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12章好心的李栓柱

我的书架

第212章好心的李栓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河谷码头是客运混合码头,客运站只占据一小部分,其它绝大部分都是货运码头,每日无数舟船往来不断,连接澳洲各大城镇及世界各地的海上商路,造就红河谷这座新兴国际化移民城市。

  往来其间的大多是货轮,前往香格里拉岛的“云雾山”号也是其中之一,因为两地交流的需要,通常会有少部分舱室用来安置旅客。

  码头上

  李栓柱拎着包一路狂奔,向前跑出了足有一千多米,依然没有看到云雾山后的半点踪影。

  这时候码头上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轮船附近的码头等待上船,有人乘船前往北方约克角,有人乘船前往南方墨尔本,有人乘船前往新兴城镇松江或者北仑。

  一路狂奔的李栓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视,站在一边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李栓柱跑得嗓子眼冒火,对这一切无暇他顾,一心想要找到自己即将登上的货轮,报到失期可是要行军法的,如今北方岛屿进入战时体制,受到军法审判搞不好要废除军官身份,那可就一切完鸟。

  他心急如焚的向前跑去,经过一艘又一艘停泊货轮,终于在前方看到一艘3000吨货轮烟囱里冒着滚滚黑烟,水手正解开系缆准备起航。

  船头上硕大的“云雾山”号船名标识,是自己要搭乘的货轮。

  “等一等,等等我……”

  李栓柱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一边跑一边纵声高喊起来,引起码头上等待旅客惊异的目光,不知这位年轻军官为何发足狂奔。

  此时,云雾山号货轮船尾已经缓缓离开码头,双方距离还有100多米,李栓柱心下大急,纵声高喊道;“别走……我还没上船呢,等等我。”

  也许年轻人元气够足,船头正在整理缆绳的水手闻声朝这边看了一眼,惊讶的说了句什么。

  停泊在“云雾山”号前方的一艘货轮舷梯上,有几名旅客正在往船上走,闻声也停下了脚步看过来。

  其中有一个包着头巾的年轻女子,脸盘圆润,皮肤苍白,当她看着一路狂奔过来的李栓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咦”一声。

  一路咬牙狂奔过来的李栓柱竟然有时间匆忙瞥了一眼,舷梯上的年轻女子给他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此时哪里能顾得上,一路高喊着跑了过去。

  云雾山上的水手听到了这个年轻军官的高喊声,回头说了些什么,又有两名水手站到船头过来看。

  “兄……兄弟,等一下,我是卫戍一师的,要坐船到香格里拉岛莫尔兹比港,我……我有船票。”

  李栓柱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船头,从口袋里拿出船票高高的举起来,船头上的水手顿时明白了,急忙把已经收回的缆绳扔了过来。

  高声喊道;“船已经离码头了,你快把缆绳带在缆桩上,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一截粗缆绳甩了过来,李栓柱动作灵敏的接住,随手将其套在缆桩上。

  庞大的船身被缆绳系住,后退的时候船头又靠上了码头,李栓柱身手敏捷的从船上抛下绳梯爬了上去。

  “太……太谢谢你了。”李栓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位长官先生您就甭跟我客气了,先给我看看你的船票,千万别坐错了,离了港可后悔都来不及。”

  “哦,好的,这是我的船票。”

  “没错,是前往莫尔兹比港的,旅客舱都在驾驶台后面呢,你自己过去找吧,我们还要收缆起锚没工夫帮你。”

  “好的,谢谢你兄弟,这可帮了我大忙了。”李栓柱说着,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水手熟练的手上一抖,小孩子胳膊粗的缆绳长蛇般跳了起来,脱离了码头上的缆桩垂入水中。。

  水手一边收缆绳一边笑着说道;“一点小事长官你就别再客气了,话说回来,也就是您身上穿着这一身军服,换个人来咱们还真不带理的,误了船期的旅客见得多了,咱们这么大的船总不能等一个人吧。”

  “说的是呀,还是要谢谢你。”李栓柱笑得有些尴尬。

  水手忙碌着收缆绳,嘴上片刻不得闲;“哎,对了,看你蛮精神利索的小长官,前往莫尔兹比这么重要的事儿,咋会忘了时间了呢?”

  这下李传柱彻底笑不出来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伙计只能干水手,嘴太特么败了!

  我能告诉你,纯粹是看热闹忘了时间吗?

  半大小时候赶庙会我能从早看到晚,一个摊子逛一个摊子,就没有看够的时候,直到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反正我是没人关心的孤儿,赶庙会还能混口吃的。

  鼻子“哼”了一声,李栓柱拎着手里的小包向后舱走去。

  “云雾山”号货轮蒸汽发动机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螺旋桨搅动的水花产生对岸堤的推力,船尾远远的甩开后退,逐渐进入布里斯班河深水区。

  在货轮驾驶台后方有三层舱室,最底层是蒸汽发动机舱和锅炉舱,还有一个诺大的储煤仓。

  二层舱室和三层舱室都是住人的,二层旅客,三层驾驶台,船长室和水手住舱,在二层通向三层的楼梯口有一个铁栅栏小门,正常航行的时候都是锁着的,无关人员不允许进入三层船员工作区。

  李福寿找到了自己的舱室,这是放在最边角的一个小舱室,走道非常狭窄只能侧身进去,一上一下摆着两张高低床,只能睡两名旅客,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今后一周自己要呆的地方,一直抵达莫尔兹比港。

  他曾经历过从远东到澳洲的漫长旅程,那个条件比这要差多了,上层床铺最少三个人,只能轮换着睡觉,下层床铺4~5个人,只能坐着,靠着同伴肩膀睡。

  到了这里,李拴柱的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下来。

  船舱里

  下铺上已经有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胖乎乎的,正坐在床边削苹果。

  听见舱门响动抬起头来,见到李栓柱立马露出了笑容;“哟呵,我还以为这趟船只有我一个人呢,没想到船开了还有长官上来,幸会幸会,鄙人郑长荣,在布里斯班唐人街经营一家小小的商贸行。”

  “幸会,我是李栓柱,卫戍师的。”

  “呵呵……您不用介绍,我瞧着这身军服都知道。”郑长荣主动伸出手来,热情的握手,随手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来;“长官,您如果不嫌弃,正好吃个苹果解解渴。”

  “哎,素昧平生,这哪里能行?”

  “长官,您这就见外了,咱们这一路最少要七八天住在一起,相逢就是缘分,要是大家黑头黑脸的都不说话,这几天下来可有的难受了。”郑长荣是个嘴皮子灵便的商人,待人接物可是长项,一把将苹果硬塞在李栓柱的手里,探头看了看他的小包,说道;“你别跟我客气,我也不跟你客气,我看你带的好像有包子,不知……”

  “来,我这还有不少呢,尽管吃。”李福寿接过了苹果,随手将袋子递了过去,表现的很大方。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还真是有点饿了,那我就拿两个吃。”郑长荣当真不客气。

  一来二去,很快就熟悉了。

  中午吃过了饭

  郑长荣和李栓柱两人从货船饭堂里出来,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布里斯班河上凉风阵阵吹拂,看着两岸的壮美景色向后倒退而去,一条清澈的大河延伸到视线尽头,感觉好不惬意。

  站在船舷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郑长荣非常健谈,通过话语里知道,此人已经来到澳洲11年了,最初是在维多利亚金矿场的淘金者。

  几年以后小有积蓄,便在维多利亚唐人街开了个小买卖,赚了些钱也吃了很多苦,更遭受到很多的白眼和欺辱。

  虽然赚了些钱,但那时候华人在澳洲经常受到白人牛仔辱骂歧视,当贼一样的防范,是典型的二等人。

  真正的改变是发生在1878年以后,郑长荣带着自己辛苦赚来的英镑来到布里斯班入籍,置产,一步一步的在苦心经营下把生意做的红火。

  “长荣兄,你这些年来过得也不容易啊!”李栓柱感叹了一句,两人言谈甚欢,他现在已经和郑长荣称兄道弟了。

  “多亏了伯爵大人,我们华人在澳洲才能够不被欺负,挺起胸膛来做人做生意。”说到这里,郑长荣感慨万分的拍了一下船舷栏杆;“想当年,我在维多利亚辛辛苦苦经营了一个果品铺,几年下来也算小有资产,可是那一次大批白人牛仔和无业暴徒冲入唐人街到处洗劫,见人就打,见东西就抢,把我的果品铺子抢劫一空,感觉不满意竟然放一把火烧了,可怜我几年来的心血全都化为无有,满脸是血的躺在街道上心如死灰,当时真想一了百了啊!”

  “长荣兄,你也不必太难过。”李栓柱是个心善的青年,听了这些也忍不住泪光闪动,跟着劝慰道;“有伯爵大人为咱们同胞鼓劲儿撑腰,再也不怕受人欺辱了,你现在也入籍了,可以合法的买田置产做生意,娶个老婆再生个大胖小子,日子可不要太美哦!”

  “说到这里我就后悔了,我要早一点到红河谷也能娶个白人媳妇,当时一心守着果品铺子,结果……”郑长荣长叹一声,住口不语。

  “长荣兄,你就别想那些伤心事了,伯爵大人曾经说过;澳洲同胞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段辛酸往事,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向前看,用双手创造幸福生活,证明自己不比人差,哦,对了……你成亲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