮马车,每辆重型马车能载重3千磅补给,轻型马车可以承载1600磅补给。

  前往莫斯科的道路遥远而漫长,拿破仑军队用于拖曳马车的马匹数量就达到187621匹,最后能返回法国本土的不足一千匹。

  跟随“泰山”轮运送到沪海的货物,李福寿此行的马车都装载了一些,毕竟是澳洲特产,在国内可不多见。

  顾园里早已经嘉宾云集,高朋满座。

  府里大嗓门的管家站在庭院中大声唱礼,抑扬顿挫的声音很有韵味,远远的传扬开去,引起一片的惊叹声。

  “……

  第16抬礼,计有两副极其珍贵的纯白色北极熊皮。

  第17至20抬礼,计有十副美洲棕熊皮。

  第21至24抬礼,计有澳洲特产火腿120只。

  ……

  第97抬礼,计有金元宝18只。

  第98抬礼,黄金菩萨一尊。

  第99抬礼,黄金卧佛一尊。

  第100抬礼,黄金船一座。

  第101抬礼,黄金象一尊。

  第102抬礼,黄金狮子一对。

  ……

  最后则是黄金一万两,纹银二万两,宝马8匹,西洋四轮马车8辆,德制快枪200杆,其他礼品若干。

  这番宏大的场面,当真让见多识广的一众嘉宾惊得目瞪口呆,感觉有些接受不能。

  我的天老爷,这得多少钱呢?

  别的且不算,单只论黄金1万两就价值35万两白银,再加上这些珍贵的金器和2万两白银,怕不下50万之数。

  原本有一些风言风语,说顾家生怕女儿嫁不出去,急赤白列的要往别人手里塞,竟然连高门大户的风仪都不要了。

  此时在金山银海一般的聘礼面前,流言早已不攻而破,剩下的只有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这样的金龟婿,为啥便宜了顾家呢?

  今日,顾延川穿着朝廷4品大员的顶戴出门迎客,看的出来满面红光,感觉极有面子。

  女婿李福寿出手之豪阔,大大出乎他的预料,真的挣足了面子。

  高门大户不缺吃不缺穿,各项花用都是顶好的,人活一世争的是什么?

  就是个脸面啊!

  江南省的高官云集于花厅,顾延川带着身穿燕尾服的李福寿进来,与江南省的一众高官和抚台大人见礼。

  “元鼎先生,你这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啧啧啧……手笔之大我和抚台大人都吓了一跳。”右布政使洛敏大人胸中的才学有限,飞鹰走马高乐倒是很有一手,也是个玩乐大半辈子的满人,说话远不像汉族官员那么严谨。

  他走过来拍了拍,李福寿的肩膀,笑着说道;“说实话,看到这么多的金银财宝,我都有心带兵过来抢一把,可是看到那200杆德制快枪也就熄了这份心思。”

  “藩台大人说笑了,区区阿堵物怎能入得了您的法眼?”李福寿淡笑着回应。

  右布政使是主管一省民政,财税的大员,从二品高官,尤其这东南之地向来是膏肥富裕的美差,称呼一声藩台大人是妥当的。

  所谓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洛敏主持江南省民政财税,位高权重,一年所得又何止十万雪花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