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06章舰队猝然遭遇(为掠夺爱的恶魔万赏加更,第二弹)

我的书架

第206章舰队猝然遭遇(为掠夺爱的恶魔万赏加更,第二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面上突然出现的两艘高速巡航舰,令整个登陆团炸毛一样的慌乱起来,三桅大帆船上的帆缆手在船长的惊呼声中,灵活如猿猴一般爬上高大的主帆,其他的水手奋力的摇动绞盘,迅速调整主帆的方向。

  蔚蓝色的海面上,二十几艘大帆船犁出的白色航迹立马散乱起来,这就像一群受惊的绵羊,刺耳的警钟声响彻海面。

  根据命令

  左翼五艘风帆战舰迅速调整帆缆,主帆灌饱了海风正面向两艘敌舰驶去,从整个船团的左侧前方斜刺插出去,迎击敌舰。

  大队船团在“七省”号巡洋舰的率领下,航向右侧偏离,试图尽快脱离接触。

  这是一次海上猝不及防的遭遇战,荷兰皇家特遣舰队显示出老辣稳健的作风,以保护登陆部队安全为主,并不恋战。

  左翼迎击舰队中,所有五艘风帆战舰的两层舷侧炮门全部打开,炮手们以最快的速度松开固定火炮的缆绳,清洁炮膛,将炮弹填入炮管,准备即将到来的海上炮战。

  双方迎面而来,两者间的距离迅速缩短。

  从刚发现敌情时的约七~八海里,很快缩短到4海里左右的距离,迎击的左侧风帆舰队升起了战斗旗,在首舰的率领下依次转向,在海面上划出5道漂亮的雪白航迹。

  熟练的风帆战舰操纵手法宛如教科书一般的精准,这就是荷兰数百年来操纵风帆战舰留下的深厚底蕴,看着简单,其中难度高到天上去。

  在这个发现敌人靠眼,联系友舰靠喊的时代,5艘战舰在海面上能够做出整齐划一的精准队列动作,从船长,舵手到所有的操帆水手都必须预先做好准备,配合得宛如齿轮般精密,行云流水一样的自然。

  5艘风帆战舰形成一个有力的拳头迎击敌人,而不是张开五根手指打过去。

  “完美,简直像莫扎特的钢琴曲一样流畅自然,在海面上谱出美妙的乐章。”范-巴斯滕上校站在七省号巡洋舰驾驶楼里,通过玻璃舷窗欣赏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他已经恢复了镇定,拿起航海长递过来的白毛巾,将脸上残余的肥皂泡擦干净,露出只刮了一半的下巴,看起来有些可笑。

  “是发现了敌舰了吗?”荷兰皇家海军特遣舰队司令扬-科克-布尔霍夫中将推开舱门走进来,身上白色将官服上耀眼的金色徽章和勋带佩戴得整整齐齐。

  这话问得完全多余,但范-巴斯滕上校依然得恭敬的回答;“是的,司令官阁下,舰队前方忽然遭遇两个捣乱的小虫子,左侧护航风帆舰队已经率先迎击,联合舰队正在向右前方转向,以避开敌舰的骚扰。”

  “嗯,应对的不错。”

  扬-科克-布尔霍夫中将拿起操控台上的双筒望远镜凑到眼前,仔细观察海面上的情况。

  忽然,他吃惊的“咦”了一声……

  蔚蓝色的海面上

  迎击的左侧风帆舰队在海面上形成一字纵队,齐齐将舷侧对准敌舰,在距离3.5海里的时候率先开炮,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炮声。

  无数的火团闪过,硝烟弥漫。

  发射的炮弹在海面上狠狠的砸出了数十道水柱,将原本平静的海面搅得像开水锅一样,翻腾不休。

  距离最近的一发炮弹只有80多英尺,运气超棒的打出了近矢弹效果,这一轮射击可以说效果极佳,显示了荷兰炮手的高超技术。

  受时代所限

  在波涛起伏海面上发生炮战,不但需要精准的炮术,而且还需要很大的运气成分。

  舰队往往通过覆盖炮击提高命中率,距离稍远些的炮战,十几轮齐射打不出近矢弹很正常。

  一旦打出了近矢弹,舰队的炮火通过调整瞄准这一区域猛轰,几轮炮火齐射之后总能够命中敌舰。

  风帆战舰上若是装备300毫米以上大口径主炮,仅这一发近失弹就可以对敌舰造成相当大的伤害,爆炸之后强大的水压,能够将不到千吨的巡防舰海面下的船体钢板挤压变形,严重的甚至破裂进水。

  可惜的是,风帆战舰换装的德制新型后膛火炮,下层炮甲板最大口径只有150毫米,上层只有120毫米和95毫米。

  所以,只炸出了一个小水柱。

  迎面而来的两艘高速巡防舰在浓浓的炮声中狂飙起来,舰艏撞碎的海浪形成大团大团的雾状,速度超过了22节,宛若在丛林中纵马疾驰骑兵,忽然间左右一分。

  被炮弹搅动沸腾不休的海面上,出现一个清晰的“八”字形雪白航迹,几乎瞬间扩大开来,将这个“八”字形迅速拉长。

  高速狂飙的巡航舰因为急剧转向,在海面上出现明显的侧移,将这个“八”字形雪白痕迹加粗了几倍。

  战斗中进程描述繁琐,其实,这只是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事。

  “哦卖嘎,该死的,他们想干什么?”

  惊“咦”过后,扬-科克-布尔霍夫中将爆了粗口,举着望远镜看向前方。

  站在一边的范-巴斯腾上校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这特么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

  敌方两艘巡防舰利用惊人的高速,一左一右绕过阻挡的左翼五艘风帆战舰,正在饿狼一般的扑向船团,准备将速度缓慢而笨拙的货运大帆船撕成碎片。

  且不论其战斗意图是否能够实现,联合舰队必须立刻做出应对,否则就晚了。

  因为对方的高速巡防舰实在太快,左翼风帆舰队很快就失去了射击角度,即将被突破……

  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

  在海面上高速狂飙并转向的两艘巡防舰,已经把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两海里左右,并且从迎击风帆舰队的一左一右两翼突破。

  迎击风帆舰队只来得及发射两轮炮弹覆盖,第二轮射击偏的离谱,已经完全失去了射击角度,被迫跟着一起转向。

  19世纪末

  海战中的主力是后膛发射主炮,刚性炮架,因此,炮口能够左右调节的角度很小,主要依靠舰体航向调整,用侧面迎击敌人,才能发挥全部火力。

  海上战术最主要的战术就是战列线;

  各自排成一字形纵队相向而行,形成两条方向完全相反的战列线,近距离火炮对轰。

  海战中讲究火炮的大口径和射速,在最短时间内倾泻出更猛烈的火力,这也是风帆和蒸汽铁甲战列舰的由来。

  敌方两艘高速巡航舰完全不循常理,就像英式橄榄球中高速突破的接球手一样,一路冲向后方达阵。

  驾驶楼里

  范-巴斯腾上校忍不住出言提醒;“司令官阁下,我们必须做出正确的及时应对,请问您是否接过指挥权?”

  他的内心有些焦急;

  别再看了,再看敌人的高速巡航舰就突进来了。

  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左翼迎击舰队完全跟不上对方的速度,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火炮射击角度,漂亮的队形也没用。

  风帆战舰只能从船舷两侧开火,一旦敌舰进入前半球或者后半球45度线以内,就完全失去了射击角度。

  单艘战舰还好一些,可以迅速调整前三角帆适应敌舰的转向,始终将舷侧炮门对准敌舰,连续不断的覆盖射击。

  排成一字纵队的舰队就不行了,因为已方战舰遮蔽射击角度彻底哑火,再开火就要打中自己的友舰了,而且一打一个准,都不带出现近矢弹的。

  “上帝呀,这些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竟然没有一点骑士风范,我们给予他公平决战的机会,而他们在做什么?”

  扬-科克-布尔霍夫中将吃惊的用手指向前方,睁大了眼睛看着范-巴斯滕上校,表现得就像个喋喋不休的怨妇。

  “我不得不提醒您,司令官阁下,敌方高速巡防舰即将突破拦截线,联合舰队柔软的下腹部会暴露在炮口面前,请问您是否接过指挥权?”

  “指挥权,哦……不不不,依然是由上校先生指挥,相信你会将这两只小虫子碾死,他们是你的猎物。”扬-科克-布尔霍夫中将断然拒绝。

  范-巴斯腾上校分明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惊慌,这个无能而又愚蠢的贵族高级军官完全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应对。

  按照惯例

  无论是小舢板还是蒸汽铁甲战列舰,舰队司令所在的战舰就是旗舰,负责指挥全局战斗。

  分舰队旗舰,负责指挥分舰队的战斗。

  这个贵族高级官僚不愿意接过指挥权,分明是推诿身上的责任,这一点,在任何从强盛走向虚弱腐败的帝国都能看见。

  奥斯曼帝国,大清帝国,荷兰与西班牙王国……

  首领是一只贪生怕死的蠢猪,再强大的军队也发挥不出战斗力。

  形势危急,海面上情况瞬息变化。

  范巴斯腾上校强行抑制住想要骂人的冲动,顾不上多说什么,立刻下达命令;

  “命令,左翼舰队回转缠住敌舰,联合舰队继续向右前方转向12度,命令右翼舰队保护登陆船团脱离战斗,七省号与尼德兰巨人号正面迎击敌舰。”

  七省号上的旗手向友邻舰船打出旗语,并且开足马力迎击敌舰,高大的烟囱冒出滚滚浓烟遮蔽天空,一路劈波斩浪而去。

  尼德兰巨人号紧随其后,试图形成第2条拦截线。

  更加激烈的战斗,一触即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