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02章科钦港

我的书架

第202章科钦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下属的见解,扬-科克-布尔霍夫海军中将出于傲慢的偏见虽然不情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讲得很有道理,几乎是唯一可行之举。

  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舰舯装甲炮房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质地坚硬的后膛大炮,似乎从中得到了无限的信心,豁然回首说道;

  “舰长先生,荷兰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水兵,我对此深信不疑,不管来者是两艘舰还是四艘舰,皇家特遣舰队全体官兵都将痛击来犯者,用辉煌的胜利赢得荣誉。”

  “当然司令官阁下,我对此深信不疑。”范-巴斯滕上校回答的时候明显犹豫了一下。

  他的心中已经骂开了;

  蠢货,用一艘舰3门239毫米主炮去对付四艘舰8门239毫米主炮,这简直是玩命赌博。

  皇家特遣舰队聚集在马六甲海峡的军舰足有15艘,其中两艘铁甲舰,13艘风帆战舰。

  虽然军舰数量多,但是拥有德制239毫米后膛主炮的只有七省号巡洋舰一艘,其他多是150毫米,120毫米甚至95毫米和75毫米舰炮,一大堆小炮筒子。

  这玩意儿威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事儿,239毫米主炮一打一个大坑,击中了非死即伤,小炮筒子一打一个瘪儿,起不了大作用。

  荷兰皇家特遣舰队中速度最快的风帆战舰速度是17节,主力七省号速度是13节,而昆士兰方面的4艘新锐战舰速度高达21节,这说明什么?

  说明打与不打的权力掌握在昆士兰舰队的手里,虽然狭窄的马六甲海峡有利于特遣舰队层层缠住对手,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当今世界的海战

  完全靠桅杆顶上的观察手发现敌情,若是在晚间星月条件良好情况下,观察手最远能够辨别4~5海里范围通行的船舶。

  若是月黑风高之夜,观察者凭借目力也只能分辨方圆1~2海里,再远就无能为力了。

  这么点儿距离,对于高速行驶中的战舰来说,几乎是转瞬即过。

  也许皇家特遣舰队的风帆战舰还没有放下主帆,敌舰已经一头钻进黑压压的夜幕中,压根儿无处找寻。

  明知这个巨大漏洞,却无法弥补。

  从始至终

  出于对刚刚放下锄头农民的鄙视,范-巴斯滕上校都没有考虑到对方是否敢于同皇家特遣舰队正面硬杠。

  这种弥漫在整个舰队的傲慢情绪,并不是他一个人特有的,而是传染了所有军官。

  一个多月后

  1881年12月19日

  印度半岛最南端科钦港

  这是一处完全的商业港,英属东印度群岛公司重要据点之一,连接着来自远东和欧洲的跨洋航线,举凡跨洋货轮都会在此短暂停留,补充燃煤和供给,船员们顺便上岸找个乐子。

  码头边停着一排四艘崭新的战舰,他们有着一模一样流畅优美的线型,宽大略显肥厚的船艏部明显的外飘,具有极好的压浪效果,是典型的远洋船舶设计。

  这就是在英国朴茨茅斯订购的四艘海鸥二型远洋巡防舰,分别是“信天翁”号,“火烈鸟”号,“鹈鹕”号和“苍鹭”号。

  第2批战舰“鹈鹕”号和“苍鹭”号是11月下旬抵达的,四艘新锐战舰已经在科钦港外海演练了5次,包括诸多高难度的实战科目。

  而在他们的身边不远处,始终有一艘来自英国皇家海军的高速轻巡洋舰“忍耐”号,就像一个讨厌的盯梢者一样,每次外海演练都会到场,场场不落。

  如今,“忍耐”号就停在距离四艘远洋巡防舰不远的地方,它的旁边是装满了优质煤炭和供给的“泰山”号远洋快速货轮。

  “泰山”号快速货轮上

  驾驶楼后方的豪华舱房内,一众年轻的海军军官济济一堂,正在召开战前分析会议。

  是打是冲,两方观点激烈对峙。

  会议进行了大半天,基本上将双方的优劣已经分析的非常透彻,只是在作战方案上意见分歧严重,谁也说服不了谁。

  没有发表意见的只有两位舰队军事主官,海岸警备队长耿宝贵,临时特遣舰队指挥官何方。

  耿宝贵是海岸警备队长,从职务上来说高于何方,而何方是临时特遣舰队指挥官,所有4艘新锐战舰都隶属于他指挥,具有一言而决的权力。

  何方是整个红河势力唯一的两榜进士,广西籍人,曾经做过两任七品知县。

  在游历欧洲的时候因为对海军产生浓厚兴趣,从而进入曼彻斯特海军官校学习。

  果然不愧为学霸出身,何方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不但熟练的掌握了英语和法语,而且在1881届毕业生中独占鳌头,以各项成绩第1名的杰出表现,创造了曼彻斯特海军官校建校以来的数个第一。

  第一次有华裔学员获得曼彻斯特海军官校最佳毕业生金奖。

  第一次有学员在总成绩和所有科目上都夺取第一名,赢得毫无悬念。

  第一次学员没有毕业便获得大英帝国皇家海军青睐,主动伸出橄榄枝。

  第1次学员在英国皇家学会刊物上发表高价值论文,引起各界广泛瞩目。

  ……

  在曼彻斯特海军官校深造期间,何方同时兼任朴茨茅斯海军造船厂委托方海军代表,负责督造4艘海鸥二型远洋巡防舰,代表委托方就建造施工中的相关事宜与英国海军船厂交涉,先后提出了112项整改意见。

  若非时间紧急,何方这个难缠的委托方代表还会提出更多的整改意见。

  正是体现出了杰出的才能,何芳受到了英国朴次茅斯海军造船厂特别青睐,开出高薪和优厚待遇极力挽留。

  也正是因为何方的杰出工作,不但促使船厂加班加点完成舾装工作,提前两天于9月23日正式交付接船方。

  在船舶保质保量建造中,发现了112项隐患做了整改,令船舶试航中的成熟度大大提高,从机电设施到蒸汽发动机管道,锅炉和动力系统以及武器设备,没有发现任何严重隐患。

  以上种种出色表现,令人刮目相待。

  何方拒绝了各方盛情邀请,毕业后担任“鹈鹕”号舰长,并兼任临时舰队指挥官,率领第二批“鹈鹕”号“苍鹭”号战舰起航,万里迢迢前往印度科钦港,与早已抵达的第一批舰队会合。

  在抵达科钦港之后,舰队就接到了来自红河谷的最新命令;

  兹命令“鹈鹕”号舰长何方,担任临时舰队最高指挥官,负责指挥信天翁,火烈鸟,鹈鹕,苍鹭4艘战舰组成的临时舰队,总理一切战和事宜,授予临场决断之权。

  署名是~昆士兰伯爵李福寿即日签发。

  一个舰队两个领导,这样安排是否会造成海岸警备队长耿宝贵内心排斥?

  伯爵大人单独给耿宝贵发了一条密令,别人无从知晓内容,从耿宝贵表现来看,无条件的执行伯爵大人的命令,没有看出抵触情绪。

  会议室里

  军官们正在对着海图激烈的讨论,舱门忽然传来几声敲击声,耿宝贵立马伸手做出噤声的动作,房间内瞬间寂静下来。

  现在正在召开机密的军事会议,谁会来打扰呢?

  舱门打开

  负责警卫的军官快步走了过来,略一犹豫,在何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何方的神色立刻严肃起来,对军官们吩咐道;“大家继续方才的讨论,不管是战斗还是冲过封锁线,都要拿出具体的讨论方案出来,逐步细化完善,请祝青溪舰长主持下面的军事会议,耿队长请你和我一起来。”

  “哦,好的。”耿宝贵神情一愣,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着走出去了。

  旁边的舱室里

  何方与耿宝贵见到了神秘来人,警卫军官随即离开带上了舱门,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

  这位神秘来人面孔黝黑,中等身材,约莫30岁的样子,穿着印度东北部土邦民族服装,看起来毫无特点,他首先拿出了自己的身份徽章,赫然是黑衣卫驻加尔各达负责人,代号“青松”。

  既然验明了对方身份,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青松”直言不讳的说道;“我来自有两个目的,第一,秉承来自总部的上意,黑衣卫印度站将会全力配合舰队行动,提供从情报到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第二,就是这一个完全密封的机密文件箱托付给舰队,因为涉及高度机密,你们无权打开,顺利抵达目的地之后自然有人会来取。”

  说完,青松变戏法一样的从长袍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皮箱,看上面已经完全封死了,肯定有一些防偷窥的措施。

  何方对这个不关心,还是出言问了一句;“你们没有合适的渠道将箱子送出去吗?”

  “再妥帖的渠道,也没有舰队安全。”

  “了解,我想知道黑衣卫能够从哪个方面帮助我们?”何方依然有疑虑。

  青松回答道;“印度站早在你们舰队抵达之前,已在科钦布置了耳目,对相关可疑人等进行了筛查,重点是荷兰籍商人和电报局,事实证明我们的方向非常正确,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

  “哦……”何方惊讶的与耿宝贵对视一眼,随即问道;“能详细说说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