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03章愿将碧血铸军魂(为掠夺爱的恶魔万赏加更)

我的书架

第203章愿将碧血铸军魂(为掠夺爱的恶魔万赏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感谢掠夺爱的恶魔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感谢万赏鼓励,也一并感谢其他书友的打赏支持,计划加更两章,今天一章,明天一章,再次感谢并求月票求推荐票支持。)

  “当然可以,这就是我来的目的。”青松轻笑一声,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说道;“指挥官先生,要是方便的话我能不能坐下来说话,顺便再给我倒一杯水。”

  耿宝贵一拍脑门,笑着说道;“你瞧瞧我们两个人真是失礼,青松先生快请坐下,我这就给你倒水,我们这里有青茶和红茶,要不柠檬汁可以吗?”

  “谢谢,我来一杯清茶就好了。”青松脸色僵硬的回答。

  “马上就好。”

  耿宝贵手忙脚乱的泡了一壶茶,顺便又拿了一些新鲜的瓜果盛在盘子里端过来,何方拿来三个杯子,给大家倒上茶水。

  “谢谢,能喝到家乡的一杯清茶真好。”青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介绍说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很快锁定了一家荷兰籍门德尔贸易公司,这是一家做香料转口生意的小公司,在科钦这个城市并不显眼。

  从印度房东口中得知,他们是10月初刚刚抵达科钦港,在一起共有5个人,四男一女,女人是领头的经理妻子。

  我们渗透进电报局的人发现,有二个白人经常会向巴达维亚发送电报并接收电报,经过跟踪,最后圈定在这家叫门德尔小公司身上。

  两相对比

  终于确定了这个情报点,就是荷兰人紧急派出的谍哨。

  自从舰队抵达之后,每一次出海航行训练,门德尔公司的白人职员就会第一时间前往电报局发送电报,他们租赁的房子就在港口边1栋3层楼上,因为地势较高,从那里可以清楚的看见整个科钦港湾。

  我们印度站与苏门答腊站联系过后确认,每当我方舰队出港训练之后,只要第3天未返回,位于棉兰港的荷属东印度群岛皇家特遣舰队便会全员出动,在马六甲海峡张网以待。

  我方舰队先后5次前往科钦港外海演练舰队战术,其中4次训练都超过了三天,而这4次,位于绵兰港的荷兰皇家特遣舰队全都出动了。

  经过情报分析,我们认为;

  从印度半岛科钦港出发,按照20节的航速计算,我方舰队需要三天半到四天的时间才能够抵达马六甲海峡,所以对方会在三天后准时出动,在海峡内静待我方舰队落网。

  门特尔公司就是荷属东印度殖民政府的一个耳目,重点在于侦查我方舰队动向,是一个必须要坚决打掉的目标。

  之所以现在还保留着他,是为了废物利用,为我们达成目标做出最后贡献。”

  何方与耿宝贵听完了这番话脸上露出震惊神色,他们没有情报工作的相关经验,听了这些机密消息之后,觉得震撼莫名。

  沉吟了下

  何方问道;“青松先生,你是情报工作的老手了,对如何利用这个谍哨站有何见解?”

  “那就要看你们舰队方面如何行事了,我们都会做出相应配合。”

  “嗯,具体方面呢?”

  “若是舰队只是想冲破封锁返回,我们可以选择傍晚行动,将门德尔这个公司五人全部控制住,并且严密控制对外发布消息的电报局,必要时可以炸毁电报设备,为你们争取二至五天时间,运气好的话你们穿越了马六甲海峡,荷兰人还没有发现出了差池。”

  青松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见两位舰队长官满脸惊奇的神色不由得笑了,解释道;“这几个荷兰人每天都要发报,一般都是在傍晚时分,据我们分析是在用密语通报每天情况正常。

  一天失去联络,巴达维亚方面都会发现不妥。

  因此,傍晚时分出手控制谍哨,到了第二天傍晚,最少可以争取一天一夜的时间。

  若是能够通过审讯手段拷问出每天的密语,就可以为舰队争取更长时间,从容通过马六甲海峡围堵,对于从事情报工作的黑衣卫来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那……那5名白人怎么办?”耿宝贵犹豫了一下问道。

  “具体就要看情况了,有可能伪造成食物中毒,有可能伪装成绑架,有可能伪造成落水身亡,毕竟这里是科钦,水网密布,一不小心坐船溺毙很正常,呵呵……如果时间充足就做得巧妙些。”

  “英国人不会怀疑吗?”

  “您多虑了,殖民地官员的行政效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积极性更是低的可怕,而且英国殖民官员的人手很少,大多是由当地警察局先处理,这种没头没尾又没有目击证人的事件大多糊弄了事,拖个几年没有结论的多的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耿宝贵与何方对望了一眼,目光中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仔细考虑了一下问道;“若我们想发起战斗,情报站如何对我们支持呢?”

  “这方面的操作就要复杂些,必须要与苏门答腊站紧密配合,关注的核心只有一点,那就是七省号巡洋舰的动向。”青松回答的简洁明了;“通过两个半月的观察可以发现,七省号作为旗舰每次出海航行六至七天,然后返回棉兰港休整6~7天,只有我方舰队出海训练会打破这个规律,我们会根据舰队要求,采取针对性的行动方案。”

  介绍的如此简单清楚,让耿宝贵与何方大开眼界,感觉作战方案制定更有针对性了,心中信心大增。

  末了,耿宝贵关心的问了一句;“青松先生,你主动到我们的舰艇停泊地会面,是否会暴露你的身份?”

  “无妨,我已经卸任了印度站的职司,奉命跟随泰山轮返回澳洲,今后另有任用。”

  “那你总是被人惦记了,今后行动可是危险多了呀!”

  “无妨,我是化了妆的。”青松用力在脸上搓了几下,就有小块的胶泥掉了下来,露出里面相对白皙的皮肤。

  看到这些,两位军官彻底无语了。

  怪不得青松先生看起来有些怪怪的,面容僵硬不拘言笑,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给青松先生安排了房间休息,何方与耿宝贵这两位舰队决策者面对面而坐,他们必须要商定一个可行方案。

  是打一场,还是直接冲过去。

  昆士兰方面和荷属东印度群岛方面没有正式宣战的意图,双方都不想把事情搞到无可挽回的地步,给自己留下体面的退路。

  争夺的范围局限在香格里拉岛及其附属岛屿,不会波及英属澳洲领,不会伤及昆士兰伯爵的根本之地。

  同样的,昆士兰伯爵大人无意将战争波及到爪哇岛,舰队也不允许袭击爪哇岛港口和城市目标,双方保持不触及对方核心利益的默契。

  作为舰队指挥官,必须要清楚最高层的战略意图,从而有的放矢制定作战方案,将战争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针对荷属皇家特遣舰队在马六甲海峡摆下的天罗地网,是将其彻底撕成碎片还是趁机溜走,二种选择,是摆在舰队指挥官面前的难题。

  “何指挥官,你怎么看?”耿宝贵主动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何方双手接过来,道了一声“谢谢”,认真考虑了下说道;“队长,现在形势已经很明了了。

  荷兰舰队是我们绕不过去的坎,在马六甲打一场,还是说在查亚普拉打一场其实没什么分别,这是一场宿命之战。

  我的意思是硬碰碰打一场,争取能够干掉七省号,最少也要达到重创的目的,打掉他们舰队的核心支柱。

  现在的力量对比对我们而言相对有利,从欧洲传回来的消息表明,荷兰本土舰队中的“爱荷斯坦因”号正在德国船厂进行中期改建,船员中已经流传将前往南亚地区服役的小道消息,未必不能成真。

  若两艘2700吨巡洋舰汇集起来,再加上荷兰舰队数量众多的风帆战舰,全都改建了新式火炮,将会给我们造成极为沉重的压力,稍有不慎就是彻底倾覆的下场。

  荷兰向来以优秀的水手闻名于世,数百年的航海底蕴不容小觑,我们必须认识到两者间的差距,这对于我们年轻的舰队来说是个严峻考验,绝不能盲目乐观。

  这必然是场恶战,鉴于荷兰舰队数量较大,最好从国内再调动部分海鸥一型巡防舰参与,主要用于缠住风帆战舰,让我们主力舰腾出手来群殴七省号。

  我的想法是抽调不少于10艘海鸥一型巡航舰,组成联合舰队作战,但这又对我们指挥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综合考虑下

  作战时机要适当延后,一来是香格里拉卫戍师将于1月份正式筹备成立,要给陆军部队多留一些准备时间。二来舰队多一些时间演练战术,反正我们不着急,着急的是荷兰舰队。

  我认为将作战时间定在2月份初为宜,根据情况还可以适当提前,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事关重大

  耿宝贵陷入长久的思考中,心中反复衡量何方的意见,沉默不语。

  相对于何方凌厉果决的性格,耿宝贵行事非常沉稳,他原本心中偏向于避免决战,主力舰队返回查亚普拉后,汇合其余舰只后再寻找决战之机。

  反复衡量何方主战的意见,耿宝贵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真正打动耿宝贵的是抽调本土舰队的10艘海鸥一型巡防舰参战,几乎倾巢而出,这将联合舰队的胜算大大提高。

  “拿出全部家当搏一下,这个作战计划必须得到伯爵大人的首肯。”耿宝贵面容凝重。

  何方说道;“正当如此,如果队长和我统一意见,那么我们两个人联名上书,获得伯爵大人首肯的可能性极大。”

  “未虑胜,先虑败。”耿宝贵站起身来,在狭小的舱室里负手来回踱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说道;“若是此战惨败,伯爵大人辛苦打造的舰队一朝丧失,联合舰队将彻底丧失在南太平洋地区活动的能力,香格里拉岛大门向荷兰人敞开,后果不可谓不严重,作为始作俑者,你我二人唯一死而已,却要留下个烂摊子让伯爵大人收拾,纵然九泉之下也不得心安,你考虑过没有?”

  何方沉声回答;“我考虑过了,香格里拉岛有新成立的卫戍一师守护,还有水警区和上万民兵,纵然舰队失利也不至于全面崩盘,荷兰想啃下也要崩掉大牙。而我们面临的舰队决胜机会,一旦“爱荷斯坦因”号抵达巴达维亚,与“七省”号汇合就将彻底失去,陷入极为困难的境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耿宝贵踌躇难决。

  何方也站起身来,走到耿宝贵的面前紧紧盯着他的双眼,露出一丝坚毅神色;“伯爵大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当知你我二人苦心,如此足矣!

  纵观世界列强

  无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百胜之军,用刺刀和大炮验证强军的成色,用身上的无数伤痕记录功勋,累累尸骸堆叠出强者的台阶。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从来就没有在平静港湾里训练出来的强军,不接受风雨洗礼,怎能见到雨后彩虹?

  你我二人身负伯爵大人重托,将耗费百万英镑重金打造的舰队交付在我们手上,君望何其重也,君恩何其深也。

  纵然肝脑涂地,亦不敢有负所托!”

  耿宝贵凝视着何方的双眼,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决然的神色,忽然纵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伯爵大人好眼力啊,宝贵愧不如也,生而有幸逢此盛事,同往,同往……”

  何方闻言大喜,双手紧紧握住耿宝贵的手用力摇晃了几下;“你我兄弟一心……”

  “其利断金。”耿宝贵很干脆的接了一句。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人生难得一知己,心中充满了快意纵横的豪情。

  面对享誉四海的老牌海上劲旅荷兰皇家特遣舰队,年轻海军指挥官们敢于亮剑,纵然血洒碧海又如何?

  人生自古谁无死,死得其所,铺就通向强者道路上的尸骸台阶。

  我愿足矣,虽死无憾!

  甘愿洒尽碧血铸就强军之魂,九泉之下亦足慰此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