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36章浴血反抗

我的书架

第236章浴血反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啪啪啪……”

  两轮沉闷的排枪声过后,行驶在后方的两辆手扶拖拉机手先后中弹,拖拉机轰鸣着冲入路边的水沟中翻倒,溅起了大片水花。

  前面几辆拖拉机夺路而逃,“嘟嘟嘟”冒着黑烟开的远了。

  博格坎普上尉冷着脸将指挥刀插入刀鞘,命令荷兰士兵们散开追击村民,他自己则带着一队士兵准备攻进村里。

  荷兰皇家陆军是久经战争的北欧劲旅,在遭遇到侦察连先遣队袭击之后,立马意识到工兵开凿道路的方向是正确的,前方已经距离有人聚居的村子不远。

  当机立断派遣了一支轻装队伍循着敌人来袭的方向穿越丛林,先期一步攻打村寨,这下打了三道梁村一个措手不及。

  山谷中枪声不断,四处奔逃的村民们惨叫声不绝于耳。

  临近村口的几座吊脚屋燃烧起来,滚滚浓烟和刺目的血色给这个平静的山村带来巨大灾难。

  目睹这一切

  村长吴阿贵和退守村内的民兵们目眦欲裂,惨遭屠戮的都是这些青壮年民兵的同族亲人,共同的仇恨让他们凝结在一起,鼓起勇气反抗侵略者。

  “拿着,瞄准敌人给我狠狠的打。”

  吴阿贵将自己的猎枪丢给一个民兵小伙子,同时丢过去分装弹药和铅子的小袋子,然后抄起自己手中的骑兵款毛瑟1871式弹仓栓动骑枪瞄准敌人,“砰”的开了一枪。

  八九十米外的一名荷兰兵枪响人倒,胸口浸出的鲜血在红色军装上迅速浸染开来,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刺目。

  吴阿贵动作娴熟的退弹上膛,瞄准冲上来的敌人又开了一枪,再次击倒了一名士兵。

  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他终于组织起民兵奋起反抗,双方激战的枪声不断响起,荷兰士兵相继有五六人中枪倒下,不得不暂时退后重整队伍进攻。

  村里总算打退了敌人一次进攻,得到片刻喘息之机。

  这股森林中冒出来的荷兰兵约一百三四十人,从左右两侧快速包抄,截断了村民逃跑的路线,不由分说开枪便打。

  很多刚刚离开村庄的人又没命地逃了回来,没跑回来的横七竖八倒卧在道路和田野间,大都变成了尸体,鲜血染红了这片温暖湿润的土地。

  三道梁村一共有432名村民,坐着拖拉机逃出去的加上跑在前面侥幸逃出生天的不足60人,遍布田野和道路被打死打伤的也有七八十人,其他人全都缩回村里固守,总人数接近300人,大多都是青壮男女。

  村里面只有不到20支长枪,大部分是前膛装填的老式猎枪,新式步枪只有5杆配备给民兵排,全都是毛瑟1871式骑枪,这是红河谷大规模制式装备。

  此外还有几支左轮手枪,剩下的全部都是长矛大刀这样的冷兵器,林林总总的也有七八十把,全部冷热兵器加起来勉强能装备100人。

  香格里拉的农垦村寨不同于澳洲的游牧村镇,既没有马匹热兵器装备量也很少,仅用于抵御丛林里野兽侵袭,而不是人手一支枪甚至更多,民风也趋于保守淳朴。

  “兄弟们,你们都看到了鬼佬凶残至极,不会留下活口,大家只有奋力抵抗等到大部队增援,才能争到一丝生机,胆小逃跑者只能像猪羊一样被屠戮,我们要拿起武器打退敌人的进攻。”吴阿贵声音嘶哑的鼓动着民兵们,他分明从这些年轻农民的脸上看出了绝望和无助。

  “我的两个叔伯兄弟都死了,他们都被打死了,这些天杀的鬼佬……”

  “村长,我们能够等来增援吗?”

  “慌什么?都给我藏好了,等鬼佬上来就和他们玩命,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吴阿贵圆瞪着双眼大喊一声。

  说的话虽然粗鲁,却极好的安定了慌乱人心,激起了男人们心中血勇之气。

  他们藏身在村里一侧的木料堆场里,这是为了修建吊脚楼而储存的圆木料场,上面修建了简单的茅草三角凉亭遮挡雨水,木料晒干之后刷上几遍桐油就可以使用了。

  现在几个木料堆成了村民的庇护所,据此抗击鬼佬士兵。

  重新整队之后,荷兰士兵再度发起进攻,片刻之后留下的10多具尸体,再次败退下来。

  虽然村民们死伤更多,终究是打退了鬼佬的进攻,守住了木料场阵地,因此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士气大振。

  博格坎普上尉站在阻挡野兽侵袭的竹篱笆外面,阴沉着脸看着眼前的攻击目标,感觉有些棘手的样子。

  他率领的部队是一个连级单位,隶属于皇家上艾瑟尔义勇兵营,这是完全由雇佣兵组成的火枪营,由荷兰上艾瑟尔省出资雇用,王室给了一个营头的番号而已。

  雇佣兵为钱打仗而已,作战水平毋庸置疑,最头疼的就是攻坚意志不坚定。

  眼前这个木料堆场相当于圆木围成的小型营寨,当荷兰士兵们压制了对方火枪冲进去的时候,双方短兵相接,这些村民在生死危机的关头激发出莫大勇气,长矛大刀一起上并不逊色,你刺我一枪,我就砍你一刀,硬生生的将士兵们反击了出来。

  “上尉先生,你能给我看看这是什么鬼东西吗?能不能当钱用?”

  “哦,好的,让我看看。”

  雇佣兵大多是一些粗俗军汉,大字不识一个,从村民尸体上翻出来的汇通金票也认不识,博格坎普上尉从他们的手中接过几张印刷精美的钞票,仔细端详了一下。

  这些钞票正面印有大写的阿拉伯数字1、2或5,货币单位是先令,背景图案则是牛仔骑马放牧羊群。

  钞票反面则是上尉先生也看不懂的古老东方汉字,其实就是相对应的壹先令,贰先令,伍先令,还有汇通银行等额兑换金票等等中英双语对照。

  “呃……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博格坎普上尉翻看着手中的钞票问道。

  “当然是好消息。”士兵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消息是这确实是钱,这张相当于一先令,这张相当于二先令,还有这张金额最大是五先令的钞票,可以买很多东西。”上尉说道。

  “坏消息呢?”

  “这对我们来说就他妈是一张废纸,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在这座岛上又会谁会把东西卖给荷兰人?”

  “哦……上帝作证,我不是荷兰人,我来自奥匈帝国。”这名士兵长长松了口气,用手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博格坎普上尉看着这个喜滋滋的蠢货,忽然间坚定了再发起一次进攻的想法,而且一定要让这个蠢货打头阵。

  若攻击不遂,就彻底放弃攻占这个木料场计划,改以围困为主。

  等到后方的炮兵上来,几轮炮击就可以全轰成碎片,犯不着多牺牲人命。

  连队的任务是率先占领有利地形,接应大部队,为工兵开辟道路赢得更多时间。

  博格坎普上尉已经派遣了一个排的士兵向前搜索,他手里只有80多名士兵,不能消耗在这个毫无意义的攻坚战上。

  他的心中计议已定,立刻命令手下重新整队,敲起战鼓,吹响号角,排着整齐的横向队列压上去。

  当双方距离接近到80米时,躲在木料堆后面的民兵露出上半身来开枪,荷兰人立马还击。

  双方“噼里啪啦”枪声不断,子弹在空中呼啸着穿梭飞舞,呛人的青灰色硝烟弥漫,陆续有人中弹倒下,浓烈血腥味再度弥漫战场。

  在付出七、八名士兵伤亡的代价接近到40余米距离的时候,进攻的荷兰士兵普遍已经发射了两轮子弹,挺着闪亮的刺刀开始冲锋,准备一鼓作气攻下木料场。

  拿着火枪对射的二十余名村民差不多死伤殆尽,鲜血染红的木料堆,村长吴阿贵被一发子弹打在前胸上,整个人被11毫米枪弹巨大的冲击力击打的向后摔了下来,胸口已经被鲜血染红。

  “啊……村长你受伤了。”一个村民惊叫着跑过来,手忙脚乱的将其扶起来。

  “咳咳咳……”

  吴阿贵咳出了大团大团的血唾沫,知道自己不成了,他费力的推开村民说道;“别管我了,快把枪捡起来,我们不能放弃抵抗,那样只有死路一条。”

  村民眼含着热泪捡起了步枪,动作熟练的退弹上膛,这时候荷兰兵已经冲进来了,他举起枪便打,“啪”的一声枪响过后,对面士兵又倒下了一人。

  对面荷兰人爆豆子一般的枪声响起来,这个同伴立马身中数弹被打的血葫芦似的,翻身便仆倒在地上死去,他手中的枪又被其他人接过去……

  双方短兵相接厮杀开始,长矛大刀对着敌人的闪亮刺刀,互不相让的鏖战不休。

  片刻之后,荷兰士兵再次退了下去。

  这一次进攻他们丢下了接近20具尸体,对防守的村民造成了极大的杀伤,木料堆场里死伤近百人,浓烈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到处是一片血肉模糊的惨烈景象。

  木料场里坚守的村民只剩下180余人,就在他们行将崩溃的时候,强攻的荷兰士兵果断的撤退了。

  大部分士兵向着二道梁村方向而去,只留下两个班的兵力远远的监视木料场。

  村民坚守的意志格外坚强,先后三次强攻损失30多人,博格坎普上尉已经不愿意继续下去了,这个硬钉子就留给大炮去解决吧!

  他亲自率领40余名士兵赶往二道梁村方向,很快与手下一个排先遣士兵会合,在狭窄道路翻越山脊的有利地形上散布开来,检查武器弹药,准备阻击莫尔兹比赶来的敌方援军。

  从高大的中央山脉延伸出来的褶皱地形小山脊高约300~400余米,就像人的5个手指头伸展开,手指头是隆起的山梁地形,手指间的空间就是肥沃的山谷土地,一道又一道的区隔开来。

  虽然山粱并不陡峭险峻,但是猪牛这些大牲畜肯定无法通过,士兵想要翻越也会很费劲,大部队行动只能循着道路前进,顺着山梁开辟的道路就是唯一的进出门户。

  掌握了这里,就控制了敌人的增援部队进山的通道。

  坐在植被茂盛的山坡上,博格坎普上尉看着三道梁村方向,田野里,道路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骸,大块大块刺目的黑红色血迹殷然,村头的几座吊脚屋燃烧的像大火炬一样,滚滚黑烟直冲天际,一片惨烈景象。

  他的心中无动于衷,这本来就是战争该有的景象,在亚齐省的征服战争已经持续了10年之久,比这惨烈百倍的都有。

  天空中乌云翻滚,雷声阵阵,眼看着一场暴雨又要来临。

  现在是3月份,正是香格里拉岛旱季和雨季交接的当口,几乎天天都会下雨,有时候下起来几天几夜不停,山洪泛滥,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从山区里冲出来。

  “这该死的天气,该死的地方,还有该死的移民……”很快就要变成落汤鸡了,博格坎普上尉狠狠的咒骂了一声。

  他看了下手上的瑞士金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时二十分左右。

  若是一场大暴雨落下来,必然迟滞来自莫尔兹比的援军行动,搞不好自己能够轻松完成阻敌任务,得到一大笔高风险佣金。

  按照长官的预计,工兵部队连夜奋战的话,大概能够在明天早晨的某个时间点,贯通从幸运海湾到三道梁村的道路。

  工兵连主要的任务是伐倒大树,清除灌木,填平坎坷的沟壑,必要时动用炸药开辟道路,登陆部队中两个工兵连展开的工作面最少有1.5公里长,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把碍事的树木全部伐倒,一起动手速度很快。

  工兵主要的工作是清除灌木丛和夯实路面,保障4轮辎重大马车通过,这要耗费很多时间。

  自己率领的雇佣兵连用不着坚持到那个时候,只需要坚持到傍晚七点就可以了,后面的增援部队必然赶到。

  就在这时

  博格坎普上尉听到了不同于雷声的另外一种响动声,他站起身来举着望远镜观察。

  远远的看见一队骑兵疾驰而来,人数约莫有十几骑,隔着几百米远便远远的停了下来,伸出手对着这一侧的山梁指指点点。

  在小队骑兵的身后,是乌泱泱的钢铁洪流顺着山道开进,已经能够听到拖拉机队的喧嚣声音响成一片,来自莫尔兹比的援军赶到了,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sitemap