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149章山坳之战

我的书架

第149章山坳之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到电报,霍小虎率领手下迅速行动起来,骑兵们封锁了凯恩斯,将市长沃尔科特及相关人员一网打尽,连根拔除了该城几乎所有政府官员。

  这里包括市长,副市长,皇家骑警治安官以及警长,税务官和助理,以及其他政府幕僚,全部加起来也就十几个人。

  作为1876年刚刚设立的城市,凯恩斯并没有建立市议会,市长沃尔科特这个州议员的席位还是布里斯班指定的,这是民主选举制度不完善的疏漏之处,需要时间逐步完善。

  在一些偏僻城市和小镇,不具备选举的基本条件,一般由布里斯班指定市长或镇长担任州议员,这仅仅是权宜之计。

  “长官,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违上峰的初衷,打击面太广了。”一连长李思军有些担忧的说道。

  霍小虎没有马上回答,举步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街道,林立的绞刑架上吊着30多个罪大恶极的暴徒,他们被证实犯有抢劫,杀人,暴乱,强暴等严重罪行,尸体沿着长长的街道一字排开。

  其他的罪犯将跟随今天到达的货轮,押送红河谷服苦役,目前的人数已经达到了247人,还在继续增长中。

  “沉疴宜用猛药,思军你是我的好兄弟,好战友,今天我就教你一招。”霍小虎转过身来眼睛亮闪闪的,双拳抱起向南方虚拱下说道;

  “伯爵大人崛起与红河谷,短短数年已经发展到如今诺大的势力,是我的华人的领袖和主心骨,迅猛发展势头谁都能看得出来。

  我等职业军人吃着伯爵大人的饭,拿着伯爵大人的薪响,承蒙伯爵大人如山恩遇,授予掌兵之权,当忠心事主,坚贞不二,为主上分忧。

  此次行动之前

  几位指挥使大人对此就形成了一致共识,通过此次行动掌控中北部城镇,为下一步经营此地打好基础。

  此中三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若是错误领会主上的意图,我等区区贱躯死不足惜,只恨不能尾骥其后征战南北,一展胸中热血抱负。

  昨天拿到电报,我心中真是吃了定心丸。”

  霍小虎走回到桌前,从本子里面拿出一张电报递给李思军,李思军犹豫了下没敢伸手;“长官,我能看吗?”

  “连以上军官都可以看,你当然在内。”

  “谢谢长官。”

  李思军目光很快扫过电文,最后停留在700余人这个数字上,心中豁然开朗。

  莫非早有准备?

  仅仅一个凯恩斯就送来700余人,想一想其他城镇加起来共有多少人,事先没准备如何能够抽得出大批人手?

  “长官我明白了,坚决执行上峰指令。”李思军双腿一合,啪的一个立正敬礼,然后双手恭敬的将电文送还。

  “你明白了就好。”霍小虎接过电文,将电文夹在笔记本中,语气果断的命令道;“今明两天将反复梳理凯恩斯,扫清地痞流氓和暴徒,鼓励平民百姓公开举报曾经遭受过的暴行,要一次性将这座城市打扫干净,你们按照既定安排,各行其是,动作要快要猛,不要留给心怀叵测的顽固派私下合纵连横的机会。”

  “明白,坚决执行命令。”李思军神色郑重的举手敬礼,转身迅速离开了。

  中午时分

  一艘来自红河谷的快速班轮抵达凯恩斯码头,从船上下来700余名全副武装的华人民兵,他们将接管这座城市,从市长到税务官以及治安官,从皇家骑警到港口官员,全都带着委任状前来履职,完整的接收城市。

  霍小虎安排专人接待,将所有人都妥善安置下来,开始转移手中权力和拘押的罪犯,一一清点完毕之后直接押上船,罪犯数量已经超过300人之多。

  双方正在码头交接之际

  一名传令兵骑着快马快速赶来,离开很远便大叫道;“长官,三连遭到大批匪徒围攻,紧急求援。”

  “哦。”

  霍小虎接过急报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变得铁青,恨恨的骂了一句;“这群杀不尽的社会渣滓,实在胆大妄为。”

  原来,消息还是走漏了。

  位于远郊的大牧场中得到了城中抓捕的消息,沃尔科特的三个儿子伙同邻近一些牧场主聚集起了大批武装暴徒,人数约有600余人,一路杀往凯恩斯准备抢回犯人,沿途还有其他闻讯赶来的武装暴徒加入其中。

  从人数上看,已经超过了霍小虎手下力量。

  三连负责搜检凯恩斯北部地区,迎面被大群的匪徒包围在一处山坳里,距此地约摸二十几里路,情况十分危急,只能据险而守。

  聚集起来的暴徒来势汹汹,态度十分嚣张,试图将外来者一举歼灭。

  可是这帮丧心病狂的匪徒没有料想到的是,中午有700余名全副武装的民兵抵达凯恩斯,这股强大的军事力量让天平迅速反转。

  “霍长官,看样子你们需要帮助啊?”新任市长顾海康是洪门外四堂堂主,一个敢打敢杀的汉子。

  “确实如此,情况紧急我必须迅速带队增援,希望你们能够随后赶来。”霍小虎已经来不及多说,翻身上马匆匆交代一句,便命令全体整队出发。

  顾海康急忙喊住了霍小虎;“喂……霍长官等一等,我们没有战马……”

  刚刚经历了长途海运的战马腿软脚软,短时间骑一下还可以,二十几里路跑过去恐怕要倒下一大半。

  “码头边有个大畜棚,里面的战马你们尽管取用就好,不够的可以现场征集,我得赶去增援了……”霍小虎带着部下火速的离开,风驰电掣一般的冲向北方战场。

  凯恩斯北方无名山坳

  这里正在爆发激烈的枪战,三连的士兵被大群暴徒围困在距离地面约120英尺的山坳处,浑身浴血的正在凭借地形优势阻敌,沿途可以看见双方战死者的尸首横七竖八的躺着,趴着,显示出战况十分惨烈。

  子弹呼啸着在空中穿梭,编织成死亡的弹幕。

  击打在岩石上发出一片脆响声,草木折断,岩屑纷飞,无不在传递严酷的事实。

  大规模的暴乱已经发生了,形势非常严峻。



  围攻的暴徒们约有200多人,他们弃马步行,借助着树木,岩石掩护一步步的压了上来,不时的有人被子弹击中,惨叫着滚落下去。

  外围还有400多名骑在马上的匪徒围观,对着战场指指点点的议论,看神情一个个都显得十分兴奋,跃跃欲试。

  被围困在山坳里的三连只有60余人,双方几乎是10:1的巨大差距,若不能得到及时援助,弹尽粮绝就是彻底覆灭之时。

  “兄弟们节约子弹,瞄准了敌人给我狠狠的打。”三连长郑大根是鲁西北难民出身,一个身材高瘦的坚毅汉子。

  郑大根看着山坳外步步逼近的暴徒们,眼中充满怒火,伏尸在外的战友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仇恨的情绪在胸膛燃烧,让他无比痛恨这些猖狂的匪徒。

  三连装备的是德制毛瑟1871式马枪,枪长不足一米,重约6.5磅,射程200~1100码,威力十分可观。

  这是红河谷为了扩编军队特意从德国进口的新锐马枪,相比较原来粗暴锯短的步枪,射击准确性和稳定性大大提高。

  正是凭借武器的优势,三连才能够在数倍敌人的围攻之下苦苦坚持,挡住了暴徒们潮水一样的进攻。

  “兄弟们,我们占据着有利地形,只要……”

  郑大根话未说完,一颗炙热的子弹呼啸着穿透他身边的战士面颊,打得血肉炸开软软的摔倒下来,温热的鲜血溅在郑大根脸上,让他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略一查看,已经知道这名战士没救了。

  郑大根的心中就像被利刃戳了一下,痛得心脏发紧,他一声不吭的拿起战士的马枪推弹上膛,瞄准外面的暴徒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声过后,一名露出半截身体的暴徒枪响人倒。

  郑大根拉动枪栓,再次装弹上膛,瞄准一个挥动左轮手枪叫嚣的匪徒,冷静的再次击发。

  枪声过后,这种匪徒胸膛炸开一朵鲜艳的血花,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向后翻倒而去。

  战场上枪声不断,进攻的匪徒们不断在枪声中倒下,他们虽然占据着人数优势,奈何武器不给力,而且战士们的射击精准,给进攻匪徒们造成了很大伤亡。

  仅仅20多分钟时间,几轮进攻不遂,匪徒们在山坳口已经留下了80多具尸体,再一次败退下去。

  这让匪首汤姆-沃尔科特暴怒不己,大声咒骂道;“一群该死的胆小鬼,连几十名黄皮猴子都收拾不了,约克半岛的牛仔们已经丧失了勇气了吗?”

  “汤姆,这些黄皮猴子马枪非常厉害,而我们使用的还是前膛装弹的米尼步枪,还有不少燧发枪和左轮枪,在武器上吃了大亏。”

  “发克鱿,这是怯懦的借口,我们的人数是他们的10倍,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这群黄皮猴子,凯尔特,你带着我们牧场的牛仔攻上去,让他们瞧瞧沃尔科特牧场的厉害。”

  汤姆-沃尔科特挥舞着手里的枪大声催促着,他的弟弟凯尔特-沃尔科特是个身材雄壮如熊的壮汉,嘴里咬着细细的草茎笑了,满不在乎的说道;“没问题汤姆,我会把这群黄皮猴子的肠子掏出来,套在他们的脖子上勒死,在约克半岛上,没有任何人敢于藐视沃尔科特牧场,他们需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非常好,我等着你把这群猴子全部干掉。”

  “哈哈哈……小菜一碟。”

  凯尔特翻身下马,带着沃尔科特牧场140多名牛仔向山坳处猛攻而去,他们汇集了败退下来的暴徒们,进攻的人数达到了280多人,黑压压的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守卫山坳的三连面临着更为严峻的局面,情况岌岌可危,若不能打退暴徒们潮水一样的进攻,面临着全军覆没的下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