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130章松江水库

我的书架

第130章松江水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层峦叠嶂的山脉中

  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顺着山间小路前行,由于两侧高大的山谷,行进中的骑兵们给人以渺小的感觉。

  李福寿率领随行人员顺着铁路沿线考察,经历十多天长途跋涉来到这一处所在。

  “勋爵先生,请到这里来。”

  德裔建筑师费尔巴哈-康德站在半山腰上的一处岩石上,对着下面小心前进的骑兵队用力挥手,语气中洋溢着难以抑制的欢快心情。

  对于一位著名的建筑设计师来说,最大的成就感莫过于创造更加宏伟的建筑,在建筑师的眼中,每一座伟大建筑都是有生命的,就像红河谷水库一样。

  李福寿抬头看了看站在半山腰上的野外勘测队员们,目测高度最少有700多米,陡峭的小径掩映在茂密的野草中,骑马肯定是上不去的。

  “留一些人在这里看着马群,我们徒步上山。”李福寿说完,从马上矫健的一跃而下。

  “总算到地方了,我的屁股都被颠成了两半。”辛长君苦笑着从马上爬下来,旁边的侍卫连忙搀了一把,否则他就可能腿软脚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同行的潘守道和吴墨舟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擅长做轿子的内地官员,来到澳洲大陆可没有轿子可坐,除了马车就是骑马。

  “几位兄台,这一路上领略了红河谷壮美的山川风貌,可有什么感想?”李福寿语气中蕴含着满满骄傲。

  吴墨舟看了下潘守道,两人心中所感是一样的,双双拱手说道;“无言以对,唯有拜服。”

  “这里的土地太肥沃了,抓一把黑土都能捏出油来,随便撒一些种子都能种出最好的庄稼,就这么荒废许多年,实在太可惜了。”辛长君拍掉手里的泥土,心中当真感慨万分。

  不远处被马队惊动的一群肥兔子,从灌木丛中奔跑出来惊慌失措的撞在一起,双双翻滚一下四脚朝天不动了,每一只都有六七斤重,其他的野兔则四散而逃。

  随行人员只是望了一眼,便无动于衷的开始整理马具,显然这些野兔子引不起他们半分兴趣。

  看着这一切,辛长君等人默然无语。

  造物主对这一片广袤土地太厚爱了,沿海地区不但拥有充足的阳光和雨水,而且动植物及其繁茂,森林里的野物根本就不怕人,一直到人走到跟前才会撒欢的跑开。

  清澈的湖泊溪水里大鱼成群,站在岸边用棍子就能敲晕带走,无数年下来也无人捕捉,一条大鱼动辄数十斤重,得两个人抬着才能带走。

  拥有这样的一块面积广大的宝地,真不让人心怀羡慕?

  李福寿兴致勃勃的用马鞭指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沼泽,说道;

  “这里的丘陵地带,是大分水岭山脉几条湍急河流的必经之处,每到山洪暴发的时候这里便会漫溢出来,形成范围达到上百平方公里的广大水泽,我们称这里为洪泽湖。

  洪泽湖是一个季节性的湖泊,旱季水退之后变成沼泽地带,雨季洪水来临又演变成面积广大的湖泊。

  几条溪流在远处10多里的地方汇成一个硕大的湖泊,我们称它为太湖,松江镇就建立在湖泊旁边,地理位置得天独厚。

  从太湖向东南方向形成一条宽阔大河,绵延110余里最后注入海洋中,这条大河被命名为黄浦江。

  这些熟悉的名字蕴含了我们对故土的怀念,想必几位兄台也心有感触,我们在这边遥远的大陆还能听到如此亲切的地名。”

  辛长君,潘守道和吴墨舟三人频频点头,没来由地勾起了一抹乡愁。

  经历了欧陆之行

  这三位封建官僚体制内摸爬滚打多年的栋梁之材,成为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大清精英人物,从思想观念到身心都发生了巨大蜕变。

  返回澳洲之后,再次见识了这片广袤而火热土地上的丰饶资源,见识了昆士兰伯爵大人雷厉风行的手段,这让辛长君等人由衷折服,心怀着雄心壮志准备大干一场。

  根据安排;

  辛长君当选为昆士兰州议员,并被任命为红河谷市长,红河谷集团发展促进会副会长,主管红河谷市一切政务事宜。

  范阿生同样当选为昆士兰州议员,任副市长,作为辛长君的助手管理日益扩大,繁荣的红河谷市。

  潘守道选为昆士兰州议员,红河谷集团发展促进会副会长,昆士兰伯爵主要幕僚之一,主管红河谷牧场疆域内的一切司法建设,皇家骑警及海岸警卫队。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南怀玉和刘山作为他的副手,协助潘守道尽快熟悉工作,并各自掌控一方力量。

  吴墨舟当选为昆士兰州议员,红河谷集团发展促进会副会长,昆士兰伯爵主要幕僚之一,主管集团内企业经济发展和规划,协调各方面关系,研讨并制定进一步发展战略。

  此次考察之行

  李福寿特意把他们三个人都带上,让其亲身感受到红河谷牧场的广阔疆域,考察工业,农牧业的第一手资料,极力灌输铁路运输的重要性。

  没有沿海铁路将珍珠链城镇串联起来,这些移民城镇只是一盘散沙,充其量不过是个大点的牧场罢了。

  闲话少叙

  上山小径陡峭而野草纵横,一行人爬到半山腰上已经汗流浃背,脸庞微微泛红。

  “欢迎您,尊贵的伯爵大人,请您到这里来看一看,您一定会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感到惊叹的。”

  刚刚爬上半山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费尔巴哈-康德便急不可耐的拽着李福寿,去亲眼看一看野外勘测队所寻找到的水库坝址。

  站在身后的雷霄见此人如此无礼,眉头一竖便待上前,还好辛长君赶紧喊住了他;“雷师傅,这位洋人没有恶意,他是老爷重金礼聘的建筑师。”

  “我管他怎样的建筑师,再敢对老爷动手动脚我剁了他的狗爪子。”雷霄闷声闷气的回答一声,紧跟着上前保护去了。

  辛长君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苦笑的摇了摇头。

  雷霄师傅本领是一等一的高强,只不过年龄有些偏大,所以洋话只能听得懂简单的问候语,稍微复杂一点就听不懂了。

  他本就是个目不识丁的大老粗,想要学洋话断断不可能,只能由得他去了。

  雷霄师傅三个儿子从小打下的根基,功夫一个比一个出色,如今全都送入红河谷附属中学学习,家里面老妻也安排仆人伺候着,衣食无忧。

  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

  原本雷霄师傅就是跟着顾延川十几年的忠心老人,又得到李福寿周到细致的悉心安排,心中的这份感激就别提了,那真是肝脑涂地都无怨尤。

  站在山腰处一块凸起的大石上

  眼前广阔的景色一览无余,让人由身到心的感觉到舒畅,忍不住的想大喊一声发泄心中的畅快。

  入目看过去

  高高低低连绵不尽的翠绿山峰延伸到天边尽头,这就是阻隔整个澳洲大陆沿海湿润的海洋气候和内陆半干旱气候的分界岭。

  从昆士兰州一直向南绵延近2060英里的大分水岭山脉,纵贯整个新南威尔士州到维多利亚州最南端入海处,然后蜿蜒的折向西北方向,就像一个超级大号的“J”型符号。

  大风水岭把整个澳洲东南沿海大陆一分为二,绵延的山脉东南方向是起伏的丘陵和平原,水草丰美茂密,溪流纵横,是得天独厚的牧场和良田。

  大风水岭就像一堵高墙一样,阻隔了来自东部塔斯曼海的丰沛水汽,山脉的西南方向雨水急骤减少,形成了半干旱的荒原地带。

  继续往西南方向内陆行进,便进入了戈壁沙漠地区,那里水草不长,万里黄沙漫漫,是一片面积广达四百万平方公里的戈壁沙漠之地,荒无人烟。

  映入李福寿眼帘的;

  是一片范围极广的山谷地形,在远方形成急骤缩小的峡谷地带,也不知道延伸有多远。

  一条宽阔的峡谷大河从远方蜿蜒而来,在山谷脚下奔流向着东南方向而去,应该是经过洪泽湖最终汇入太湖,然后顺着宽阔的黄浦江流向塔斯曼海。

  根据野外勘测队考察

  眼前这个硕大的山谷盆地方圆达40多平方公里,若是将此处峡谷口堆积成水库,可以建立一个水域面积超过红河谷水库七倍之多的大型水库,蓄水量更达到红河谷水库的19.6倍,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水能资源。

  此处水库不同于红河谷狭窄的一线峡谷水库,而是呈现树枝状扩散开,眼前的这一处硕大的山谷地区就是树根部位,蓄水之后前方将出现一连串大大小小的湖泊,就好像树干一样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

  水资源蕴藏量惊人,同样工程土方量也十分惊人。

  而且这里由于坝址区山峰坡度较缓,无法采取爆破形成人工堰塞湖的方式快速成坝,因此工期最少3~4年,工程耗费也相当惊人。

  初步预计,耗费最少在百万英镑以上,投入直追耗资最为巨大的沿海铁路项目。

  而且附近百余公里之内并没有煤矿和铁矿资源,现阶段也没有长距离高压输送电力技术,这是当前的一大难点。

  即便水坝如期建成,主要功能是调蓄洪水和发电,如此巨量的电力用给谁用?怎样才能发挥最佳效益?

  这才是工程可行性论证的难题所在。

  看着眼前的壮美山河,李福寿在心中意气顿生,颇有一种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壮志豪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